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重生之地府判官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地藏王菩萨的告诫

第一百一十七章 地藏王菩萨的告诫

  “你家佛祖有何法旨?”见到谛听这般说辞,柳炎急忙问道。这段时间,让柳炎感觉有些微妙,地府一直隐世不出的巫族向自己发出了邀请,现在地藏王菩萨直接邀请自己去他的道场一叙。

  柳炎十分清楚自己的修为和地位,以及在地府的作用,这两方都发出了邀请,这其中肯定有些自己不知晓的隐情,弄不好就是他们都已经挖好了坑,只等着自己往里跳呢。

  “我家佛祖只说有要事找你,至于事情的详情,请恕谛听不知了。”谛听神色淡然,对于柳炎的责问,他丝毫也不生气。

  “既然你家佛祖有要事找本府,那本府就只好辛苦一趟了……”柳炎说着,就要起身前往莲花山。

  “我家佛祖还说,请二位夫人一起前往!”谛听看向王昭君,缓缓地说道。

  “你就不能一口气把话说完?还有事吗,若没有我们就一起上路!”柳炎看向谛听,有些怒火道。毕竟地藏王菩萨邀请他前往还有情可原,他可是地府天子殿的现任负责人,怎么还邀请他两位夫人一同前往呢,这个老光头有何企图?

  柳炎的心思不由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远在莲花山静坐打禅的地藏王菩萨却是心灵感应般直接打了一个喷嚏。

  “阿弥陀佛,是谁又在埋汰老僧……”地藏王菩萨掐指一算,顿时无奈地苦笑摇了摇头。

  在谛听的带领下,柳炎带着自己的两位如花似玉的夫人,很快就到了莲花山,没有任何停留,直接就到了地藏王菩萨参禅处。

  “佛祖,人已带到。”谛听恭敬地对地藏王菩萨说道。

  “好,你先退下吧。”地藏王菩萨睁开双目,对谛听轻声道。

  “府君大人近来可好?”等谛听退出门外,地藏王菩萨走下莲花法台,笑呵呵的招呼柳炎座下,同时亲自给柳炎和他的二位夫人斟茶。

  柳炎见此,心道不好!这老和尚这般客气,竟然师傅给弟子斟茶倒水,什么时候师傅都这般的和蔼可亲了?

  王昭君看到自己师傅这般,看向柳炎的目光也是有些不同了,她可是冰雪聪明之人,便猜测到这一次师傅邀请他们前来一叙,定然非同寻常。只有婵娟,第一次见到活的地藏王菩萨,就宛若是小鬼见到大神般,双眸充满了崇拜。

  “拖菩萨的福分,地府还算安稳,近期我等还好,看菩萨红光满面,定然是功德又上一层楼了!”柳炎端起香茶,轻轻抿了一口,调侃地藏王菩萨道。

  “府君真是好雅兴,身处险境竟然有时间调侃老僧,老僧真是佩服你的胆量啊……”地藏王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道。

  只是地藏王菩萨的笑声,并不是赞许柳炎,反而是暗含嘲笑之意,是在笑话柳炎的无知者无畏啊。

  “奥,不知菩萨为何这么说,难道本府君要大祸临头了吗?”柳炎似笑非笑地看着地藏王菩萨,开口问道。

  柳炎心中暗道就知道你没安好心,老子才不上你当呢!先要老子害怕,然后你再蹦出来给老子一个定心丸,而这颗定心丸肯定要老子付出沉重代价,这才是你的狐狸尾巴吧?老子偏不上当!

  “你何止大难临头,你简直就是要万劫不复,不但你自己要遭遇大劫,你的二位夫人也要殃及池鱼,你说这是不是大祸临头啊?”地藏王菩萨依然是笑呵呵的说道,好像他说的这件事情,就如同是看一场即将开演的戏一般的平常。

  “菩萨,你既然判定我有大祸临头,不知和祸起何处啊?”柳炎见到地藏王菩萨平静的神色,心中暗自好笑。

  柳炎心中暗自分析着,自己这段时间也只是得罪了和珅,得罪了北方鬼帝杨云,再远一点就是那个大魔头冥河老祖,只是冥河虽强,但也不敢轻易来地府寻衅滋事,而且自己还结识了孙悟空这尊大神。

  此时,柳炎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这地藏王菩萨肯定是在给我挖坑呢,见我不往里跳,就又生一计啊。可惜老子就是不上当,看你有何能耐!

