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重生之地府判官 > 第一百二十章 再遇鬼巫墨影

第一百二十章 再遇鬼巫墨影

  “府君大人,我们前去巫族,就带这个东西去,会不会显得太……”白无常看了看那放置在三头尸龙背上的黑球,虽然被包裹的严严实实,但但依然十分显眼。

  这东西不但十分沉重,还无法被收容进储物空间,也无法变小,搬运起来实在是不方便,也幸亏有三头尸龙,不然恐怕黑白无常就直接哭了。

  “放心吧,本府自有道理。”端坐在三头尸龙背上,柳炎盘算着巫族邀请自己究竟是何事,还不能在酆都说,定要邀请自己去北方幽州他们的老巢,能有什么事情这般保密。

  听闻柳炎这般说,黑白无常相视无奈苦笑了一声后,也就只能放下心中的不安了,三人都是第一次去幽州,但黑白无常早就行文那里的巫族不欢迎其他种族,如果没有被邀请贸然进入,定然会被巫族格杀勿论。

  这也是为何同处地府,酆都和幽州甚少来往的原因,这也直接导致双方之间没有建立传送通道,如今柳炎带领黑白无常也只能乘坐坐骑慢慢赶路。

  就算是三头尸龙已经彻底炼化了肉身,速度甚至比原先蛟龙时还要快上三分,但想要从酆都城赶到幽州的天巫城,不停滴赶路也需要十几天。

  黑白无常见到柳炎已经打坐修炼,二人也盘膝坐在了柳炎身后,十几天虽然挺长,但对于他们这些神仙来说,就是一转眼的时间。

  转眼间,三头尸龙已经连续飞行了三天,这一日,柳炎也从参悟修炼中睁开双眼,发现三头尸龙已经有些疲惫,就令三头尸龙降落地面,休整一番在上路。

  柳炎这还是第一次出酆都地界,酆都的繁华和人间的魔都也不曾多让,甚至一些地方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一出酆都城,很快就变成了荒凉一片,呼啸的灰色阴风,发出鬼哭狼嚎般呜咽嘶鸣,令人顿时毛骨悚然。

  由于地府常年不见阳光,只有微弱的月亮洒下点月华,地府的土地成片的荒芜,就算是有一些茅草也长得十分稀疏矮小,那些茅草并不是绿色,而是枯黄或灰暗,在加上昏黄的天空,无形中就让人心生悲凉。

  “咦,前方是什么人在打斗?”就在柳炎三人一兽刚刚落地站稳,还没来得及休息片刻,就看到远处天际有两道光点急速而来,中间还传来一阵阵的交手的声音。

  “是冲我们这个方向来的。”白无常手中光芒一闪,哭丧棒化作了一把白色长剑,警惕的看向那两道光芒。而黑无常这是手提一把黑色长剑,显得有些诡异神秘。

  这里不是酆都城,三人都是幻化了模样,柳炎是一个书生模样,而黑白无常都是身背双剑,扮演了柳炎的护卫角色,三头尸龙落地后也化作了一个三颗头颅的大汉,这里毕竟是地府,长着两颗头颅三颗头颅并不稀罕。

  等那两道光点近些的时候,柳炎才终于看清,两道光点一追一逃,其中前方逃的那人浑身鬼泣阴森,气息凌乱显然已经受伤不轻,而后方追来的那人更是诡异,一身的黑袍,直接将全身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看不清长相,但柳炎一眼就看出了那家伙的端倪,因为他的气息是柳炎无法忘记的。

  “鬼巫墨影?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老子想找你还真无处下手,今天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不收拾了你,真是由负苍天有眼啊。”柳炎看出是鬼巫墨影后,顿时兴奋起来。

  “后面来的那是鬼巫墨影,这一次定然要将他缉拿归案,你二人去封锁他们的退路,不能再让他逃掉。”柳炎吩咐一声后,脚下雷光闪现,几个闪现之后,就出现在了那两人身前。

  “道友,恳请出手相助,我是地府下泉狱守将汴梁,地府必有重谢!”在前方逃跑的那名浑身气息紊乱的鬼将,一身黑色战甲已经出现了大片破损,胸口处也被利器划破,黑色鬼气从中不断冒出,脸色煞白,显然已经到了近乎油尽灯枯的田地。

  “不必惊慌,你暂且恢复伤势,某家来会会他。”柳炎么有在意那鬼将汴梁的话语,就算是他不恳求柳炎,柳炎也会出手,只是救下他只是顺道而为之。

  二人说话间,后方的鬼巫墨影已经冲了过来,手中血色长刀一挥,对着柳炎威胁道:“何方小儿,竟敢阻挡地府巡查司执法,还不快快退去!”

  那沙哑的声音,再配合他一身的杀气,真是和地府巡查司的长官五道真君有些相似,只是柳炎早就看穿了他的真实面目,只是他却无法看破柳炎,因为柳炎的一身气息早就被至圣菩提叶给遮掩,圣人还要刻意查探才能发现,鬼巫墨影根本就无法看破丝毫。

  “你是地府巡查司的?老子今天就是专程来找巡查司麻烦的,看枪!”柳炎此时一脸的痞子模样,斜着眼睛不不屑地瞥了一眼鬼巫墨影,十分霸气的手中判官笔化作的金色长枪一抖,直接来了一个蛟龙出海。

  长枪气势如虹,直接贯穿虚空,配合柳炎脚下的疾雷闪,瞬间就到了鬼巫墨影胸前,这一枪之力汇聚了柳炎的全身法力,枪尖之上金色雷弧发出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响。

