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枯藤守约 > 第137章 天宫

第137章 天宫

  亿离自然是不依的,她猛地使力将谷田由推开。

  谷田由一个趔趄,手肘竟撞到桌角。他是个仙人,又岂会被这小小磕碰伤到。只是他又为了引起亿离的注意,面孔装得扭曲了起来……

  亿离下意识的,显得有些紧张。不过下一秒,她立刻看穿了谷田由的小伎俩。收回了那分差点露馅的在意紧张,冷然如故地说道:“你不走,我走!”

  说罢,便往外走去,想着到厢房住上一夜算了。

  谷田由见伎俩并不管用,只好默默恢复了正常,只是在亿离擦过身旁时,一把捉住了她的手,妥协道:“好,我走。”

  “哦。”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理,总感觉越是对他谷田由冷漠,她心中的愧疚便会缓解些许来。

  谷田由无奈,面对着冷漠无情的亿离,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口来,悻悻地往外走去。

  亿离眼睛不由自主地瞥向谷田由往外而走的背影,心中的刀绞之痛,竟得到了一点点的安慰。

  这一切、全是因为,她……早已爱上这个男子、爱上了,杀父仇人的儿子啊!

  可她万万错了,以为对谷田由冷漠,自己对他的感情便会更少一点。

  事实上,明明并非如此。

  用意念,她施法闭紧了门。青天白昼的,竟蒙上了被子。

  往事一幕幕、关于亿藤结的、关于威鸣山的种种。

  心乱如麻。

  闷得喘不过来气,便又打开被子来,折折腾腾的,自讨苦吃。

  谷田由也不好受,只见他拿出一本册子,册子上画着一轮明月,月当中又画有着一些奇奇怪怪的符号。

  他叹了口气,翻看着这册子,每一片都是一轮明月里画着不同的形状、符号。

  他的脑子里,全是亿离,全是纠杂,全是纷乱,就犹如那千军万马心中踩踏了一番又一番……

  此时谷田由体内竟冒出了两个魂元,两个魂元展开了对话:

  “她定然是爱慕我的,不然又怎会嫁予我呢?”

  “得了吧!她为什么会嫁给你,你心里不清楚吗?还不是你自己使的小伎俩得手罢了!”

  “可是,如果她实在不愿意嫁给我,当初她完全可以在父帝面前拒了我啊!她定还是爱我的。”

  “呵呵,她爱你,那为何又对你如此冷漠啊?”

  “她……她那是性格使然。这有些时候,她不也会取悦于我吗?”

  “哼,总之你心里有数得很,她之所以嫁给你,说不定就是为了所谓的报仇罢了!”

  “你胡说,若是真要报仇,她又岂会容忍到如今?”

  “我胡说?恐怕是她若早就能下手,也不会忍受到如今吧?”

  谷田由听不下去了,感觉脑袋实在是嗡嗡作响,怒地往那桌上击了一掌,冒着青色的仙光,桌子竟被击得粉碎。

  两只魂元吓呆了,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尽管是有所不服,但还是害怕地缩回了谷田由的脑袋当中。

  这夜里,微风又吹得竹枝竹叶,摇摇曳曳,更深露重、谷田由却也实在难以入睡,于是披衣外出,走到竹林旁……

  站立在竹林旁,轻轻地抚摸了一下那夜月之下,微微泛着黑绿的竹叶。

  还记得当年初见之时,便被亿离倾城的容颜所吸引,彼时的她随着魄洛仙子、来到了威鸣山采访他的父亲、谷威。

  她虽只穿着天鲲星的弟子服,可仍遮掩不住美貌,她的美眸仿似会冻人一般,将自己的模样、深深地冻在了谷田由的心里……

  也不知她明还是不明,然而自那日初见以后,谷田由就已然、沦陷。

  此时的夜,正圆得很。谷田由抬头仰望,风吹得他的披风,轻轻飘起……

  只是他眼中的月,却和平常时的所有人所看到的月儿,都是不一样的。

  他能看到……那月亮之上,有些奇奇怪怪得符号与性状。

  竹景微风,倒是消了半分惆怅。

  回到了屋内,他拿来了笔墨纸砚,还有那一本画册……

  翻开一页空白,他将今夜所见的奇特月色,一笔一笔,巨细无疑地画在纸上。

  屋外的窗户上,映出他认真作画的黑色影子……

  翌日。

  是一月一朝的日子,

  只因这凡间一月,天上方才一日。

  于是谷威便照常地等待谷田由与他一齐登至九重天,去到众仙诸神议政的天庭里。

  这天还是和往常无二,除了一些有任务在身的仙家不在而已,别的倒是都还按时而来。

  今日所议、主要是听闻凡间有一捉妖法师,为民除害,深得爱戴。

  父帝之意时顺应民义,加封了该仙。

  于是仙卿讨论起来,据说那人手持玉笛,收得妖入笛中。

  “玉笛?”谷田由立马闪过死士来报、所描述的内容,于是在心中暗想着:“该不会是那个扮作小仙使的男子吧?”

  “仙卿有何见解?”父帝见谷威略显心不在焉,于是提醒道。

  “哦呵呵,没有。”谷威心想着,若是此人与亿离有所勾结,那可不能让其被天庭加封,于是说道:“臣认为不妥,若是你此次加封于他,那日后人人效仿,难不成父帝是要每一个都加封了吗?恐怕……”

  “恐怕什么?”

  “恐怕到时候,天庭都要站不下了。”

  谷威此话一出,有几个仙家又觉得甚有道理,便又附议着。

  父帝不悦地看了谷威一眼,心想道:上次要加封他那立功的仙媳,他就阻拦过我一次;如今又要阻拦于我!而且这次次都有理有据,叫我驳不得他……唉!

  “一切皆由父帝定夺,不敢隐瞒心中所分的析的,所以臣等也只是说出心中的见解而已。”谷威察觉到父帝脸色的不悦,于是便给了父帝一个台阶。

  父帝嘴角露出一丝笑,他是觉得满意的,至少这谷威还是就这点好,懂得给他台阶下。

  只见父帝咳嗽了几声,说道:“我也觉得轻易加封太过匆急,不如还是再观望观望吧。”

  谷威立刻跪下,说道:“父帝有理有智,实在是天下生灵之福啊!”

  这一众仙卿,也就数他最会拍马屁了。

  父帝将桌上的一枚如意翻了过来,于是他的贴身侍官便拿起一个宫铃,轻轻地摇晃起来,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这是散朝的铃声。

  于是仙卿们,纷纷作了一个揖礼,便陆续离去。

  谷威与谷田由向来是一齐作伴返回威鸣山的,可走出天庭,谷威反常地让谷田由先走不止,自己竟往天宫里面走去……

  “父亲这是要去哪?”

  :。:

看过《枯藤守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