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枯藤守约 > 第101章 诏书

第101章 诏书

  夜之中,中原王宫之中,宫墙楼宇之中,已有悄悄异动。

  只知挥霍享受的仲孙无求浑然不觉,仍在蕙质宫内与兰贵妃厮磨。

  兰贵妃时而攀在仲孙无求身上,时而用那纤纤细手在仲孙无求的身躯上不停游走,发出娇媚无比的笑声……

  仲孙无求被撩拨得心痒难忍,猛得将兰贵妃扑倒在地,兰贵妃立马装腔作势地发出怪慎:“好讨厌啊陛下,你弄疼奴家了!”(别的后宫嫔妃都称自己为臣妾,也只有兰贵妃总是在王上面前称自己为奴家。)

  “爱妃,你,你没事吧?都怪寡人一时着急~”仲孙无求的语气之中满是心疼。

  “陛下,奴家,奴家今夜想去您书房里,嗯……”

  “爱妃乖,寡人已经急不可耐了,就在这里好了,就在这里好了……”仲孙无求心急如焚,张开双臂便朝兰贵妃的脸上啃噬……

  兰贵妃轻轻推开仲孙无求,娇嗔道:“若是陛下不依奴家,那奴家今夜……也不愿依陛下!”

  “好吧好吧,寡人依你,全依你啊,你这个抓心挠肺的小妖精!”

  仲孙无求不喜坐步辇,又骑这侍卫往他的昭德宫处走去。

  抵达昭德宫的书房,兰贵妃又开始对仲孙无求玩起了欲拒还迎的把戏……

  两人正笑得欢呢……

  一侍卫突然着急忙慌地闯入房内,意识有所冲撞,便跪在地上不敢抬眼:“王上,不好了,国公,国公带着兵……噗!”话音未落,立马被兰贵妃一掌劈来,喷溅鲜血!

  “不知礼数的贱兵莽子!”前一秒还杀人不眨眼般冷血,下一秒立即变脸娇羞地抱住仲孙无求说道:“没看到奴家正和王上要办正事呢嘛!”

  仲孙上一秒还是懵眼愣神的,下一秒被兰贵妃抱住,便又忘却了烦恼,甚至连身旁躺着一具死尸都全然不顾,又开始与兰贵妃调起情来……

  士兵躺在地上,白眼翻翻,死不瞑目。

  “等等,爱妃,好像真有不对劲,你听……有脚步声重重叠叠的声音,好像……好像是正朝着这走来呢!”

  “哎呀陛下,良宵难得,不必理会旁的~”说罢兰贵妃伸手将仲孙无求的脸掰正,非要与他面对面的互视……

  两人互视无言之时,狼和忠的突然闯入让仲孙无求突然停下了所有动作,不知怎的,看狼和忠披甲戴盔的模样,他言语都变得结巴了起来:“国,国公深夜突临,为何不差人通传?”

  狼和忠冷哼一声,未拔出腰间所别的武器,只是举起,那仲孙无求便吓得腿软,他没有如此愚笨,大概也是能猜到个七八分了……

  “陛下,如你所见,这也许是老臣最后一次称呼您为陛下了!”狼和忠的笑,阴森冷血,令人毛骨悚然。

  仲孙无求伤情地望向兰贵妃,哀声控诉道:“是你?是你,方才一直在拖延时间?是你和他早就谋划好的一切?寡人曾后宫佳丽三千,如今独宠你一人,万千宠爱堆在你身上,对你千依百顺,可你,你背叛寡人?”

  “陛下,只要你写下传位诏书,父亲就会饶你一命的!到时候我就是中原大陆的公主,你依然体面尊贵,是为中原大陆的驸马的啊!”兰贵妃捉住仲孙无求的手,苦苦哀劝道。

  “想当面,我母妃排除异己,不择手段,为寡人争得这王位,没想到如今竟败在寡人的手中。”仲孙无求自知无力回天,说着便瘫坐在了冰凉的地上……

  “来人啊,笔墨伺候!”狼和忠话音一落,身旁的士兵立马从书房的桌上取来笔墨纸砚,置于仲孙无求面前。

  仲孙无求的眼泪不知是因为遭爱人背叛而流,还是因为无法回悔而流,啪嗒啪嗒地掉落在宣纸上。

  士兵见此状,又给更换了一张宣纸,继续在边上磨墨,另外一名则将毛笔直接塞在仲孙无求的手中。

  智义凑上前来,吹起了耳旁风:“国公,仲孙无求这是想要拖延时间,得赶紧让他写!”

  狼和忠立即拔刀恶狠狠地对仲孙无求威胁道:“赶紧写,不然现在就杀了你!”

  兰贵妃突然拦在仲孙无求面前,哀求道:“父亲,你答应过我,不会取他性命的!”

  “我怎么就生个你个胳膊外拐的傻蠢东西。”

  “父亲息怒,父亲稍等,我这就劝说他,保证把诏书写得体体面面的,呈给父亲!”兰贵妃突然变得着急忙慌地,开始苦苦劝说仲孙无求。

  仲孙无求是个怕死的,没有什么守住江山比命还贵的志气,于是便写好了诏书。

  智义将诏书拿起,认真地看了一遍,与狼和忠互递了个眼神,便开始对着众人读诏:“奉天承运,王上诏曰:寡人自登基以来,为王数载,日日勤政,夜夜难得好休眠,王体每况愈下!为民着想,故将王位授传,却苦于膝下无子。今有中原大陆国之国公狼和忠,文武兼备,勇义双全,战功赫赫,遂传位于中原大陆国国公、狼和忠!布告天下,咸使闻知。无求五年。”

  智义话音一落,外面一众侍兵,公公,甚至宫女皆齐齐跪下,对着狼和忠齐声高喊:“恭喜新王,贺喜新王!王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听着众人对自己一声声地唤着王上,狼和忠忍不住大笑开来:“我现在就要去议政殿的龙椅上坐着!”即使这里距离议政殿不远,他还是迫不及待地飞往议政殿,害得底下的侍卫们跟着跑,没能追上他的速度。

  狼和忠来到议政殿,欣赏着周遭的一切,众士兵抵达后,只见狼和忠皱着眉毛凝视着殿上的龙椅,他对着赶来的智义说道:“吩咐下去,把这张椅子给我换了,用最纯的黄金,打造一张长椅,上面不要雕龙刻凤,要雕一个恶狠狠的狼!让人一看到这个狼椅,便知道这是属于我狼和忠的位置!哈哈哈哈哈~”

  “是,陛下!明日下官便去置办!”

  “明日?不要明日,要现在,要立刻要马上!别管那工匠是否已睡沉,立马把他扯起来,没有什么事情比我的狼椅还要要紧的!”

  “陛下说得是,现下没有什么事情是能比这事要紧的,下官这就去办!”智义奉承着,便走出门口,只听到狼和忠在后头仍对着他喊道:“若是谁胆敢不从,杀无赦!”

  “遵命,陛下!”智义回过头来对着狼和忠行礼并说道。

  心想:我真是一分钟都不想瞧见他那副嘴脸了!他们怎么还没到啊?该不会有什么变故吧?

  :。:

看过《枯藤守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