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黄山修道士 > 第100章:新年新气象(1)

第100章:新年新气象(1)

  除夕的那一天起了整晚的风,同时还下了一场瓢泼大雨。

  早就被这诡异的气候吓坏了的人们立马就失去了庆祝新年的心思,担忧的看着窗外,生怕这风雨之后,又来一次更大的灾难。

  政府的各个部门也严阵以待,只要哪里有危险的征兆,他们就立马赶过去,尤其是长江的中下游,要是暴雨再持续的久一点,绝对会引起洪水的爆发!

  不过还好,各方各处的人提心吊胆了半个晚上,等到午夜子时的时候,空中突然闪过一道巨大的雷电,劈开雨幕和风帘,照亮了整个天际。

  闪电很亮,雷声很大,那强大的震感,让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身体也跟着抖了抖,万生万物都匍匐于在这道雷霆的神威之下,无一不颤栗。

  而对于那些已经完成引气入体的修道士来说,这道惊雷就像是一声报时的洪钟,就像是一个开启新世界的钥匙——在此之后,天地不同。

  他们不约而同的停下手里面的事情,体内或是微弱或是强大的灵力躁动着,不受控制的疯狂一阵才停歇下来。

  这世界变了。

  没有理由,这个念头就从所有的修道士心底生了出来,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不论南北半球,大家的眼前仿佛出现了这样一副画面——

  一条滔天的巨浪席卷上天,再重重拍下,把天和地都吞入了自己口里。

  但是普通人当然不会了解这些人心里的惊恐和慌张,他们只知道在响起了一道前所未见的,近乎神迹的雷霆之后,风雨就停止了。

  甚至于弥漫了整个北半球三月之久的大暴雪也彻底不再落下,天上的乌云散开,露出弯月的一角。

  还有满天的星光。

  在南半球,已经被高温大旱折磨的失去活下去动力的人忽然感觉脸上一凉,头发也被吹动,宽大到随便一扯就能掉下来的裤衩都动了起来,某些不可言说的地方传来了凉飕飕的感觉。

  起风了。

  还真他令堂的风吹蛋蛋凉!

  而在日照市的廉租房里面,孙富也高兴的拿着张纸推开了房门,嘴角的笑合都合不拢。

  “儿子!”

  他激动的把孙长亮喊出来,把纸一把拍到桌子上让他看,“你的学籍办下来了!”

  “你以后就能在日照上初中了!”

  孙长亮听了也觉得开心至极,捧着那张薄薄的纸片看了起来,瞅瞅拿几行字,又瞅瞅右下角盖的公章,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了。

  其实他们父子迁到日照是很匆忙的,基本上就是随大流,哪里能过日子就去哪里,等政府分了房子,证件什么的还没配套上呢!

  而到了日照之后,孙富忙着到处找活干,政府也要组织救灾,学校学生的事儿一直没个通知,只让适龄小孩好好待家里别乱跑。

  孙长亮这心里也就一直悬着,生怕等雪化了,过完年该开学了,他这学籍还没办下来,没学校收他,以后也不好上高中和考大学。

  现在好了,虽然才大年初二,可政府并没有放假,还是抽了点人手来做事的,尤其是救灾迁移人口方面的善后事宜,更是要求尽早搞定。

  像孙长亮这种情况,不算难事,孙富去找了居委会的热心大妈,人家牵桥搭线的也就给帮着办下来了。

  特殊时期一切从简,孙家人又是迁移过来的受灾群众,自然可以给点方便。

  “今天还有街道办的联系我,说是介绍我去政府的一个工地打工,一个月三千五,包吃包住,活也是很简单的那种……”

  孙富搓了搓手,浑浊的眼里透出点光,总算是对未来有了点憧憬。

  “这过完了年,日子终于松快点了……肯定是你奶跟你妈在天上看着,保佑着咱们呢!”

  孙富抹去眼角渗出的眼泪,看向墙上挂着的照片——在相框里,他婆娘和他的老母亲,还是笑得满脸的风霜和褶皱,眉眼弯弯的。

  而在岳阳市,赵之亮正在收拾东西,把平常心疼到发慌的各种昂贵化妆品手法粗暴的扔到化妆袋里面,然后又去折衣服。

  这才大年初二啊,他在这家里就过不下去了!

  他爸就堵在房间门口,脸上怒气未消,指着赵之亮破口大骂,“你今天要是真出了这门,你就不是我儿子!”

  “你这说的都是什么话……”赵之亮的母亲惊慌的拦在丈夫前面,给这对父子劝架。

  结果赵之亮一撩自己那头大波浪卷发,露出浓妆艳抹的半张脸,冷眼瞧着他爸,“我本来就不是你儿子!”

  这句话一出口,赵之亮爸妈的脸都绿了,还好他后面又接了一句,“我是你女儿啊!”

  “你给我再说一遍?你还真当自己是个女的了?!”他爸气的手抖,想到处找个顺手的东西去打赵之亮,结果没能找到,一时情急,抄起鞋子就扔了过去,“不要脸的东西!”

  “你就要脸了?”赵之亮也爆发了,掐着腰手捏兰花指跟他老子对骂,“当初把我当精神病送精神病院的不是你吗?!”

  “我现在独立出来了,好不容易搬到了这里,还被你们追过来管教……到底是谁不占理啊!”

  “别吵了,这大过年的,你们父子之间……”他妈努力的安抚着两人,企图让他俩各退一步,都消消气。

  “我哪有打扮成这样的儿子?”赵之亮他爸捧心喊痛,眼泪都往肚子里流啊。

  赵之亮小时候还是挺正常的一个孩子,结果打十三四岁生理觉醒的时候,却突然告诉他跟他老婆,说什么自己不要做男人了,他天生应该是个姑娘才对。

  他爸他妈起初还当他是在开玩笑,结果没几天,就瞅着赵之亮脱了裤子,给自己套上了不知道打哪儿弄来的小碎花裙,裆下清凉的跑去跟小女孩子混了。

  这谁顶得住啊!

  他爸当场就差点脑溢血晕过去了,把赵之亮扯回家先揍了一顿,最后才进行了父子沟通。

  他本来以为自己儿子是叛逆中二呢,结果呢,却是个性别认知障碍,死活就把自己当女的,他胯下那坨肉直接就被无视了。

  一直折腾了两三年,等赵之亮开始学着别人化妆的时候,他爸又恼火了。

  平时在家里女装也就算了,反正有人拦着不怎么出去丢人,可现在还想装女的出去骗男的,而且那鬼画符一样的妆容……

  按下自家老婆的反对,赵父强硬的把赵之亮送精神病院里接受了“贫下中农再教育”,强迫这人洗心革面了才把他接出来。

  赵之亮受了罪,晓得自己年纪小是对抗不了他爸的,只能忍痛扔掉了他心爱的裙子和假发,安分了几年。

  现在他独立了,有自己的工作和金钱来源了,岳阳又距离他老家挺远的,于是没人管制的赵之亮重新放飞了自我,甚至情况还更严重——天天打扮着出去吓人,整座岳阳城都知道晚上有个超丑的“女鬼”会出没,人心惶惶的,犯罪的都少了。

看过《黄山修道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