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重生之地府判官 > 第二十九章 被威逼利诱的秦城隍

第二十九章 被威逼利诱的秦城隍

  “府君大人,下官日盼夜盼,今天终于将您盼到了,您看我高兴的,鼻血都流出来了……”秦城隍眼巴巴的看着柳炎,一脸的谄媚像,哪里还有半分傲慢自大的样子。

  看到秦城隍的九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柳炎和黑白无常顿时满脸的黑线,柳炎心道:你老小子厉害,说谎根本不需要打草稿,厉害!本判就喜欢你这样的真小人!

  “哎呦,我这不掐指一算,就知道你想我了,这不就急忙赶来了吗?一路上我是风尘仆仆,还没有来得及吃点东西,就想着先吃个生煎包垫垫,不然到你府上还不将你吃穷了啊?”柳炎十分夸张的说着,却没有伸手去扶起秦城隍的意思。

  “嘿嘿,哪里能让府君吃路边摊啊,下官早已为您备好了酒席。”秦城隍不但没有丝毫的尴尬,反而笑呵呵的赔罪道。

  “我说你也一大把年纪了,别两者膝盖了,老寒腿可要不得,快快起来。”此时,见秦城隍一直笑脸相迎,这伸手不打笑脸人,柳炎也只能急忙将他扶起来。

  “府君,请!”秦城隍急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转身又急忙对黑白无常陪笑道:“两位拘魂使者,请!”

  白无常瞪了他一眼,今天他对于这个秦城隍彻底改变了以往的认识,原本还以为这个秦城隍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呢,今天才终于看清楚了他的嘴脸。

  几人闪身到了城隍庙隐蔽空间中,一座酒席已经摆放完毕,见到柳炎和黑白无常到来,崔珏和关二爷急忙起身相迎。

  “关羽拜见神判大人!”关云长微微躬身对柳炎一礼道。

  “帝君不必多礼!”柳炎对于关二爷那是早就耳闻。

  关羽败走麦城后凌难,死后被封为“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震天尊关圣帝君”,柳炎称他一声帝君,却是十分恰当。当关羽是儒道之圣,封圣时间较晚,说起来还低了柳炎一个辈分,但关二爷管的是铲除妖魔鬼怪的差事,柳炎也是十分客气。

  “早就听闻神判大名,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关二爷客套了一句,就站到了一旁。

  “府君,那些小妖已经交给帝君处置,那些小鬼也已经发往地府了。”崔珏急忙向前一步,恭敬的汇报道。

  “嗯,你做的不错,一会可要好好敬帝君一杯酒啊。”柳炎没有丝毫客气的直接坐在了主位上,这里数他的级别最高,当然是当仁不让了。

  秦城隍看到柳炎没有丝毫客气的样子,也急忙赔笑的请所有人入座,接着对旁边的管家吩咐道:“今天府君大人难得光临小庙,快去将我珍藏了百年的杏花村拿来。”

  “秦老头,往日我有什么好酒可是没有少了你的分,你藏着这么好的酒,竟然从来没让我尝过一口,你真是个吝啬鬼!”白无常差点从椅子上跳将起来,指着秦城隍的鼻子骂道。

  “嘿嘿,如果让你这个酒鬼知道了,你还不把我这个小庙给拆了。更何况这酒是特意为府君大人准备的。”秦城隍丝毫不在意白无常的无理取闹,反而笑呵呵打开泥封,恭敬的为柳炎倒了满满一大杯酒。

  就在泥封打开的瞬间,整个屋子顿时醇香扑鼻,令人心神沉醉,白无常鼻子伸出老长,在秦城隍为柳炎倒满后,他就眼巴巴的看着那瓶酒,恨不得直接抢了去。

  “放心好了,这可是我当初花了大价钱才弄到的一个宝贝,别看这小小一瓶,里面可是存放了三千斤杏花村,保你喝个够。”秦城隍看到白无常那馋酒的模样,急忙开口说道,他可是知道白无常的性格,几天这么隆重的场合千万别让这家伙给破坏了。

  “小神今天真是荣幸之至,府君亲临,小庙蓬荜生辉啊,小神斗胆敬大人一杯!”秦城隍恭恭敬敬的双手端起酒杯,对柳炎说道。

  “请!”柳炎没有客气,一扬脖,一大杯百年陈年的杏花村就一口干了,拦下秦城隍继续倒酒的动作,柳炎突然亲切之至的说道:“秦城隍不用如此客气,本判到来不是来讨酒吃的,而是有要事在身。”

  “不知……府君,有何要事,如需下官的地方,一定尽犬马之劳!”秦城隍一见柳炎郑重的语气,急忙一拱手道。

  “秦老城隍,你可是我地府资格最老,经营最好,功德最高的城隍爷啊!”柳炎好不吝啬形容词的一股脑全部附加在了秦城隍身上,然后突然站了起来,自己倒满一杯,豪情万丈的说道:“来来来,我代表地府真诚的向我们的秦老城隍表示感谢!”

  下首一众人都惊呆了,这是唱的哪一出戏啊?这一个老字怎么说的如此的亲切,如此的令人类牛萌萌呢?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亲切了?就连白无常也是一脸的懵逼状态。

  “下……官,不敢当,府君言重了……”谅是秦城隍老奸巨猾,活了几百岁也没有见识过这般阵仗,他眼里的府君就是一个喜怒无常的家伙,一夸奖你,绝对是早就挖好了一个血坑,等着你往里跳呢!

