大众小说网 > 重生之地府判官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悲催的下泉狱守将汴梁

第一百二十一章 悲催的下泉狱守将汴梁

  就在鬼巫墨影自爆的瞬间,幽州一处神秘的地下宫殿之中,一个身高十丈正在打坐参悟秘法的大汉突然睁开双眼,双目圆瞪,怒火似乎要直接喷涌而出。

  已到沙哑的声音暴怒而出:“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杀害我鬼巫一脉?”

  “大哥,怎么了?”旁边两个巨人,见到他大哥暴怒的样子,也不由得睁开双眼,疑惑地问道。

  “墨影死了……”沙哑声音黯然伤神道。

  “什么?影子虽然修为不太高,却具有不少保命手段,是谁将他杀了?”旁边的巨人也是十分不敢相信这些话语的样子。

  “把逆天回光镜取来!”沙哑大汉吩咐道。

  时间不长,门口一个浑身黑袍的女子走了进来,将一面黝黑的镜子恭敬的递给了那沙哑声音大汉。

  沙哑声音大汉只是单手在哪黝黑镜面上一抚,原本黝黑无光的镜面,瞬间变得明亮起来,一圈圈光波流转,这时那大汉口中念念有词……

  片刻之后,逆天回光镜中出现了一个画面,正是柳炎出售将鬼巫墨影吊打的画面,墨影身上无数个血洞汩汩流血不止,但那少年书生却是毫不在意,依然会者手中的长枪刺入墨影的身躯,墨影整个身体已经成了一个大筛子。

  “可恶,这小子好狠的手段,我要将他碎尸万段,不,我要将他抽筋扒皮……”站在沙哑声音大汉身旁的那巨人此时看到这一画面,顿时暴跳如雷。

  “这小子好面生,神通竟然如此诡异,打的墨影毫无还手之力……”沙哑声音大汉看到墨影最后自爆身亡,也没有看出柳炎的身份底细,心中暗自把地府中有头有脸的大能想了一遍,也没有找到丝毫头绪,不由得说道。

  “大哥,难道我们就这样让影子死了吗?”身旁大汉叫嚣道。

  “你我二人参悟祖巫之道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不容有半点差错,还是派墨染他们去吧。”声音沙哑的大汉不用质疑的威严道。

  “好吧……那就将我的万鬼幡赐给他们使用,以免再生异端。”那巨人虽然脾气暴躁,却也是一个粗中有细的主儿。

  “墨染,你带领几个精明族人前去下泉狱,查看一下墨影是否将下泉狱的封印解开,同时持我万鬼幡将此人捉来,记住我要活的!”那大汉说着,将一杆黝黑的绣着一个狰狞血色鬼骷髅的小幡交给了墨染。

  “两位帝尊放心,我定然将这小子给您活捉回来!”墨染接过万鬼幡,欣喜若狂,这小幡她可是知晓其威力无穷,顿时高兴地应诺道。

  ………………

  就在柳炎站在那深坑前方,暗自叹息可惜的时候,远处两道灰头土脸的身影出现在了他面前,赫然是刚才去布阵的黑白无常。

  “那小子竟然这么狠,自爆也不给我们哥俩打个招呼,害的我们差点给他陪葬。”白无常谢必安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不满的说道。

  “幸亏我见机的早,不然就你这小身板,估计都会被炸成两半。”黑无常范无救那矮胖的身躯却是比白无常要好些多了,还不忘记挖苦白无常两句。

  “你的伤势如何了?”柳炎没有在意黑白无常的相互调侃,这两个家伙就这副德行,而是转身看向下泉狱的守将汴梁。

  “多谢三位恩公出售相救!”汴梁见到柳炎来到自己身前,他那颗忐忑的心不由得砰砰乱跳,毕竟刚才柳炎出手吊打鬼巫墨影的画面还不停在他眼前晃悠,此时这个煞星竟然对自己开口了,哪里有不小心谨慎的道理。说话间,急忙跪倒在地,磕头谢恩。

  “你先起来吧,我有话问你。”柳炎看到对方这个熊样,就知道他伤势已经无大碍,最起码不会要命了,也就沉声说道。

  “但请恩公吩咐!”汴梁一瞧,知晓自己这一次算是有些走狗屎运,对方没有直接出手杀人灭口,而是要问自己,那一定要让对方满意才行。

  “你是下泉狱的守将?”柳炎虽然在地府人物图志上看过镇守九泉狱的每一个守将的画像,但那上面实在是太过于威武,眼前这家伙和画像中人实在是差距甚大。

  柳炎暗自腹诽了一句:难道地府也流行用美颜了?

