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枯藤守约 > 第196章 首页落池

第196章 首页落池

  首页中了这织云茫,在空中顿时变得虚弱,朦胧的眼神当中,他再次飞扬的血液又滴落诛仙池中、很多圈起……

  承受这织云茫,首页落入了诛仙池。

  他没有失去所有法力,可他是故意的,他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和父帝赌。

  这是他们父子之间的博弈。

  父帝搏首页不敢真为这一女子:抛弃太子的荣尊,不念天族的亲情,丢掉自己的性命!

  首页搏父帝不敢真为了这一个预言:毁灭自己的儿子。

  首页赢了,在他半边身子沉入诛仙池时,父帝用最快的速度捞起了他,再看父帝的手,因为探入诛仙池中捞起儿子,而变得烂穿。

  哪怕是至高无上的父帝,被这诛仙池一烫,也能融成这副模样,更别提半边身子落入诛仙池的首页了。

  此时的他——半个身子都已烂穿,血肉模糊不堪。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信念撑着他,他竟还能伸出另外一边完整的手来,发出微弱的声音:“求父皇采纳儿臣的建议,将那亿魄打入锁妖星!”

  “力挪!飞流!把太子带回瑞锦宫,传玉华医君给太子看伤!”

  “是!”

  “不!父皇不答应儿臣,儿臣绝不回去!”首页说着还要往那诛仙池中爬去……

  父帝轻而易举地拦着首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将她关入锁妖星,给自己和她留一个日后,待我一去,你成父帝,你便再找借口放其出来!”

  “父皇既然不肯妥协,那便让儿臣与亿魄一同沉入这诛仙池罢!”首页声音越来越弱:“总之父皇也不能真的拦得儿臣一辈子呢!”

  看着首页的伤势,也不知道被诛仙池水烫穿还能撑多久,面对固执的首页,父帝终究还是妥协了:“也罢!要我答应你也可以,我们来交换条件,你以天族太子的名义,在诸仙面前,在大苍天面前起誓:生生世世不得作放出此女的动作。如有违誓定叫她灰飞烟灭!!!”

  “我首页,以天族的名义,诸仙面前,在大苍天面前起誓:生生世世不得作放出此女的动作。如有违誓定叫她灰飞烟灭!!!”首页挺着微弱的气力,强撑着说完这一句话,即可便闭上了双眼,是神仙也难以承受的伤损啊……

  首章亲自上前施法横抱起首页,起上天马朝瑞锦宫去,看着首页闭眼前落下的两滴泪水,首章叹了口气:“唉!你是赌赢了,可真的值得吗?”

  一入瑞锦宫,便看到了玉华医君在宫内布好的阵局,是一张青黄两色的仙光而组成的垫子。

  “快!将太子殿下推入阵局!”玉华医君着急道。

  首章立马将首页推入阵局当中,只见那青黄组成的垫子立马包裹住首页,升起在半空当中。

  只见玉华医君随即边比划,边在口中念念有词……

  一股淡淡的药物清香扑鼻而来,似雾似沫的物体缓缓从玉华医君的手中冒出,传入阵局当中的首页身上。

  那雾沫状的物体渐渐地爬上了首页的那半身溃烂之处,它们像极了更细微的蚂蚁,挪动着身体仿佛在噬咬着首页的身体。

  然而其实是,又其实不然,它们是玉华医君种养的神药,只有那么多,全用在首页身上了,它们叫:风籽沐。

  玉华医君将他们种在极阳之处,日日喂其仙血一滴,三千年来,才种得这么些……

  见阵局当中的首页还未清醒,首章着急地问道:“玉华,怎么没有反应?”

  “天郡殿下莫急,风籽沐还需噬咬完太子殿下身上溃烂之处,再将噬咬的东西在体内消化,从而排除可治疗太子殿下伤势的药物。”

  “那这个过程需要多久?”

  玉华医君叹了口气:“真不知道你们在搞什么,太子殿下这样……也只能看命了!”

  “什么意思?”天母突然出现,扯着玉华医君质问道:“什么叫做看命?你不是号称天下第一仙医君吗?你不是说你的风籽沐,无所不能吗?”

  “这……天母娘娘,请恕臣无能,还请天母娘娘安排天兵天将把守,勿必在太子殿下醒过来前,不让他人破阵!”玉华医君说吧,便要出瑞锦宫,不愿多作逗留……

  ————

  哪知道,此时诛仙池前,父帝下令将亿魄打入锁妖星,这首白莲还不罢休,竟妄想改变父帝的主意。

  要不是首鸿霆将她扯开,她还想尽最好一丝力气,也要亲自送亿魄入那诛仙池中。

  “一捷,将此女打入锁妖星!”父帝此时心忧着首页的伤势,显然有些不耐烦了。

  “且慢!!!”

  一个稳重成熟的女声传来,众仙神纷纷抬头。

  只见一身玄衣,白发飘飘飞来的女子……

  花无魂不禁自言自语道:“白祎?”

  而许多老一辈的仙臣,明显认得这来人。

  白祎落在诛仙池前,手中一阵比划,一道青光打在亿魄脑上。

  亿魄轻轻晃了下脑袋,苏醒了过来,第一时间找不见首页的身影,显得很失落,再看到这一身玄衣,白发飘飘的背影,她试探地询问道:“师傅?”

  “魄儿,回想你拆结界的办法,自己从这束缚中挣脱出来。”

  亿魄醍醐灌顶,在脑中分解回忆着,竟没一会儿,便破除父帝所施的束缚,飞落在白祎身旁,接过自行落入其手中的斩魄枝,丝毫不畏惧地看着眼前的仙家们。

  “好样的,魄儿。”

  “谢师傅夸奖!”亿魄有了帮手,得意地轻微侧了下身子,靠着白祎更近一些了。

  “包罗!你看看,这就是你教的好徒弟?”

  “第一、我不叫包罗。”白祎回嘴得极快,一点都不像往日在天庭为封神的模样:“第二、我已经不再是天庭的封神,请你不要整天用这种正儿八经,命令的口吻与我说话!第三、这若不是我的好徒弟,还能是谁的呢?父帝难不成还想与我争抢徒弟不成?”

  “你?算了,我且告诉你吧,你这徒弟犯下了弥天大错,屠杀封仙不止,还拖拽谷威尸体到衔雷大山,破除了烛魔的封印,差点害得灾难重现!如今我们也只好将其打入锁妖星中!”

  “差点?”白祎疑惑道:“父帝都说了是差点了,那就是没造成咯?没造成灾害,那我徒儿凭什么要受这般重罚?”

  “包罗,我念往日情分,才与你说这说些,可并不是要同你商量的,你可明白?”

  “明白,来吧!”话音刚落,白祎飞身而起:“打赢我师徒二人即可。”

  “敬酒不吃吃罚酒!!!”父帝身侧的衣袍又飘飞而起,他亦升腾而起:“个个都逼我亲自动手!!!”

  :。:

看过《枯藤守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