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枯藤守约 > 第49章 龙宫之变

第49章 龙宫之变

  龙王竟吐出了一大口的黑血!

  东海元越吓坏了,对着侍女喊道:“你,快去请御医!你,快去叫我母后和二皇兄。快!快!快!”他那刚消散的愁容,瞬间又爬到脸上来,泪水也跟着流了出来……

  御医正在给东海锦角看病,而东海元越这时却往外跑了起来。在门口撞见了过来的王后,王后拦住了他问道:“越儿,你这是要去哪里?”

  “母后,我要去医术星请医仙!”

  “胡闹,给我回去!”王后说着一把将元越推回殿里。

  可元越不管王后怎么说,硬是要往外冲,还说道:“我不管父王怎么想,也不想管东海的什么里子面子,我只想要我的父王,我只想要我的父亲!”

  “捉住他!”

  只见二皇子东海元卓立刻上手,死死地将元越的手反扣过来。

  元越还在挣扎着,想要挣脱开皇兄的锢锁然后一把飞向医术星中请来医仙。

  哪知,被王后一个巴掌拍了下来。

  元越愣住了,瞬间定了下来。

  “东海元越,你平日里骄纵任性也就罢了,此时此刻你要以大局为重,你可知母后的意思?”

  “王后,龙王,龙王……”此时御医走到王后面前说道。

  “龙王怎么样了?快说!”王后表面上严肃认真,可其实是给御医递了个眼色。

  “龙王还剩最后一口气了!”

  “没有办法了吗?”

  “恕老臣无能……”

  “父王,父王!”听到这话,元越又发起狂来,不停地要挣脱。

  只见王后扬起手来,又给了他一巴掌。

  可这巴掌并没有让元越定下来,于是王后又连扇了元越好几巴掌。

  元越才被打得定了下来。

  见这元越定了下来,而自己箍着这泼龙也有些累了,元卓便放开了手来。

  元越无力地跪在地上,跪爬到了龙王跟前。龙王缓缓地握住了元越的手,嘴里仿佛在说着些什么,元越便凑上前去想要听个仔细。

  “元,泉。”龙王说完这两个字,竟没再出声。

  元越意识到不对,伸手在龙王的鼻上试了试。龙王没气了,元越难以接受地悲伤起来。

  此时东海锦角,渐渐地化作了龙身,躺在他的寝殿里,一个声音都再也发不出来。

  龙王断了气,化回了本身,是没了。

  王后的脸色凝重地走到龙王的跟前,轻轻地轻轻地,一遍一遍地抚摸着他的龙身。然后缓缓地将头靠在床上、靠在龙王的跟前。她的泪水从眼中滴出来,心情却是复杂不堪的。

  她自问,她是爱龙王的。

  可他呢?

  不用问,他自是爱的另有其人。

  于是,她又是恨龙王的。

  她泪流满面地,把手伸进龙王的身体底下,在自己的手中变出一张金黄色的,绣着龙鳞纹的绸缎样式的布、打开它,又看了一遍上面的内容说道:“龙王说,他陨后,传位二皇子东海元卓!”

  别说在座的大臣对不肯置信,就连她自己亲生的儿子,三皇子都不信啊。东海元越冲上上去,一把抢过王后手中的缎绸,看了看上上面的内容,确实写着要传位于东海元卓。

  元越懵了,在原地站着说不出话来。

  此时,一只八爪鱼身的大臣指着王后的说道:“你这贼后,我东海龙宫早立有太子,你竟这般猖狂夺位,你当天上天下,你当这四海之内,众仙都是傻子吗?”

  “本后手中拿的绸缎,是龙王的贴身衣物面料,龙王当着我的面,立下了这手谕。岂容你在这里妄议真假?”

  “你,你,你!!!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八爪鱼大臣越说越激烈起来,瞧着这模样是要和王后死磕到底了:“噗……”八爪鱼突然口喷黑血。

  顺着它的身体看过去,竟是被人一剑刺穿了身体,再看这持剑刺穿八爪鱼大臣的人,竟是东海元卓。

  王后忽地站起身来,眼神恶狠狠地看着在场的众人说道:“还有谁,有不服!”

  元卓拔出剑,八爪鱼大臣立刻躺到在地。剑上还沾着黑血,元卓拿着剑绕着众大臣走了一圈示威:“不服者,下场同它!”

  这下龙宫的大臣们,虽有不服却也无奈地不敢出声。

  元越从未见过这个模样的王后和皇兄,吓得有些癫狂地要往外逃去……

  “拦住他!”

  元越被来到门口的兵将拦住。

  “越儿,不留在龙宫给你的父王送丧,这是要去哪里?”

  “我要去天鲲星请大皇兄来给父王送丧。”

  “学术星上自有结界,岂是你想进便能进的?更何况,没有特赦,岂不是害你大皇兄擅逃?越儿乖,待你大皇兄学成自然会回东海。”

  “父王,父王临走前叫了,叫了大皇兄的名字,他的意思,意思就是……”元越心里明白,父王是想说让元泉回来继承龙王之位。

  可怜的元越,他的母后料到他的意思,又一巴掌拍打在他脸上,说道:“三皇子东海元越痛失父王,神志不清,胡言乱语,来人啊!送他回他的善德宫(三皇子所住的宫殿)中,好好看护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不得踏出善德宫半步!”

  “是。”

  “放开我!放开我!!!”元越被几个兵将抓住,就往善德宫方向拖走。

  “俗话说,国不可一日无君,众臣听令,龙王已陨,新龙王东海元卓立即即位!”

  “龙族历来有不可破之规,龙王陨后必须守丧满十五日,方可操办喜之礼,如今龙王已陨,新龙王即位大典不可马虎,也是为喜事,切不可操之过急,落人口舌,以后怕是……”说话的是玉龟丞相。

  哼,这老不死的玉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打的拖延的主意。也罢,若是做得太难看,也只会影响我儿。既然是要坐这龙王之位,那便要坐得稳稳的才好!王后假意温和了起来,说道:“玉龟丞相说得有理,是本后操之过急了!”

  “龙王东海锦角,陨!”东海龙宫内荡漾着龙宫礼官(三头虾)的声音,听到这声音的皆跪了下来。

  囚蚌内的蓝珠儿亦听到了这个声音,她虽失了心智,可不知道为何,心中悲允不已,她开始不停地敲打着囚蚌。

  三头虾礼官传音东海龙宫后,一群小兵抬了个十分巨长的晶莹剔透的龙棺来。

  礼官施法将龙王缓缓地送入龙棺内……

  :。:

看过《枯藤守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