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枯藤守约 > 第266章 难以抑制

第266章 难以抑制

  在没有尽头的夜里,这寂寞,她忍受着。

  决意调节心息,以对抗夜冷风残的侵蚀,不问心结。

  “七窍!”天罗真人竟与汨罗真人同时出现在夜冷风残外,天罗真人唤着往昔天鲲星时候她的名字。

  亿魄睁开眼来,显得极为震惊:“天罗师傅,汨罗师傅?”

  说罢,她赶忙起身,恭敬地说道:“徒儿见过两位师傅。”

  天罗真人发出爽朗的大笑道:“呵哈哈哈~七窍啊,你不是说,我不是你师傅了吗?你也不认我们这两个糟老头了吗?”

  “徒儿都知道了。”亿魄捏了捏手,仿佛羽剑就在掌中,脑海中回想起在锁妖星时候彩鸣仙子所说过的话语————「“魄儿,我是你天罗师傅派来的,本来就是带着使命而来,你又何需苦苦抗拒呢?”

  “天罗师傅?”

  “是的,没错。这一切,天罗真人和汨罗真人都算得准准的,一切只是顺应天命而已!”

  “不论如何,魄儿不要姨母走!”亿魄哭得如同个孩子一般,哭泣着紧紧死死地抱住了彩鸣仙子:“魄儿已经没有了阿爹,又没有了阿娘!阿姐、师傅都没了,还剩下姨母而已,姨母不要做傻事好不好?我们还有办法的,一定还有办法的!”

  彩鸣仙子再次扑腾着进入亿魄的手中,还劝说道:“傻孩子,我已经泄漏了天机,本来就不可能还有多日苟活了,不如,趁我还有些仙命,助你一臂之力!魄儿,七魄元灭!”彩鸣仙子说罢,在一秒之内便化身成了一丙利细柔软的羽剑。」

  “天罗师傅,汨罗师傅,徒儿有愧!”亿魄突然作揖单膝跪下:“徒儿已从彩鸣姨母口中得知,当初师傅们收我法器并非真心,那些都是我命中的劫数,可……”亿魄说着,停顿了下来。

  “可什么?想说什么你便说吧。”汨罗真人慈祥地笑了。

  “可是徒儿究竟还有多少磨难,还有多少的劫数要走啊?我快撑不下去了……”

  “七窍啊!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师傅,我知道,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可是!可是我,这一路走来,太苦,失去了太多,我究竟背负着什么大任,师傅能相告吗?”

  汨罗真人和天罗真人互视一眼,汨罗真人说道:“这是大苍天给你的重任,我们又怎么会知道呢?不过我们此次前来,也是为你指点迷津的!”

  亿魄露出一丝欣喜:“是的好的师傅,您老人家快说吧。”徒儿已经迫不及待要冲出这夜冷风残前去报仇了!!!

  “你摸一摸你的脸,是不是感受到有凹凸的感觉?”

  “是。”亿魄的手覆上脸颊:“在徒儿控制不住自己,发狂的时候,枯花的位置。”

  “是的,你以魄女的身份灭了垦落满成,可他生前却是不可一世的狂魔尊圣,这也是为何你后来性情狂妄,轻敌等等的原因……”

  “你是说,魔神同体?他们说的,是真的?”

  “嗯,没错!你现如今,乃是一天一地四海八星十二陆唯一的天神,天界流传的一句圣言:天神出世,众神归位……”

  “徒儿不要当什么天神,徒儿希望我能控制住自己,师傅。”

  “七窍,你现在还不是真正的天神,只有去除魔印,你能真正的控制住自己的心性,你才是真正的天神,届时在天庭,恐怕无谁能轻易伤害于你!”

  “怎样才能去除魔印?”

  “福祸相伴兮,复活夜冷风残这一劫,你自然除魔成神……切记,控制心性!”

  “控制心性?”亿魄小声地嘟囔着,下一刻又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抬头问道:“师傅!那徒儿……”

  天罗真人和汨罗真人却在说完话后消失了。

  “徒儿要怎么样,才能控制心性呢?”亿魄这样一想而已,突然感觉冷残风瞬间穿透了她的心,她难受地一皱眉。

  一浪一浪的冷残风向她袭来,伴随着被伤害的往事……

  「白莲蹲下来,拍了拍亿魄的脸蛋说道:“果然还是很聪明的嘛?也不愧让元泉哥哥和我那傻皇弟倾心一场了!”说罢,便扯着她的后衣领,拖动往前飞去……

  亿魄被她打伤,本就疼痛不已,再被她这般拖拽,还越飞越快,简直就是不堪忍受。于是亿魄还是难忍地不住发出惨叫声来……」

  「“你做梦!”说罢,魄洛仙子手中生出一根纱巾:“恶人谷威,受死吧!”魄洛和谷威交手,不到十招便败下阵来,她躺在地上,眼睛恶狠狠地盯着谷威:“你这畜生不如的奸人,苍天有眼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苍天有眼?我便是仙,何人为眼?”谷威得意地说道:“看你将死,我也让你死个明白,你和你那时时与我对着干的师弟一样,蠢且自以为是的样子让我看着好生不爽。这蠢货终于在和烛魔之战时被我略施小计就自愿送了命。今日让你死于我的手下,也算是成全了你们。”」

  每一浪冷残风,都卷来了,曾经被侮辱的一幕幕画面。

  「可惜她根本来不及助白祎一臂之力,那白祎便被父帝的仙光击穿了心脏,仙光透过她的身躯,她的鲜血漫天飞扬,竟还化成了血红色的细雨洒落人间……

  “师傅!!!”亿魄呐喊着,瞬间飙泪哭出声来……

  白祎还存有一丝意识和气力,微弱的发不出声,可唇型是在说:“魄儿、快走。”

  终于,白祎一身玄衣,白发飘飘,在这九重天上死去……在血液散尽之前,突然飞到了花无魂的身边,风吹着她的衣裳,似跳舞一般。

  最后一刻,白祎伸出手来要抚摸花无魂的脸,尽管眼前的花无魂,并非那个真正与她痴恋的情人。

  手刚抚上花无魂的脸颊而已,白祎的身躯渐渐化灰,飘散在这九重天天宫……」

  这样的回忆是痛苦的,是不堪的!她如今有着垦落满成的基本,在这样的屈辱袭击下,果然难以抑制地开始发狂!

  临近崩溃,的时候,她又再次生出异像,这一次,不仅瞳孔骤红,连发丝都血红纷飞!!!

  “你们一个个?一个个都得死!!!啊!!!”亿魄愤怒地吼叫着,仿佛那些年所发生的屈辱,现下又发生了在她身上!

  她开始施法,对着四周扫射出一道道仙光!!!

  可是却得不到任何回应,只能是打入了夜冷风残的漩涡里,被隐去!!!

  :。:

看过《枯藤守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