  “哈哈……祸临你头,当然祸从你身上来。”地藏王菩萨端起香茶,轻轻地品尝着,伸手指向柳炎的身体,淡然的说道。

  “我身上……”柳炎不由得等大双眼,看向自己身上,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但他定神看向地藏王菩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间已经相信了地藏王菩萨的话语。

  “这老和尚厉害啊,言语之间无形之中竟然让我言听计从,真是一个可怖的老和尚……”柳炎心中这般想着,却是接着开口说道

  “我身上没有什么异常啊?”柳炎淡然笑道,只是心中已经有些不在那般坚定了。

  “师傅……”王昭君见到自己的相公和自己的师傅在这里打哑谜般的交谈,心中颇为焦急,毕竟她作为地藏王菩萨的弟子,可是十分清楚自己师傅的神通。

  “徒儿莫急!府君的祸根就在他体内隐藏!”地藏王此时已经恢复了正常仪态,不似在开玩笑的样子,一脸的郑重之色。

  “我体内……难道是……”柳炎此时见到地藏王菩萨的神色,不由得心中一惊,此刻他已经隐约猜测到了。天灵处金光一闪,顿时一道人形金光出现在了他头顶,等金光隐去,一个和柳炎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柳炎出现在了柳炎身侧。

  正是柳炎的功德金身法相,此时的金身法相早已经脱离了虚幻的法体模样,而是修炼出了实体,只是气息也他本体有着区别,他是由精纯的仙力和功德之力集合而成。

  “师傅,难道您说的祸根就是他?”王昭君此时已经有些明白。

  “此身亦福亦祸……”地藏王菩萨的话语却是有些玄奥了。

  “此话怎讲,还请菩萨明示!”柳炎此时已经彻底放弃了自己原先的心中坚持,恭敬地对着地藏王菩萨一躬身,请教道。

  “此乃你的功德金身法相,你可知晓它的仔细?”地藏王微笑着。向柳炎开口问道。

  “功德金身法相,是独立的个体,却也是本体的一部分,自成一体,可自行领悟独门神通。”柳炎将自己知晓的信息全部和盘托出,只见地藏王菩萨赞微笑着看着他,既没有否定他的说法,也没有肯定他。

  “你说的也没错,只是你对着功德金身法相的理解过于片面了……”地藏王菩萨打了一个佛号,笑道。

  “此法相之所以被称之为功德金身法相,是因为他是由功德之力汇聚而成,后因为修炼法门不同,所以各自修炼的功德金身法相也各不相同,比如你的是附属了玄雷之力。”地藏王菩萨对柳炎娓娓道来。

  “你虽然拥有法身,却对他知之甚少,真是有些暴殄天物啊……”地藏王菩萨颇有些惋惜地说。

  “菩萨,你就不要在卖关子了。”柳炎此时恨不得向前将地藏王菩萨一顿胖揍,可惜啊,自己不但打不过他,现在还有求与他,只能心中想想而已。

  “好说。”地藏王菩萨也不着急,开口道“功德之力虚无缥缈,众生对此并不珍重,但三界大能却视若珍宝,只因为他有两大神通。”

  顿了一下后,地藏王菩萨接着说道“这功德金身法相是成圣的必经之路,如今的三界圣人,无论是三清圣人,还是女娲娘娘、佛教二教主还是如今成圣的如来佛祖,都修炼了功德金身法相。”

  听闻此言后,柳炎心中震撼不已,这么牛叉的东西,自己竟然也有,只是自己一直不知其中的玄奥,只是把他当成了一个对敌的工具而已,难怪地藏王菩萨要责怪自己暴殄天物呢!

  “这功德金身法相的第二神通,则更加隐秘,因为他极少在三界出现,因为这一式神通乃是一大杀招!”地藏王菩萨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平淡介绍道。

  “打杀招?怎么会……这功德之力是要积累无数的功德,做好事的,怎么倒成了一大杀器了呢?”柳炎闻言后,急忙疑惑的看向地藏王菩萨,就连王昭君和婵娟有何都是十分疑惑起来。

  “呵呵……此话当初我也曾向接应圣人这般问过。接引圣人当初曾告诉我,世人都说佛是慈悲的,但我等修佛之人却也知晓,佛也会杀人。功德法相金身亦是这个道理……”地藏王菩萨解释道。

  “我好想有些懂了……”柳炎沉思道。

  “只是你要知晓,功德金身法相这一大杀招却也有着缺陷。每次要耗费一定的功德之力,正所谓杀敌一千字损八百;这第二点缺陷就是,如果对方也身怀功德金身法相,则可以耗费一定功德之力来抵消它。当然,对于不具有功德金身法相的人来说,则无法躲闪,只能承受,可以说是同阶之内无敌存在。”地藏王仔仔细细地将功德金身法相的神通说了一个清清楚楚。

  “菩萨,那你说的只是我的祸根,究竟为何?”柳炎一直疑惑的是这一点,并不是功德金身法相的逆天神通。

  “哈哈……老生会与你说明的。”地藏王菩萨端起香茶,轻轻抿了一口,才缓缓接着说道“功德金身法相,是成圣的关键所在。圣人之下,还有两人有此神通,其一是老衲我,另一个则是玉皇大帝。”

  “老衲的法相只有六丈高,当初修炼他,是有接应圣人传我法门,让我坐镇地府,我亦立下大鸿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而我也一直谨守鸿愿,不曾离开地府。”

  “另一人,则是玉皇大天尊,他有九丈功德金身法相,掌管三界,靠的就是九丈的功德金身法相来震慑三界。”

  “现如今,你竟然修炼出了功德金身法相,试问如果你是三界圣人或玉皇大天尊,会作何感想?”地藏王的话语,如同一把尖刀直接刺进了柳炎的心窝,令柳炎猝防不及,心中猛然大惊,同时也大明白过来为何地藏王菩萨说自己大祸临头了。

看过《重生之地府判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