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枯藤守约 > 第132章 押魂圣君

第132章 押魂圣君

  传闻冥界的“押魂圣君”,便是浑身发白,手持“净牌”,净牌上的名字,便是他此次要押解的灵魂。

  花无魂将凝凝拦在其身后,说道:“敢问,圣君要做什么?”

  “在下不能做些什么,只是职责所在而已,如你所见,此次前来主要是押解净牌上的、广生凝的魂元。”

  “不对。”花无魂挣扎解释说道:“风华说过,只要修复了凝凝的魂元,她便能活过来的。”

  “风华医神说的是没错,我也要恭喜广生凝,修得魂元。”圣君说话时,着实有着冥界的阴气,这不、他竟连口腔都是发白的。

  “圣君,我不明白,既是如此,你又为何要前来押解广生凝的魂元?”首页问道。

  “殿下有所不知,这广生凝乃是渡劫时损的魂元,若不是花神为他灌入魂元,她恐怕是早已魂飞魄散了!又岂会有今日完整的魂元所在。”押魂圣君见花无魂痴情可怜,于是打算为他详细解说一番……

  原来,今日刚好是广生凝寿命尽头,冥王算得广生凝在魂花界当中,恐怕任务艰巨,于是就拍了圣君前来,而不是派遣平日里的黑白无常。

  “怎么会这样,不对,哪有神仙还有寿命长短的说法,圣君一定是在说笑对吗?”

  “唉……”圣君叹气,不失耐心地解说道:“花神莫不是忘了,这广生凝从来就不是仙神。”

  “怎么会呢,圣君一定是没有搞清楚,您回去搞清楚,凝凝是渡了仙劫的了!”

  “我且问你,她渡过了劫,飞升了吗?”

  的确,她……没有飞升、甚至差点魂飞魄散。花无魂无言了。

  圣君摇了摇头,便举起令牌,要将广生凝的魂元吸进来。

  花无魂死死地捉住令牌,不住地摇头,哀求的目光望着圣君。

  “职责所在,还望花神切莫阻拦。”此话,可以见得,已经是圣君最后的耐心了。

  首页上前来扶开花无魂的双手,安慰道:“不如来世吧。”

  “不,我不要等来世。”花无魂甩开首页的手,从体内亮出那把别着魂花的钥匙,钥匙逐渐变大……

  “不好,快拦住他!”凝凝求助地大叫。

  于是几人纷纷帮忙,用了好些力气,仙光交汇之中,许久那钥匙才落在地上来。

  花无魂自杀不成,泪两行。他跪在地上,责问广生凝为何要拦住他,是不是不愿再与他一生作陪……

  凝凝蹲在花无魂身旁,强颜欢笑道:“你忘了你一身的抱负吗?若是你这般任性,又如何为天下生灵谋得福优呢?”

  “我不能没有你。”花无魂像个孩子。

  圣君道:“花神,这几千年来,你就是因为执念太深,太伤了他人,又伤了自己。”

  “凝凝,你记得不要喝桥上人发的汤水。”花无魂转念着急地说道。

  广生凝看了看圣君,圣君点了点头示意她按照自己想说的说吧。

  “嗯,我答应你,我一定不喝,来世我还来寻你。”

  花无魂捉不住广生凝的手,于是广生凝说完了珍重二字,便只能被圣君吸入了那净牌之中。

  花无魂不小了,他都是上万年岁数的人了,尽管在凝凝面前总是犯傻,似个孩子般心性。

  可是他又怎会不知,桥上的汤水,怎会由广生凝选饮还是不饮呢。

  只是他始终说服不了自己放下执念,情情切切,心想着,若是她饮了汤水,遗忘了情份,那不如他亲去寻她好了。

  花无魂趴在屋内凝凝的躯体上,脑中全是往日的时光。

  是与凝凝朝夕相伴的美好,又是与凝凝一同渡劫的苦楚,甚至是日日只伴于凝凝不会言语的躯体,可也至少存着一丝的希望的啊……

  花无魂从白昼,这样。

  到了夜晚,仍然这样。

  趴在凝凝的身躯去,一动不动。

  就连一向闭口不言的傲寒都忍受不住了,他扯起花无魂,冷冷地问道:“够了吗?”

  花无魂这才从颓废之中,渐渐清醒过来。他没有张口说些什么,只是默默地抱起凝凝,走到他们初次见面的魂花海中。

  月光之下,花无魂施法将凝凝的身体埋葬在了魂花海的芬芳泥土里。

  再施法扎了一束凝花,放置在前头。

  夜色当中,那束凝花,泛着微光……

  “走吧。”花无魂对几人说道。

  “皇叔,你已这样,还要去哪里啊?”花衷衷自是心疼花无魂的。

  “皇叔要受天庭的加封。”

  “可……”

  花无魂看了看天色,说道:“此时花星是夜,刚好抵达至天庭便是晨。”

  衷衷公主没有阻拦,反而送了他们到花星之外。

  临别时,还强行要面子地向首页说道:“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和你从来没喜欢过你。你别误会了啊。”

  首页笑了笑,只是说:“我知道。”

  只因衷衷公主是否喜欢过自己,对于自己来说都并不重要,那不如做些让别人下的来台的事情好了。

  首页封神速度之快,不仅得天庭上上下下所有仙神的赞美。

  连首鸿霆都附和说首页大有作为,只是在有人说起首页日后定能做个好父帝的时候,首鸿霆的脸下藏起了一丝不悦。

  父帝最是欣喜,不仅封得了冰神为冰耳神君,如今竟还封得了花上神为天庭的魂花上神。于是,他当即决定提前举办每年一度的,仙神盛宴:“榴宵圣宴”

  而首页,一向无视这些虚名,心中还是惦念着生气而走的亿魄。

  她(亿魄),在做什么呢?

  亿魄回到无魂山洞时,日日陪着白祎,白祎近日对她的训练更是狠了。

  但是亿魄竟然觉得幸好,幸好白祎没有萎靡不振又日日饮酒,至少还有心思传授法术于她。

  不过白祎最近鲜少露出什么情绪,除了教导她时,也寡言少语的。

  今日训练完了功法,白祎便冷漠地要给亿魄指派任务,丢给她一个发着青光的白色短笛,让她去凡间收够九个害人的妖精,再回无魂山。

  “师傅!”亿魄不想去,不是不想为天下行善,她是十分明白,白祎要支开她,一个人呆着。

  “怎么,你竟连师傅的话都不听了吗?”

  亿魄于是有些委屈地低头,只能应道:“是,师傅”

  “那还不快去?”

  亿魄嘟囔着嘴,随即收起短笛,心中嘀咕道:“谁让你是我师傅呢……”

  说话时她摸了摸虽系戴在脖项当中,但是从来都藏于衣裳内里的小天珠,突然喜上眉梢:“欸,对了,这么久没有探望过阿姐了,不如趁此机会,去瞧瞧她好了!”

  于是,这样想,她便这样做了,御起斩魄枝,飞行向前……

  :。:

看过《枯藤守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