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重生之地府判官 > 第七章 悲催的武大郎

第七章 悲催的武大郎

  “武大郎?”柳炎一听,顿时来了兴趣,自己看了多少次水浒传,又见到一个传说中的人物,有这样的热闹他柳炎怎么能够错过呢?

  “走,去看看!”柳炎大手一挥,直接向外殿走去。

  “走吧……”一看柳炎都走出去了,其他四个判官虽然很不乐意,但也不得不随他走了出来。

  “敲什么鼓,你烦不烦啊,几百年了,你每天都来敲一次,我们耳朵都起老茧了……”大殿外顿时传来一阵守卫的推嚷声。

  “大人,我在阳间受冤而死,来到了阴间,再次蒙冤,如果你们不为我做主平怨,就算是一万年,我也会继续来这里击鼓喊冤!”一个乌鸦一般难听的声音在外面喊叫着,这个标志性的声音,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带他进来!”柳炎此时已经坐在了大殿之上。

  “今天府君大人这是怎么了,怎么一改往日作风,让武大进殿了呢?”下首的罚恶司判官钟馗疑惑的向赏善司判官魏征小声问道。

  “府君大人的心思,我等怎可猜测?”魏征也是满脸疑惑之色。这个柳大人,平日里课从来不理会这些冤鬼的喊冤叫屈的。

  “咳咳……”见到下方四个判官交头接耳的神秘样子,还是不是的偷偷看向自己,柳炎一阵疑惑,但又不好意思使用神通查看,只能轻咳一声,以示警示。

  片刻之后,守卫就将一个身高不满五尺,面貌丑陋,头脑奇大,皮肤如同树皮般枯萎干裂,真是三分像人七分似鬼。

  “果然是难看异常啊!”见到武大郎后,柳炎都被吓了一跳。

  “你就是武大郎?”柳炎收回目光,肃然问道。

  “禀大人,小人就是武大。”武大郎急忙微微抬头,恭敬的回答道。

  “听说,你每天都来这里击鼓鸣冤?”柳炎幽幽的问道。

  “是的,大人,小人一身的冤屈无处可伸,但听说天子殿各位大人都是铁面无私,秉公执法,所以小人就……”武大郎竟然一把鼻子一把泪的哭了起来,用那本来就不干净的衣袖去搽鼻涕抹眼泪。

  “我累个去,都说武大郎是卖炊饼的,这卫生也太达标了吧,还有这等天然作料……”柳炎一看,顿时差一点将自己昨天吃的饭都吐出来。

  “给他拿包卫生纸!”柳炎对着下方的衙卫吩咐道。

  “卫生子……是什么东西?”下方的衙卫瞬间懵笔了,他哪里听说过凡间这么先进的东西,一时间不知所措。

  “怎么,你把耳朵忘家里了?”见到那一众衙卫交头接耳,却没有一个执行命令的,顿时柳炎有些发火了。

  “府君大人,卫生子是什么东西啊,下官从未听过呢?”察查司的陆之道见柳炎发火了,急忙起身满脸苦笔相的疑惑问道。

  “什么,你也没有听说过,那你们怎么擦……”柳炎听闻此回答,顿时上火,一开口,却又感觉这话不能再大堂上讲,急忙收住了嘴巴,毕竟下方还有一众的判官、衙卫,还有一个武大郎呢,自己可是高高在上的地府第一神判,不能丢了身份啊……