  秦城隍见到柳炎这般说辞和动作,顿时浑身冷汗直流,但又不能表现出来,只得急忙站起来,恭敬的端起酒杯陪着干了一杯。

  “秦老城隍真是谦虚啊,是年轻人学习的榜样,崔大人,等回了地府,一定要拟一道法旨,让所有的城隍向秦老城隍学习。”柳炎一句话就下了定论,法旨啊,这可是以天子殿的名义发布的最高指示。

  “秦老城隍,你就不要再谦虚了,一回地府,我就拟定法旨。”崔珏也在一旁附和着,他早就看出柳炎的意思。

  “老朽无能,如果哪里做的不好,还请府君和崔大人提醒啊……”秦城隍彻底发蒙了,他没有想到府君大人竟然连续夸了他这么多,他心中的冷汗啊,已经汇聚成了一条冰河。

  “不,您老已经做得很好了。”柳炎伸手轻轻的拍了拍秦城隍的肩膀,肯定的说道。

  “不不不……老朽愚笨……还不能尽职尽责……”秦城隍已经思维混乱了,他脑海中只有一个画面,那就是三百年前,就是这个府君大人将他夸了一通,之后就开口借了他二百万冥币说是让他入股什么公司,后来公司就破产了……

  想到这里,秦城隍急忙捂紧了自己腰间的钱袋子,他生怕再来这么一出……

  “是吗?那本判就听一听您老人家哪里不能尽职尽责了呢?”柳炎亲切笑容瞬间收回,一本正经的端坐起来,肃然问道。

  “这……下官……刚才……嘴巴……秃噜……”秦城隍吓得急忙跪倒在地,他可没想到自己本来是谦虚两句,怎么成了自己不尽职尽责了,还要数一数自己的罪状吗?

  秦城隍此时脑子已经完全浆糊了,他实在猜不透这个府君究竟想要干什么,一会将自己捧上天,一会又将自己摔下来,真是捧得有多高,摔的就有多痛啊!

  “说,你究竟隐瞒了多少事情,看在你我相识多年的份上,我可以不讲你的秘密告诉别人啊?”柳炎心中暗笑不已,他早就猜测到秦城隍一定有许多秘密,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善男信女的前来许愿,而且许的愿望乱七八糟。

  “下官……下官……”秦城隍哆哆嗦嗦的好半天也没有说出来一个意思。

  “秦老城隍,别害怕,我是给你开玩笑的!”柳炎急忙一把将秦城隍扶起来,安放在座椅上,又为他亲自倒满一杯酒,哈哈大笑道。

  “府君啊,你可把老朽吓尿裤子了……”秦城隍急忙抹了一把冷汗,眼神中还带着恐惧的自嘲道。

  “吓尿裤子了,看来你一定做了不少亏心事!”柳炎伸出手指戳了一下秦城隍的小心窝,诈道。

  “府君大人,老朽年事已高,经不起这般折腾了……”秦城隍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略微压压惊后,才苦笑道。

  “嘿嘿……秦老城隍,本判不与你玩笑了!那我们就说一下正事,如何?”柳炎放下酒杯,嬉笑着看向秦城隍道。

  “这……”秦城隍现在才终于恍然大悟,原来这般折磨自己,就是要自己身心疲惫,最后心甘情愿的自己跳进火坑去啊……

  “您老也知道,自从上一次文化运动之后,地府在凡间的办公机构可是十不存一啊,您老能够屹立凡间数百年,一定有自己的经营手段吧?”柳炎为秦城隍夹了一个鸡腿,陪笑道。

  “咳……老朽哪里懂得什么经营,只是混口饭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而已……”秦城隍心中顿时如同明镜般透亮。

  “原来是大老夫的主意,老夫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得来的经验哪里能就这么白白的送给你们,别说你是府君,就算是大帝亲临,我也敢……”秦城隍心中顿时定了定神。

  “秦老,刚才本判可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你说你不能尽职尽责的,我手底下呢,正有一帮人手无处安置,他们一个个游手好闲,眼高于顶,只想着坐上高位还不劳累的差事,您老人家看看我需要将这些人安置到哪里去呢?”柳炎此事心中将秦城隍恨得牙根痒痒,心道,你个老狐狸,不将你收拾得服服帖帖,你还当自己是万能胶呢?

  “……”秦城隍哪里还不明白柳炎话里的意思,明摆着要自己让贤呢。

  “秦老,您看您是愿意当城隍的老师呢,还是愿意被退休呢?”柳炎皮笑肉不笑的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来。

  “府君大人,老朽这就将这些年的当城隍的经验说与府君听……”秦城隍彻底无语了,在柳炎一番折腾下,早已失去了心理防线,又在一番恩威并施下,哪里还能抵挡半分,直接就缴械投降了。

  “您老如果早如此,我又何必这么苦口婆心,您老放一万个安心,今天起您就是地府城隍教坊司的主讲,本判会派人专门组织一场巡回授课会,当然了,这巡回授课不会让您老白讲的,本判早就为你考虑周全了,一场授课费十万冥币!”柳炎打断了秦城隍的话语,却说出了一个令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话语来。

  他们哪里听说过什么巡回授课会,还收费?这不就是经验交流会吗?大家伙都是城隍,谁会愿意掏钱来听课啊?

  “一场十万冥币,可是相当于老夫一年的俸禄了,不管他,老夫要提个条件,省的他反悔!”秦城隍心中略微思量,发现这也是个不错的事情啊,反正自己的经验是保不住了,何不趁机大捞一笔?

看过《重生之地府判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