  “正是在下。”汴梁听到对方问道自己的身份,顿时又了几分自信,微微挺起了胸膛,抬起了头,顿时就有了一股将军的几分模样。

  “我可听说下泉狱是地府九泉狱之一,一直有重兵镇守,你怎么一个人跑这荒山野岭来了?”柳炎没有在意对方的神态变化,而是淡然的开口道。

  “这……”汴梁听闻柳炎这般问询,似乎他很久以前曾听到过这样的口吻和语气,心中一想到那个人,不由得一个冷颤,急忙定神仔细看向柳炎。

  却是没有发现柳炎和他印象中的那人有任何的相似之处,这才微微定了定心神,面露尴尬的笑了笑,道:“恩公有所不知,我虽然是下泉狱的守将,但下泉狱去并不需要我时刻看守,那里有五万精兵,更有镇狱大阵封印,就算是天兵天将也无法攻破。”

  汴梁见到柳炎并不是他后怕的那个神判大人,不由得放松了警惕,开口说话间也没了什么顾虑,直言不讳的说道。

  站在一旁的黑白无常,此时两人的脸色确实精彩无比,一个个宛若看到一个猴子被耍的模样,只是两人看到柳炎那郑重的神色,只能憋着不敢笑出声来,更不敢提醒汴梁。

  “奥,那你到这荒山野岭兔子不拉屎的地方,难道是来看风景的?”柳炎听到汴梁的话语,不由得暗自给他记下“为将者擅离职守”的一笔,但柳炎也十分好奇,这汴梁一个守将,为何到这里来呢?

  “嘿嘿……恩公说笑了,这里能有什么风景看呢,实话告诉恩公,我来这里是因为听闻有传闻说,这里出现了灵宝降世的消息。”汴梁瞥了一眼黑白无常,发现那二人并没有在意自己,急忙靠近柳炎耳边小声神秘地说道。

  “灵宝降世?老子运气不会这么好吧?出个远门还能捡到灵宝?”柳炎心中暗道,只是他并不太相信对方的话语。

  “这里有没有灵宝,我倒是不清楚。但你作为地府守将,竟然胆敢擅离职守,如果我将这一消息告诉天子殿,我可是十分清楚你的下场啊……”柳炎说话间依然笑呵呵的,但话里的意思却是十分清楚明了。

  “恩公,您不是和巡查司、天子殿有仇吗?您怎么会将我这件事告诉他们呢?”汴梁听到柳炎的这番话,顿时变化了一副嘴脸,一副比和珅还要谄媚的嘴脸。

  “哈哈……你什么时候听说我和天子殿有仇了?”柳炎一听对方的这话,不由得笑声中带着冰冷的反问道。

  “这……”汴梁顿时哑口无言,他一想,对方还真是直说和巡查司有仇啊……

  但是汴梁何许人也,在地府混迹了这么些年,尔虞我诈见得多了,瞬间就明白过来,依然谄媚的对柳炎说道:“不知恩公要我怎样,才肯揭过此事啊?”

  这个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你想要什么你说,只要我拿得出来的,定然让你满意,但你要保证不告诉天子殿。

  “哈哈……将那灵宝拿来。”柳炎看也不看汴梁一眼,直接开口说道。

  “灵宝……什么灵宝……我怎么有些不懂恩公的意思啊?”听闻此话,汴梁很明显的一愣,但下一瞬就装傻卖呆的疑惑说道。那灵宝是他从未见过的,而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到手,怎么会轻易送给别人。

  “还装傻?那鬼巫追杀与你,是为何啊?”柳炎戏谑地看向汴梁,盯着他的双目,沉声呵斥道。

  “这……他和我有仇……”汴梁脸色大变,口中语无伦次的说道。

  “那我出手相救后,你竟然不顾身体重伤,还想继续拼命逃跑,你以为我没看到吗?”柳炎一步步走进汴梁,吓得汴梁字直接一屁股后蹲在了地上,脸色煞白,身体颤抖着向后退着。

  刚才柳炎救下汴梁,让他恢复伤势,却意外发现这家伙竟然想要逃跑,可惜黑白无常早一步布置下了阴落地网,让他无法逃脱,他才装模作样在那里恢复伤势,这一切都落入了柳炎的眼中。

  “你……别……别过来,只要你绕我一命,我所有的财宝和那件宝物,都给你……”汴梁本来想着告诉柳炎这个消息,然后再将他们三人骗到一处绝地,然后自己就逃回下泉狱,那里可是自己的老巢,就算是他们三人出了险境,也决计不敢找自己的麻烦。

  可惜,柳炎早就将他的一举一动都暗自记下,直接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这就是你说的那天降灵宝?”柳炎从汴梁手中接过一物,是一颗白色珠子,柳炎查看了一下,发现这珠子内蕴含了磅礴仙力,还有些佛门的气息,五色毫光闪耀,一看就不是普通灵宝。只是珠子上面还留有一些麻点,显然不知是何物撞击留下的。

  “你可以走了,记住好生看护下泉狱,天子殿的使者很快就要到了。”柳炎收起汴梁送的财宝,才笑呵呵的对汴梁下了滚蛋令。

  “多谢恩公!”汴梁此时死的心都有了,他这一次外出,可是将自己的大半珍宝财富都带在了身上,没想到刚刚从死神面前逃生,又遇到一个劫道的,自己这次出门真是忘记看老黄历了。

  但汴梁亲眼见识了柳炎的雷霆手段,和心黑手更黑的手段,哪里敢有半句怨言,急忙连滚带爬的一溜烟就消失不见了。

  等汴梁身形彻底消失不见后,黑白无常才来到柳炎身旁,三人顿时大笑起来……

看过《重生之地府判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