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枯藤守约 > 第96章 仲孙良

第96章 仲孙良

  “贵妃娘娘,国公正在休息,恐怕不便打扰!”门外传来对话的声音……

  “若是耽误了我的大事,你担待得起吗?还不快给我让开!”

  亿魄眉头一皱,心想:不好,有人来了,若是在狼和忠梦醒之前我不能离开他的梦境,我便要困在里面等待他下次睡着才能出去了!

  于是亿魄挥手施法,从狼和忠的梦境中飞穿出去,又在这屋子正门的反方向穿墙逃出去,这样能防止被正门把守的士兵看到……

  出了狼和忠的寝屋,亿魄故意将衣裳上的一个纽扣掰开,再将头发捣乱,一路梨花带雨的成功光明正大地走出了端宇宫的大门。

  亿魄赶来方才藏匿宫女的地方和焦急等待在此处的小良汇合,正好瞧见那两名被他们交换穿着的宫女醒了过来,正悄悄地靠近小良,而小良却因背对着他们,没有被发现。

  说时已迟,亿魄一个飞身冲到两名宫女身后,双手同时各给了他们一击,两名宫女瞬间倒地。

  亿魄拍了拍手遗憾地对躺在地上的两名宫女说道:“你们也别怪我,看在我即将替天行道的份上!”

  “七窍姐,你都打探到什么消息了吗?在这等了你好久,可把我给担心坏了!”

  “傻小良,我法术高强,哪能有什么事啊?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小良喜笑颜开地讲道:“我就知道你会没事,快给我说说打探到的消息呗?”

  “事关重大,这里不便多说!”亿魄神秘地说完这一句,便带着小良往宫墙走去,边走还边说道:“不知道我们今天做的这些坏事什么时候就被发现了,法术也是有时效的,以防万一,咱们还是先出了王宫,再寻个能说话的地方吧!”

  两人穿出宫墙,亿魄第一时间竟是领着小良来到万家酒楼……

  幸好是在宫墙时便与今日那推粪车的衣服将衣物更换了过来,不然怕是又要受到路人异常的眼光了。

  小良现在万家酒楼门口,久久未挪动脚步,问道:“七窍姐,你确定……这吵吵嚷嚷的万家酒楼,是个能说话的地方?”

  “要不说你,就是穷惯了,不知道酒楼里有包间吗?咱们坐在包间里,既能品尝美味佳肴,又能议事谈话,岂不快哉?”

  亿魄看了看小良的模样,心想,你这衣衫,怕是又要受那万家酒楼小二的冷眼了。说着把他拉到角落,无人处,手一挥,小良立马换上了一套光鲜亮丽的装扮来!

  亿魄瞅着小良的模样,露出慈母般的笑容与目光:“可以啊,小良!瞧瞧你,如今都是个翩翩公子了,还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啊!”

  小良端详了一下亿魄给自己变换的衣物,挠了挠头困惑地问道:“七窍姐,你既然可以直接变换衣物,那在王宫时,你为何还要从他们的身上更换啊?”

  亿魄笑了笑说:“因为……好玩啊!”

  小良尴尬的说道:“那您的情趣……还真是高雅……”

  万家酒楼的小二安排两人坐在了一间明亮望江的包间里,之所以这个包间名为望江,只因为这里透过窗户刚好能望见京城中的那个最美江景,没错,就是亿魄与元泉情窦初开时的那一条江,那是中原京城中唯一的一条江。

  说忘记往事,是绝不可能的,如今再看到这一处江景,亿魄还是会想起往昔,那是江景美轮美奂,在江畔两人互生情愫……但时至今日,亿魄再看到这江景,却没有了刚被情所伤的那般隐痛与怨愤,而只是淡淡地道了一句:“今非昔比、物是人非、珍惜眼前人。”罢了。

  没一会儿,小二便上满了一桌子菜,和一壶好酒。

  亿魄吩咐了小二,没有她的使唤不必特意进来撤碟擦台的。

  往事涌上心头,却也丝毫没有影响亿魄品尝美食的心情,原来放下执念是如此快活的事情。

  “七窍姐,快给我说说,今日你都打探到了什么消息呗?我都快好奇得跳脚了!”

  亿魄毫无形象地边吃,边说道:“这事可不小,我跟你说了,你可别吓着啊!”

  “吓不吓的,您不是还得说嘛!”

  小良说得太有道理,竟让亿魄一时无法反驳。之间亿魄大饮了一口酒,发出惬意的生意,便开始讲起了今日进入了那狼和忠梦里的事情……

  当亿魄把事情讲完,看到眼前的小良嘴里叼着一口大鸡腿肉,呆滞了!

  还是在他眼前晃了好几回手,小良才回过神来,惊讶地说道:“七窍姐,您没骗我吧?”

  “我骗你做甚!”亿魄嘴里没有停,咽下了口中的食物,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记不记得你说过,行刑时,所有人都被砍头了,就你,怎么都砍不了,这才留了一条小命!”

  小良忙点头说道:“嗯嗯,记得记得!”

  “原来都是因为你身上早就被种有护盔衣,要知道被种护盔衣的就只有中原大陆的国王!你知道,这证明什么吗?这就证明啊,这王位本来就是你的!而如今在皇位上坐着的仲孙无求,很有可能,就是为了抢你的王位,又杀不死你,才会将你逐出宫外!”

  “王位……国王?”小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是姓仲孙的。

  “没错,你的名字就是仲孙良!”

  “仲孙良,王小良。仲孙良,王小良。”小良嘀嘀咕咕地倒像是点醒了亿魄一般。

  亿魄灵光一闪,激动得拍了拍桌台,跳起来说:“给你取名叫王小良的是何人?”

  “那是我刚懂事,只记得是婆婆养育着我,她在宋府里做煮饭老妈子,别人都叫她刘妈子,我喊她婆婆!”

  “太好了小良,我估计这个婆婆她是个知情人,不然她怎么会给你取个名字叫小良,这么巧你的真名又叫做仲孙良呢?等我们救出孩童,我们就去寻她,让她把所有真相都告诉我们!”

  小良突然神色悲伤地说道:“可我刚懂事没多久,婆婆便去世了,不然我也不会流落街头成了乞丐……”

  “对不起啊小良,姐姐给你道歉,我不是故意提起你的伤心事的。”失去亲人的伤痛,她懂,她明白,她感同身受,她甚至觉得她比小良要幸运得多了,至少上天还给她留了个阿姐不是吗?

  :。:

看过《枯藤守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