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枯藤守约 > 第121章 前尘往事

第121章 前尘往事

  不得不说,嫉妒能激发女人的天性。

  亿魄回想起从天鲲星出来的那一次,犹醍醐灌顶:“三魂叶!”

  亿魄于是盘坐起来,嘴中念念有词,她是在催发三魂叶的功力……

  三魂叶猛然震颤了一下,叶子边上冒出细纤的根枝,爬满了全身,亿魄骤感酸痛不已……

  “噗!”亿魄突出一口鲜血来,她练得太着急了,没起作用不止,反而还被三魂叶噬伤。

  冷静。亿魄默念道,于是沉下心来。闭上眼睛,一点点地回想白祎教给她的所有有关结界的法理……

  瞬间,亿魄仿佛置身于一个黑夜之中,这夜里,风雨来袭,却被结界阻隔,这夜里,风雨来袭,却不得侵犯于她,只缘她身在一个透明玻璃罩当中……

  “结魂而固,此疆尔界,破结局,心中生,魂注力,魂助力,提气凝法~”

  心头所种的三魂叶,似听话的孩子一般,从心尖处钻出气体来……只见亿魄在这暗黑夜当中:双手轻轻环起,环住一道气体,运气琢圆。

  猛然一睁眼,一抬头,现实中的她也学会了借三魂叶之力,她运起这道气体向洞门推去,瞬间气体晕进结界之中,结界显成了黑色的玻璃罩。

  亿魄收气,走到洞门前小心翼翼地敲了敲这黑色的玻璃罩,这玻璃罩立刻碎希拉拉地落了一地……

  结界是白祎所设,她于是也感受到了,便飞而来,笑了笑道:“可以嘛,亿魄上仙~”

  “嘻嘻,过奖过奖……”

  “既然习得了拆结界的法术,出来了,那快去给为师做些美味佳肴吧,这几天,可我馋得紧了。”

  “师傅……”亿魄突然环抱住白祎的手臂,撒娇道:“要不您等我回来先吧,哈?”

  白祎不悦道:“你又要去哪里?丢下我这老婆子一个人看山护洞的,哼!早知道就让你跟着什么天罗汨罗的,修习个三五年不能出门的好了,看我把你给惯的,自由坏了!”

  “哎呀呀,师傅傅!徒儿,徒儿我是真有事!您就让我去嘛~”

  白祎白了亿魄一眼:“你这不争气的东西,是想去寻那有情郎吧?”

  亿魄嘟囔着嘴,埋怨道:“那臭首页估计这会都在花星上和什么什么公主你侬我侬了,徒儿,徒儿……”

  “什么?花星?你的意思是你要去花星?”白祎一下子变得不悦,说道:“去哪里都行,就花星不行!”

  “哎呀,干嘛啊师傅!”亿魄还在试图撒娇……

  “别说了,我说不行就是不行!”白祎丢下一句话,扭头便走,丝毫不打算给亿魄商量的机会……

  “师傅好奇怪啊……”亿魄愣在原地嘀咕道。

  让亿魄留在无魂山中,只会胡思乱想,如坐针毡……

  她不愿意忍,怕是一忍,便真的错过了。于是夜幕之时,她还是悄悄溜了出去。

  白祎不知道吗?她知道了。这时间难以言说的矛盾,无解。她叹道:“她,要比我勇敢得多……”

  白祎坐起身来,伸手,一坛酒便从地底下跑出来,自动自觉地钻到了她的手里。她看了酒坛一眼,酒的盖子便自动打开来。

  白祎豪气地拿着这一坛子酒,猛地举起往口中灌,眼神之中带着些许哀怨,看着这坛子酒,冷冷说道:“花星?呵呵……皆是无情寡幸之人罢了!”

  酒入肠,回忆爬上心头来……

  亿魄出了山,无魂山又枯靡下来……

  这无魂山中没有一份生气,能宽慰白祎此刻的伤怀。

  “你敢随便爱一个人吗?”彼时的白祎还是一头乌黑浓密的秀发长长及腰……

  男子的笑似繁花锦簇,问道:“有何不敢?”

  “那你……”白祎停顿了语气,突然拥着眼前的男子说道:“随便爱上我吧!”

  男子望向白祎的眼神,如那泛光的湖水,只见男子手一挥摆,布下了花阵,黄金色的花儿,形成密密麻麻的小屋一般……

  男子拥白祎入怀,唇稍启,低声道:“我爱你!”

  他们都忘情了,相拥而吻。

  温柔地,不用动手的神仙,只是施法将对方的衣物褪落。

  在花儿围绕之中,无人得见之时,瓜熟蒂落……

  想到此处时,白祎手中的酒坛被喝空了。没有任何自制力地,她又施法取来一坛,一坛又一坛的酒,直入心肠,可为何竟浇不灭她的忧愁。

  “包罗,我……爱上一个男子了!”彼时的一捷与白祎是如此好的朋友,于是在爱上一名男子时,第一个想到要与之分享。

  躺在花星王宫的一片金黄花海当中,白祎调侃道:“那你可有与他,双修?嘿嘿~”白祎说着,侧过身来,瞧了一眼满脸通红的一捷,继续嘲笑道:“看来……是双修喽?”

  一捷只是在笑。

  “真巧,我也爱上了一名男子,他生得好俊俏,笑起来似繁花锦簇一般~”

  “我们都不小了,都有心爱之人有何巧的!若是~爱上同一个人,那才巧呢!”

  白祎时而陷在回忆当中,时而回到现实当中来。

  再吞下一口烈酒,眼泪便淌了下来:“一语成谶,呵呵,一语成谶……”

  白祎这被情伤所练成的酒量,喝到这时也是醉了。

  白祎迈着迷迷糊糊地碎步,在这无魂山洞之中,跳起了舞来,还哼着彼时最爱与一捷同唱的“期情曲”。

  曲子是凡间的一名歌姬所谱,白祎与一捷曾下凡历练时在一歌坊中所听见。

  那是一名身着红衣的歌姬,她婀娜多姿地唱着:

  温润,如浅风渐至。

  细细,情丝绕绕。

  交刀剪碎痴情丝,

  丝碎,难取。

  狂澜风夜雨,

  君不见,

  魂却现。

  风止或不止,

  君不再问起。

  她舞动了许久,不知是舞跳得累了,还是酒喝得醉了,她闭上了双眼,泪珠挂在脸颊两侧……

  她睡着了,不知为何,抚摸着肚子,嘴角上,竟出现一抹笑来……

  这这夜里,亿魄不知白祎的痛楚,只是御着斩魄枝,在天上胡乱飞着……

  她不知花星之路从何而去。

  可倒也算幸运,碰到了一名黑夜之中御剑飞行的男子。

  “好眼熟!”亿魄飞上前去,突然在男子面前又惊又喜道:“傲寒!是你啊!”

  “七窍?”

  “你还是老样子嘛,冷冷淡淡的,这么多年不见,竟不觉得十分惊喜吗?”

  “夜里飞行,你要去办何事啊?”

  “去花星,你知道怎么走吗?”

  “那么巧,我也要去花星,不如我与你一同前行吧?”

  “好啊,太好了……”

  “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啦?”

  “没怎么样,受封做了个上仙~”

  “傲寒,你还真真是天赋异禀,勤苦修习啊……太厉害了!”

  :。:

看过《枯藤守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