  “呔……”鬼巫墨影没想到对方不但没有被自己假冒的身份给吓退,反而撞在了对方的枪头上,心中正有些狐疑,为何突然遇到这么一个滚刀肉,却发现对方瞬间消失在了眼前,等再次看到对方,那枪影已经急速扩大,枪尖已经距离自己胸口只有三寸距离了……

  顿时被吓了一身冷汗,心道好快的速度,急忙将手中血刀一横,直接挡在了胸前,双臂猛然一震,巫族的天生神力发动,直接将长枪阻挡在外。

  柳炎感觉已到自己手中长枪仿佛是撞击在了一堵石墙上,只是那石墙中还爆发出了一股令人无法抵挡的巨力,急忙将长枪顺势抽回,他虽然炼化了蟠桃,但还没有彻底吸收,身躯依然是鬼躯,哪里敢巫族强悍肉身硬抗,只是在抽回长枪的瞬间,枪身中的玄雷之力瞬间爆发,化作了一道金色雷电大网,直接将鬼巫墨影笼罩在内。

  “束!”柳炎轻声喝道,顿时那雷电大网急速缩小,直接将鬼巫墨影捆绑了一个结结实实。

  “哈哈,雕虫小技,给我破!”鬼巫墨影也没有想到对方出手竟然如此果断凶狠,一瞬间自己就被对方阴了一把。但这雷电之网,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浑身巫族力量彻底释放,一股蛮荒之气充满全身,身躯瞬间膨胀起来,周身肌肉隆起。

  金色玄雷大网直接被撑开,发出一阵即将破碎的刺耳声响,眼看下一刻就会直接被撑爆。

  “定!”柳炎周身法力鼓荡,直接使出了这一绝技,那还在急速暴涨的鬼巫墨影的身躯瞬间定格在了那里,不能动弹分毫。看的一旁正在试图恢复伤势的汴梁长大了嘴巴,一脸的惊骇,鬼巫墨影的实力他是再清楚不过了,可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书生竟然这般暴力,直接吊打鬼巫墨影,打的对方毫无还手之力,关键是还有这样逆天的大神通“定身术”,地府什么时候出现这样的逆天天才了?

  “奶奶滴,这鬼巫墨影究竟是什么修为,这一招竟然耗费了我三分之力的法力才将他定住,估计最多也就能定他半柱香的时间。”柳炎发现自己一身法力竟然瞬间消失了三分之力,知道这是由于鬼巫墨影的实力所致,定身术虽然牛,但也要看对方实力强弱,对方实力越强,耗费自身的法力就越多。

  “上次让你逃脱,这一次,老子就算是用牙齿咬,也要把你弄死!”柳炎知道时间宝贵,手中长枪一晃,顿时有数百道枪花闪出,直接在鬼巫墨影身上炸裂……

  一刹那之后,鬼巫墨影浑身抽搐,那原本就丑陋的脸瞬间扭曲,痛苦的不要不要的。只是柳炎看也不看他,因为鬼巫墨影被定身术定住,不但不能动弹,也不能发出声音,只能默默承受这千刀万剐的痛苦。

  “这文弱书生看着笑呵呵的,手无缚鸡之力,出手不但快,心更狠啊……”下泉守将汴梁见此,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他不了解柳炎的身份,后怕柳炎杀人灭口,只是他此时伤势很重,根本就无法逃跑,只有抓紧时间恢复。

  “嗯?还没死?”柳炎戏谑地看了一眼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好无损、浑身足有数万个恐怖血洞的鬼巫墨影,调侃道。

  鬼巫墨影此时那个恨啊,他一开始根本就没有眼前这个柔弱书生当回事,感觉自己一刀就可以将对方劈死,可惜,他错失了先机,被对方吊打,此时此刻若不是他拥有强悍的巫族血脉,恐怕早就死翘翘了。

  “好了,老子的气也出的差不多了,就送你归西吧!”柳炎发现施加在鬼巫墨影身上的定身术已经快到时间了,而他并不想直接将对方杀死,毕竟鬼巫墨影可是寿元买卖时间的一个关键人物,他要将这家伙抓回天子殿好好审理,好将那些参与寿元买卖的家伙一网打尽。

  “拘魂!”柳炎手中长枪一晃,顿时刺入鬼巫墨影的眉心,一股地府判官独特的拘魂之力直接笼罩向鬼巫墨影的灵魂。

  “不可能……你……你怎么是地府阴差……”鬼巫墨影作为二混子,巫族和鬼族的后代,灵魂里自然非同寻常,就在柳炎判官笔所化长枪发出拘魂之力将他灵魂笼罩时,他灵魂深处发出了不敢相信的声音。

  “老子就是专程来抓你了,还是老老实实跟我回去接受审判,你现在所有反抗都是无谓的牺牲,只能徒增皮肉之苦!”柳炎已经将鬼巫墨影的灵魂锁住,知道他跑不掉了,才在灵魂中开口道。

  “你想查清那件事情,做梦吧,哈哈……”鬼巫墨影闻言,顿时知晓了柳炎的来意,再想到他家老祖千叮咛万嘱咐的事情,顿时发出一阵狂笑。

  “不好!”就在鬼巫墨影狂笑之际,柳炎突然察觉到一股十分危险的气息波动从鬼巫墨影身上传出,没有任何迟疑,身形一晃,抓起不远处的汴梁,脚下雷光闪动间,直接后退千丈。

  “嘭!”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从原先柳炎站立的地方传出,爆炸直接席卷方圆百丈,飞沙走石。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决绝……可惜线索又断了一根……”柳炎望着前方那百丈大的深坑,发现鬼巫墨影的气息已经彻底消散在了这片天空,未然叹息道。

看过《重生之地府判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