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枯藤守约 > 第214章 前世今生

第214章 前世今生

  玉华医君的心跌入了谷底,恐惧是直冲云霄,只见他猛然跪倒在父帝和天母面前:“父帝、天母,请恕臣无能为力,是臣医术有限!唯有一死谢罪!”

  玉华说罢,开始施法,竟真打算一掌劈死自己。

  “慢着!”父帝赶忙喝止了他:“页儿的能不能活过来,全然只靠你了,玉华!你告诉我,我与天母,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玉华流着泪,看着父帝还在加速老去的面容,心中粗略计算了一下,说道:“不,不足半日!”

  只见父帝哆嗦着手从怀中掏出一枚戒指,看起来只是一个细软金丝圈而已,然而其实此乃天族主宰的传位之法宝——丝戒。

  这是首天命还未打下这一天一地四海八星十二陆时候,他的家传之宝,是首天命祖父祖母亲的定情之物,别看这法宝看起来简单,实则有些巨大的功能,不仅能伸长缩短还可以增强法力。

  此时首章被通知前来,他看着仙板上躺着的父帝天母,惊吓得冲到跟前问道:“你们是谁?为何穿着我父皇母后的衣服。”

  “章儿,过来。”

  “父皇?”首章感觉内心受到了冲击,他显得有些惧怕。

  “章儿,过来。”父帝继续说道。

  “不,陛下,你要做什么?”

  首章终于相信眼前的,就是他的父皇母后,他听说地坐在仙板上,在父帝和天母面前。

  “来,张开手。”

  首章于是乖巧地张开手掌。

  父帝捉过他张开的手,拉到自己跟前。

  “不。”天母摇了摇头,伸出手来阻止道:“陛下,你要干什么?不可,不可啊!”

  父帝闭上了眼睛,内心挣扎了许久,方缓缓开口说道:“是,我知道,真正的太子是页儿,可页儿,如今还在疗伤阵中、昏迷不醒;我们所剩的时间也不多了……你难道叫这天庭无主,六界无主吗?凡间尚且有云:国不可一日无君,那这诺大的世界,又怎可无父帝坐镇?”

  天母不住地摇头:“我不愿,不愿我的章儿,从此以后过上被虚位牵绊的日子,他性子放浪形骸,桀骜不驯,他不适合!”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父帝摇了摇头,冷笑了一下。

  “是!凡间也有一句话说得好,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承认,我有私心,章儿才是我的骨血,我不愿他坐什么父帝之位,受尽这艰巨责任重压,一生身不由己!”

  “父皇,母后,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可我问心无愧了!我对页儿,也尽了一个母亲应尽的责任了!我为他付出的心血也不少了。我承认,我不够公平,我宁愿章儿一生平静,所以才会对页儿要求过高,唯愿他有足够的能力撑起太子应尽之责,还有……为兄之责……”

  “那对页儿呢?”父帝打断天母的话来。

  天母的心咯噔了一下,她的内心是极其矛盾的,她摇了摇头,捂着心口:“我不知道,有时候,我明明知道他并非我的亲生骨血,我本可以不顾他的生死,不顾他的存亡。可我总是,总是在他遇到不顺的时候,控制不住地去为他解决,在发现他受伤的时候,立马要安排妥当替他疗伤,替他安排得妥妥当当!在他学术不精时候,忍不住要去鞭策他,严格要求他……我本以为,那是我对自己的要求,要求自己做好一个母亲应尽的本分……可是后来我发现,好像又并不是如此,好像是自然的反应,我会不自觉地,把他也当作亲儿子……”

  “瑶儿,你知道,你为何,会有这样矛盾的感受吗?”父帝轻轻地拥她入怀中,竟当场伸手脱下了她的鞋袜。

  已经变得皱巴巴的脚背上,还清晰可见一个蝴蝶模样的胎记,父帝伸手覆了上去,眼泪一下就下来了:“我第一次见到页儿生母的时候……她的脚背上,就是有这一摸一样的胎记。”

  “其实我一直不知道,她究竟叫什么名字?”天母神伤:原来自己独得宠爱,竟因为仅仅是她的替身吗?

  “她姓页,名也是页,叫页页。”父帝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只可惜……”父帝突然停了下来,让所有人都出去,只留下首鸿霆、首章、天母四个。

  “她是怎么死的?”天母好奇地追问道。

  父帝这才说:“皇兄(首鸿霆)知道的,页页她是个凡人,她为了能与我长相厮守,固执地要去修习仙法,得道飞升,也怪我,贪心,没有坚持阻止她!”

  “她在修仙的时候走火入魔而亡了?”

  “不是的,她在经历天翅星的入星考核时候,便身亡了……”

  “是啊!当时皇弟还为此伤心了好久,独自一人抚养他们的孩子,也就是如今的太子,页儿!”首鸿霆看了一眼天母娘娘说道:“确实,你长得和那凡间女子,实在是太像了!”

  “我接受不了!”天母的泪水终于决堤:“我接受不了,原来,这万年来,我竟是一凡尘女子的替身,我还尽心尽责地照顾一个心里有别人的丈夫,尽心尽责地培养情敌的孩子!”

  “不是的,瑶儿!”父帝捉住天母挣扎的双手:“我娶你,并不是因为你长得像她,也不是因为要给页儿什么名分!”

  “那还能是为什么?”天母变得任性起来:“哦,我知道了,还因为我身上有与她一摸一样的胎记,对不对?”

  “你就没有想过,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巧合发生在你们身上吗?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你会不自觉地对页儿心生母爱吗?”

  “我知道真相就这么点时间!”天母突然生气地甩开父帝的手:“而且还是在我快死的时候,我哪来那么多时间去想,我没有空想!”

  “那是因为,你就是她,她就是你啊!”父帝大声喊道。

  天母突然噎住片刻,方开口道:“你,你说什么,我不明白,不懂,你什么意思?”

  “一开始我也觉得好奇,也想不明白,于是我几乎托尽了所有的关系去盘查,我终于才发现,她就是你的前世,你就是她的今生。”父帝抓住了愣呆的天母,摇晃道:“你明白了吗,瑶儿,我爱你或她,你爱页儿,或她爱页儿,然而其实是同一件事啊!”

  :。:

看过《枯藤守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