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枯藤守约 > 第31章 确定心意

第31章 确定心意

  屋内,是倪月升为亿魄敷的药。将药倒于伤口处,伤口反而更疼了。倪月升像哄小孩一般,叫七窍不如吃个糖吧,会舒服一点。

  亿魄打开手中紧握的一小袋清玉梅子,往嘴里送了一颗,哪知梅子初口感竟是又酸又涩的。这下可把她折磨得口中酸涩,手中疼痛的。不过伤口处疼痛一阵之后,好了许多,嘴里的梅子后味也微凉可口……

  与月升分享了梅子,月升开心地与亿魄说着什么。可亿魄早已走神,因是梅子的后味让她回想起儿时最爱吃的冰果酱,冰凉可口与微凉可口的梅子味道极其相似……

  沉默了很久,她突然往外走去……

  “七窍,你去哪里啊,你手上还有伤呢?”月升在后面追问着。

  “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不碍事的。”亿魄回答着对她关心备至的月升。

  今夜的月,格外地光亮,可依然没法把亿魄的心情照得明晃晃的。心中有事的人,走得很慢,可自己却是浑然不觉的。明明是走了很久,可当亿魄抬起头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托星树林中时,她竟在心中叹道:未免有些快了!

  她想起今日课上所习,便开始练习着往上空飞起。许是四下无人,方平心静气,亿魄飞行术运得愈发地轻松起来。

  她落在一棵颇高的托星树上,背靠着树干,坐在枝叉中,往事又萦绕在心头。她看着月亮,在亿藤结中所发生的事情,竟在这月中上演了起来:一会是偷吃冰果酱的两姐妹,一会是一家四口在一起时的有说有笑,一会是第一次发现三魂树会说话的趣事……想到这里,亿魄不自觉地摘了一张叶子、含在嘴瓣吹着动人曲子。这首《最是忆》,原先在中原京城街头卖艺时候,亿魄曾唱过,她说最喜欢里面的一段词:

  风吹不平眉头,

  日晒不干心稠。

  彼等天伦乐悠悠,

  哽在心头很是羡。

  乡啊,故啊……

  最是忆。

  眼泪在回忆之中忍不住从亿魄的眼里流了出来,而此时突然出现一个身影坐在了她身旁,她连忙擦了擦脸上的泪迹。

  “你怎么会出现?”

  “心情好,出来晃荡,顺着曲音来到这。”

  “嗯。”被元泉瞧见了自己这副模样,亿魄多少是有些难为情的。

  “想家了?”

  “我本无家,何以念之。”她没打算将身世托与他知晓。

  “我是东海龙宫的太子。”

  “啊?”事实上她一直都知道,她只是惊讶于他为什么会突然说出来。

  “很震惊吗?”

  “嗯,有点”不知怎的,一个小谎让亿魄紧张地搓着手中的树叶。

  “可我的母亲,和我的母后却不是同一个人。”

  “啊?”这个亿魄确是不知道的了。

  “我母亲,是人鱼,有着冠绝四海的美貌。凡间有一种道士,专靠捕来人鱼,取其心肺炼制丹药,令自己增加修为,早日飞仙。父王就是在一个这样的道士手中救下了母亲,然后相识相恋……”

  “那你的母亲,最后怎么没能成为你的母后?”

  “父王和北海肆本是亲密无间的好友,但北海肆也爱上了我的母亲。北海肆为了夺爱,多次与我父王交手。最狠的一次,北海肆竟将噬龙散下在牡蛎中毒害父王。”

  “北海肆是谁?”

  “现在的北海龙王。”

  “他毒了你父王,现竟还能做龙王?”

  “他当时假意要和我父王重修友情,骗得我母亲亲手为他送牡蛎。母亲为了救父王,远去医术星求药,医术星中的医神告知母亲,父王唯有服用人鱼的鱼晶才能保命。没有鱼晶的人鱼,就等同一个人类失了心智。”

  “不用说,你母亲一定选择失去心智,用鱼晶保你父王一命。”亿魄心生感激地叹说道。

  “不错,不仅如此,母亲失去鱼晶之前还恳求北海肆只要从此不再伤害父王,她愿意承担毒害龙族的责罚。念在母亲牺牲了鱼晶的份上,父帝罚母亲永世不得上岸。”

  “所以你父王身为王族,是绝不可能娶一个戴罪的人鱼的。”

  “是啊,生在王族,太多无可奈何。哪怕当时,母亲已经怀了我……祖父王为了让我有个名份,硬是逼着父王娶了母后。而我母亲失去了鱼晶,没有了智力,生完了我,便只能被关在囚蚌里。”

  “那你的母后,她对你好吗?”

  “母后,她可能不太希望我当东海龙王的太子,于是从小就对我诸多挑剔。可正是因为她的挑剔,我才越是奋发。”

  “至少你还是父母具在的,别太难过了。”亿魄看着元泉的愁容安慰着说道。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我只想争气,变得优秀,变得无可挑剔。虽然母亲不能与我交流,但是我每一次站在囚蚌外,母亲都似乎感应到了一般,温柔地摸着囚蚌的蚌壳。”元泉想到母亲在囚蚌中的模样,眼睛有些湿润:“七窍,之前我让你有什么问我的,你便问吧。你说,我想说的时候便会说。”

  “那,你怎么突然就想起和我说这些了?”亿魄小心地问着,因为怕说错了什么话,会让元泉变得更难过。

  “不是突然,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时机告诉你。我想过了,若是决定了是那个人,我必是要把我的身世讲与她知的。”

  “决定了,是那个人?”亿魄抬起头看着元泉真挚的双眼,心中有些慌乱地想着:“意思,是,我就是那个人吗?他对我如此毫无保留,可我却始终不敢将身世话与他知。”

  “七窍没有应答,是我说得太隐晦了吗?还是,她明明听懂了,却不想回应我?或者我应该给她一些时间?”元泉因无法确定亿魄的心,心里忐忑地想着……

  “好。”她觉得她可以确定,她是喜欢元泉的。

  “好,吗?”元泉几乎兴奋得跳了起来,但又忍不住想再次地确认。

  “太晚了,我先回去了,免得明日起不来。”幸好是黑夜里,元泉看不清亿魄已经羞红的脸,亿魄紧张地在枝上站了起来,便往一居女阁方向飞走。

  此时的元泉像个小孩般,高兴得手舞足蹈,他要是再剧烈一点,都怕是要从这树上掉下去。

  亿魄在元泉看不到的地方,甜融融地笑了……

  :。:

看过《枯藤守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