  “我问你,你们平时出恭后,都用什么啊?”柳炎思索了半天才给魏征传音道,出恭这个词语,还是幸亏在凡间的时候看过金瓶儿梅,才知道这一个雅词儿。

  “奶奶滴,做官还真不容易,说话都不能随心所欲……”柳炎心中暗骂道。

  “回府君,我们都是用粗钱。”魏征听到柳炎的传音后,明显一愣,但随即反应过来,急忙传音回来道。

  “你奶奶滴,你这个牛鼻子竟然也是个大贪官,擦屁股都用钱,奢侈啊……”柳炎斜眼瞧了一眼魏征,很是鄙视的眼神。

  “给他拿些粗钱。”柳炎看了一眼下方不知所措的衙卫,恨不得将那家伙暴打一顿。

  衙门是干嘛的,是为百姓,不对,是为百鬼服务的,这他奶奶滴都是什么服务质量啊?看老子不将你们都解聘了!无语的瞪了一眼下方的衙卫,心中发狠道。

  “这……”下方衙卫见此,还想开口,但看到柳炎那吃人的眼神,急忙向怀里掏去。

  “给你!”衙卫心疼的将两张粗麻布一般的黄颜色印有一个判官头像的纸钱,扔给了武大。

  “……是来伸冤的,难道你们想用这点钱就想让我永不伸冤吗?”武大突然站了起来,浑身爆发出一股黑色怨气,一下子将衙卫都惊退了开去。

  “住手!”见到下方衙卫就要对武大郎动手擒拿的样子,柳炎大喝一声,缓缓开口道:“你个不识好歹的武大郎,老子是看你可怜,这两张黄纸是让你搽鼻涕的,你竟敢污蔑本府!”

  “这……大人息怒,小人……小人误会大人的好意了。”武大郎听闻顿时浑身一颤,急忙再次跪伏在地,身上的怨气也迅速收敛体内。

  见到武大郎急忙用黄纸钱去擦鼻涕,柳炎略微安心,但不经意间他却看到了一个令他再也无法安稳坐下的画面……

  那黄纸钱上面的判官头像,不是别人,正是他柳炎的头像……

  “卧槽,这他么的是谁将老子这么帅的头像印制在上面的?老子要将他全族男人斩头,将他全族女人充沛为奴!!”柳炎顿时火冒三丈,再想到那可恶的牛鼻子魏征竟然拿自己的头像去擦屁股,他杀人的心都有,可惜他现在只能压下心头怒火,憋得感觉自己鼻孔喷出来的都是火星子。

  “你究竟有何冤屈,快快道来!”柳炎心中怀有心事,直言问道。

  “小人八百年前含冤而死,本以为到了地府可以转世投胎,却不想西门庆花重金收买了鬼差,不发给我路引,将我挡在鬼门关外二百余年,使我错过了投胎时机……后来我兄弟武松托人帮我弄到路引,却不想那西门庆已经再次转世路经黄泉路,竟然勾结厉鬼将我绑走扔到了荒山野岭,我花费了三百余年才回到黄泉路……这一次,我想一定不会再这么倒霉了吧?可当我快到忘川河的时候,来了两个鬼兵,硬说我涉嫌一起谋杀案,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将我丢进地狱中,一百多年才把我放出来。我思前想后,凡间时我为人老实本分,被人欺负,到了地府我遵纪守法,还被人欺负!忍无可忍,我就每天来这里击鼓喊冤,我就不信没有一个好官,没有一个青天大老爷为我做主?”

  武大郎早已经将那两张印有柳炎头像的黄纸钱揉吧的稀烂,身上的黑色怨气翻滚不停,显然他心情极其激动,下一秒就可能暴动的样子。很明显,经过数百年的积怨和压抑,武大郎身上的执念早就转化成了怨念,而且怨念极深,一不小心就会化身厉鬼。

  “这是现实版的逼良为娼啊!”柳炎心中骂道,同时在看武大身上的怨气,不由得沉思道“怨念竟然如此之深,地府难道无人察觉?还是……”。

  柳炎十分清楚怨念是一种极其危险的东西,一旦积累到一定程度,怨鬼就会转变成厉鬼,厉鬼可是地府的祸害,比人间的小流氓可要牛掰太大了,地府是不会眼看着这种情形不管的才对。

  可是,柳炎也知道怨念对一些邪派鬼修可是大补之物,堪比增加修为的仙丹秘药,仙丹秘药在地府几乎无法得到,但怨念可就不同了……

  “你说的这些可有凭证?”不敢在多想下去,柳炎平复了了一下心境,不动声色的问道。

  “小人一百多年前就将物证交给了察查司的张至善大人了。”武大郎急忙抬头回答道,目光明亮,没有丝毫说谎的样子。

看过《重生之地府判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