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黄山修道士 > 第108章:教徒弟是个烦心事

第108章:教徒弟是个烦心事

  “你怎么连个手指头都捏不会?!”

  黄山上,杨希第五十六次对着痛斥赵之亮出声,语气里是十足的恨铁不成钢。

  老朋友的后代怎么会出来这么个智障!

  赵之亮很委屈,“翘手指是人家的本能,我又不是硬邦邦的臭男人……”

  “你还有脸给我说本能!”杨希气恼的背手走来走去,指着赵之亮就骂,“感情兰花指才是你的本体对吧!”

  收下赵之亮这个奇葩之后,杨老鬼对他的教导也算尽心尽力了——虽说在修行《天地阴阳大同书》方面他不能做个引路人,可帮助赵之亮引气入体步入先天还是可以的。

  然后教了段日子,好不容易让他学会把天地灵气勾搭进身体里了,杨希便琢磨着教他点简单的小法术,方便防身和打架……

  结果呢!

  每到捏法诀的时候,这人总会翘个兰花指出来,法术刚刚成型还没释放呢,就被赵之亮自己搞了破坏。

  “我两辈子都没碰见过你这种人……”

  杨老鬼心痛啊。

  他上辈子收的那些徒弟一个比一个听话,天赋也好,哪里像赵之亮这种能把师父给活活气死的!

  也许是在年轻人身上复活的缘故,也可能有因为修为不高,让他的命格影响自身过深的原因在,杨希这辈子的脾气根本就比不上曾经雍容大气的地仙尊者。

  火金相冲,再加上修炼了雷法,他一碰上头疼的事儿总忍不住跳脚。

  “你怎么知道自己上辈子没碰到过……”赵之亮小声的嘀咕。

  杨希算是服气他了,长叹一声,“罢了罢了,你总归是我徒弟……”

  “话说你喜欢女装,涂脂抹粉,说话娇里娇气的,我都忍了,怎么做事还跟个蛇精一样扭?”

  “这样才能显出人家的身材好看啊!”赵之亮回答的理直气壮,结果又把杨老鬼给气笑了。

  “嘿!你想的还挺美啊!”他对赵之亮说道,“反正我就告诉你,早点学会你就能早点成先天,早点变成先天,你就能早点修炼那个道法,不然的话……哼!”

  他拂袖而走,扔下打坐在原地的赵之亮,“好好想着吧!”

  转去宠物们闭关沉睡的地方,杨希去见了见小八和苟福来夫妇。

  这三个仍旧是一副睡得死沉的模样,只是身体却在睡着的时候变化了许多。

  小八从一条巴掌大的小蛇膨胀到了成人的腿长,也有了跟男人拳头差不多的粗壮腰围,身上的鳞片褪下来不少,都散落在周围,仍旧漆黑发亮,看着像钢铁铸就的一般。

  而苟福来跟苟元盖的变化倒没这么厉害,体型只是涨了一两倍,但云豹作为最小号的豹子,它俩就算添了一号,也就跟金钱豹差不多。

  除了体型变了之外,两头大猫的皮毛颜色也由黑灰色逐渐的转为暗金,即便在黑暗之中,也能看出点点的闪光。

  尤其是那几对爪子,更是狰狞。

  杨希估摸着要是等它俩醒过来后再去挠人,就算对方穿着防护服,一爪子也能把人脑袋削下来。

  在道观内溜达了一圈,杨希自个儿打坐了一会,又把赵之亮喊过来,“你现在想明白了吗?”

  “想明白了!”赵之亮抽抽搭搭的回道,抬手擦了一下脸。

  “那你怎么还翘着小拇指?”杨希指着他,眼睛盯着那反光的指甲片。

  “习惯了……”

  “真是没得说你!”杨老鬼拍拍桌子,让赵之亮再给他演示一遍如何捏法诀。

  赵之亮前面几次还容易出错,可估计心里也是发了狠,变性的诱惑总归比“显示身段”要大,没多久就做的越来越流畅。

  他身上本来就有练掌的基础,手上功夫只要克服了兰花指这毛病,自然是轻松上段。

  “你那掌法还在练?”见着赵之亮把自己教给他的几个法诀捏的熟了,杨老鬼便开口问道。

  “最近没有,出了点问题。”

  赵之亮这几天见识了杨希的本事,当然不会再感觉良好的以为对方惦记自家的祖传宝贝,就把心里关于练掌时产生的疑惑一股脑的对他说了。

  比如最近练着练着总会觉得后继无力,身体发虚,一套掌法打下来,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行云流水,酣畅淋漓。

  杨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你有这样的疑惑,是很正常的。”

  “你家的那套掌法本来就不是很好的东西,能流传下来完全是靠运气,期间有点缺损是自然……你有空把掌谱给我默写出来,我给你改改,补完了它。”

  杨希当然对于补全一份掌法还是很有信心的,要是这点本事都没有,他也别修道了。

  “你那掌法还是有点能耐的,练好了打个刚刚升入先天境界的也行……不过对我就算了!”

  瞧着赵之亮跃跃欲试的眼神,杨希毫不客气的打击他,“先天跟先天也是有差距的,你要是想找为师这样水准的交手,没多久我就能在村口给你摆一桌了!”

  “好好练着,不准偷懒!”瞪了赵之亮一眼,杨希严厉说道。

  而在高卢国的某间别墅内,被阿德里安请来的各国修士也听完了这位先天大法师的解释。

  松岛一郎首先用岛国人著名的颜艺喊了出来,“考瓦伊!”

  前头受了重伤的金元盛躺在沙发上,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张守一等人脸上也忍不住的悚然,默契的对视几眼,最后对着阿德里安问道,“大师能否保证,刚才说的都是真话?”

  那种事情要是拿出来造谣恐吓,可是要引起国家间的矛盾的!

  阿德里安眼神深邃,面色十分严肃,“我可以用自己的名义发誓,我已经把预言到的事件全都转述给了你们!”

  “我用占星术看到,你们几位的身上都笼罩着一层可怕的血雾,即便是来到这里各国政要,也不能例外!”

  特安局的分析果然没错,阿德里安的确是一位有幸得到了占卜师传承的先天。

  当年他从一卷破旧的羊皮纸里面发现了夹在其中的占星师笔记,好奇之下便按照笔记上说的修炼,最后竟然在不知不觉的时候,踏上了修士之路,成为了世界上的第二位先天。

  高卢国把他当成宝,可阿德里安对自己的情况还是很清楚的——一个爱好和平了几十年的老头子,又是个不通武力的占卜师,除了用身份显摆一下外,毫无作用。

  所以当阿德里安前几天日常动用能力去占星,却看到了那样一副恶劣的场景时,这才慌张的让人喊来了张守一他们。

  “怕什么!”伊万洛夫猛地站起,抖着自己足以让女性羞愧的胸肌,高呼乌拉,“只要那些人敢过来,我就让他们尝尝我的天马流星拳!”

  他举起拳头一挥,直接把面前的红木茶几给打成了两截。

看过《黄山修道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