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枯藤守约 > 第249章 黛瓦厅

第249章 黛瓦厅

  宫门口的喧哗,让衷衷公主迈着轻盈的步伐出来观瞧,一瞧是力挪正和流连宫的小仙使起了争执,不由得一笑,喊道:“傻大个子,你来了?”

  小仙使这才撒开了阻拦力挪的手,恭敬地退到一旁,行礼道:“衷衷娘娘。”

  “衷衷娘娘?”力挪这才发现流连宫小仙使对衷衷公主的尊称竟是娘娘。

  “嗯~怎么!你又有什么意见?”衷衷公主的言语之中略带威胁道。

  力挪心声不悦,但又畏惧她的奇痒绝技,于是举起鸟笼,便递到其跟前:“喏,你的。”

  “哪来的?”衷衷公主接过鸟笼,看着里面那只可爱的玩意,喜笑颜开:“啊~好狠的心啊!小东西,是谁把你关在里面的啊?你那么漂亮。”说罢,略施小法,便叫笼子打开来。

  蝶姬飞了出来,轻盈地落在衷衷公主的手背上,张开如蝶般的翅翼,似在取悦眼前的新主人。

  “哇~好喜欢啊!好可爱呢~”衷衷对力挪终于语气变得平和了许多:“谢谢你的礼物。”

  “不用谢……”力挪没好气地说道:“我才不会送什么东西给你呢,这是父帝送你的。”

  “啊?”衷衷公主一开始有些讶异,随即缓缓地陷入暗喜当中:还说不喜欢我,那这是什么?口是心非,不喜欢我,怎么会送这么漂亮的小仙宠讨我欢心嘛!

  “瞧把你给开心的,就跟个从未见过仙宠的凡人似的!”力挪用余光瞥了衷衷公主一眼,难掩心中的嫌弃,竟直接说了出来。

  “你这厮,怎那么喜欢与我作对呢?我真是想不明白了?”衷衷公主问道。

  “看到你就烦!”力挪朝他说罢,便立刻起身飞去……

  “欸!你!”花衷衷根本来不及追上他,只能在原地,跺脚生气着。

  飞跑出离流连宫有些距离时候,力挪这才停下来:“这花衷衷,竟然叫小仙使们唤她娘娘,也太不知廉耻了吧?我力挪虽然愚钝,但是我也知道陛下不可能就封她成什么娘娘的……”力挪放慢了脚下的速度,手抚着下巴,想着首页对亿魄深爱的种种,得出一个结论:“嗯!没错!即便是如今丧失了部分记忆的陛下,也绝不可能封她作什么娘娘的!”

  “不过嘛~倒是可以利用这一点,让亿魄好好吃个醋,嘻嘻。”力挪如此想,便真的如此行动了,他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以后这乃是个绝佳的主意。

  这不,转眼就来到了黛漆宫。

  正好看到正和亿魄相谈甚欢的飞流,朝他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仿佛在说:等着吧,我必然要证明给你看看,懂陛下的人,可不止你申飞流一个!从小同陛下一齐长大的我、才是最懂陛下的!

  “哟,力挪将军也来了呢?”飞流笑道。

  力挪白了他一眼,直接越过飞流,直戳戳地便开始施展其计划,甚至连个铺垫都没有:“亿魄啊,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一下,那个花衷衷你还记得吗?就是花星王族的那个衷衷公主。”

  飞流心里咯噔一下,赶紧踢了力挪一脚,心想道:这家伙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无缘无故的,他同亿魄说这些干什么?

  没想到力挪根本像个石头,理都没理飞流的暗示,继续说道:“她来九重天了,还住在了流连宫里,同黛漆宫一般,陛下也给她配了好些个小仙使伺候着。”

  亿魄一听此言,搭在桌上的手,突然握紧,双眉一皱,神情显得极为凝重。

  很显然,她有些醋意了。

  “唉,也不知道陛下是怎么想的,竟然还让我送礼物给那刁蛮公主!”力挪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反而觉得自己聪明得紧,还认为事情正按照其想法在走着呢,一想到事成后能占飞流知道上风,他的心中便油然美滋滋。

  “什么礼物?”亿魄突然死死地盯着力挪。

  许是亿魄的气场太强,力挪有些怕了,只见他紧张地咽了口口水,结结巴巴地说道:“没,没,没什么……不过,不过就是玉星星王送贡的一只小仙宠——蝶姬罢了。”

  “蝶姬?”亿魄忍不住冷笑道:“陛下对衷衷公主真是好上心呢,还考虑到她初来乍到,可能心情不好,还送个闻名一天一地四海八星十二陆的好仙宠,讨她欢心,呵呵~”

  亿魄说着说着,下一句竟变得咬牙切齿:“看来我们的父帝陛下,说不定早在初登花星的时候,就与美丽的衷衷公主暗生情愫了呢?”

  “哦,对了,听流连宫的小仙使们唤花衷衷为娘娘呢~”

  “娘娘?”飞流讶异道:“什么娘娘,我怎么没听陛下说过。”

  亿魄这下是真的怒了,眼睛直视那幅画相施法打开来,看着画像中的自己,冷笑一声说道:“哼,当面一套,背地一套的贱男人!画的什么鬼!画的都是虚情假意罢了!!!”说罢,意念施法,那画便被水包融,渐渐腐蚀吞没,了无痕迹。

  “这……”飞流愣住了,根本预料不到局面会变成这样。

  “你方才说,花衷衷在哪里?”亿魄的话语突然变得阴森森。

  力挪突然不寒而栗了,身体绷紧,缓缓指着流连宫的方向,结结巴巴地说道:“流,流,流流连,流连宫。”

  “好啊,我倒要看看,她是变成了个什么花样,又跑到首页的身边纠纠缠缠的!”亿魄说罢,便往外走去。

  力挪看着亿魄这义愤填膺的模样,不由叹道:“这……女人吃醋起来,好像是……有点可怕的样子。”

  “还好意思说!”飞流难忍气愤地踹了力挪一脚,没好气地说道:“女人嫉妒相争,可谓是一场腥风血雨!力挪啊力挪!你可闯大祸了!!!”

  “不,不不会吧?”力挪心虚地说道:“我分明设想得挺好的啊~不是你说的,顺着听,反着做嘛?”

  飞流无奈地双手扶头:“我的天爷啊!你……我……我说的是那个意思吗?”

  谁能想到,他们所在的黛瓦厅(黛漆宫中的待客厅),隔壁便是妩通的房间,将所有经过尽收入耳的妩通,在心中暗暗道:露馅了吧,还敢说……你对父帝没有意思,不爱他,只有相互利用!哼,是你先不仁的,就别怪我夺你所爱,别怪我不义在后……

看过《枯藤守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