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黄山修道士 > 第90章:张守一

第90章:张守一

  政府专门拨给道门那些青年才俊修行的基地内。

  张守一结束了一天的打坐,站起来微微活动下手脚,感受着身体里面缓缓流动的灵力,脸上露出笑容。

  今天修炼的效率比往常要好一点,只要再坚持几个月,他绝对可以成为先天!

  推开房门,张守一走了出去。

  “师兄,你出来啦?”守在门口的正一教弟子一见他的身影,立马高兴的迎了过来,“恭喜师兄出关,你的实力又上去了!”

  此时张守一身上还带着没有散去的清灵之气,目光灼灼,气度卓绝,一看就能知道他不是个普通人。

  这弟子一瞧,就晓得对方又有了新的突破。

  “同喜!”张守一客气的笑道,也对着他一拱手,“有劳师弟在我闭关时为我护法了。”

  “这算什么?只要师兄你最先进入先天,我们就能把那些全真教的给压下去了!”这弟子兴奋的摆手,不敢受张守一的礼。

  “到那个时候,你肯定可以成为道院的主持……那些吃素吃傻了的,哪里能跟我们作对?”

  张守一闻言,也不回话,仍旧保持着得体的微笑看着对方。

  政府早在把他们聚起来集体修行的时候,就放出了鱼饵——在有人成为先天之后,他们就可以恢复人身自由,从基地里搬去国家特意修建的道院之内,而且那位成就先天的道士,也会直接接任道院主持,统管其他人,政府也会加大对他的培养。

  这个承诺如同吊在驴子前面的胡萝卜一样,勾着他们这些道人不停的修炼,以图成为道院主持,掌握更多的资源。

  除此之外,基地内正一和全真两派的划分更加明显。

  人虽然是社会人,可当他脱离自身所习惯的环境来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就容易引起各种不适应,从而会选择和自己熟悉的人一起抱团,排斥陌生同伴。

  于是各种圈子就此形成。

  而基地内的情况更容易让人明白——你是正一派的,我是全真教的,咱们从几百年前就在打架扯犊子,今天就算被人凑一块了,也尿不到一个壶里面去!

  自打这群道士被送来基地的第一天,大家都心有灵犀的分成了两波人。

  正一的尊龙虎山最出色的弟子张守一为老大,而全真则是以龙门弟子赵元朗为首。

  即便双方见面仍旧是客客气气,你挑水来我织布的,可气场完全合不来。

  张守一和赵元朗都是极有天赋的修道士,在无人指点,只能看着老旧古籍学会“引气入体”的情况下,还能一路朝着先天发起冲击,可见他俩的能力。

  只是可惜,由于立场不同,即便他们都是天才,也不能在此时坐而论道了。

  “下午了,也该是吃晚饭的时候了。”张守一侧耳倾听了一阵这弟子的抱怨,然后才打断了他。

  “对对对!师兄你刚出关,自然是饿的!”弟子恍然大悟,跟着张守一往食堂那里走去。

  只是在走的时候,他也没忘跟张守一讲讲这两天的事,“政府又派人来了,问我们到几时才能出个先天……还有大兴安岭的那个怪圈,听说黄山上的那位亲自出手,把受困的一千多人都带了出来。”

  张守一默默听着,记在心下。

  在路上的时候张守一还遇见了赵元朗,他身后也跟着几个蓝袍子的年轻道人。

  “张道友。”赵元朗并没有像其他全真弟子一样,对张守一抱有防备和敌意,反而最先朝他打了声招呼。

  张守一同样还礼。

  然后进了食堂,很多道人已经吃完了晚饭,回房做晚课了,其余的正一弟子见了张守一,纷纷热情的涌上来,恭贺他出关。

  “我道门讲究的是清修,他们正一的就喜欢搞排场……”

  某个全真教的道人看不下去,低声讽刺。

  “师弟,收声。”安静喝粥的赵元朗说道,“既然是清修,那么他人之事,与我何干?”

  道人于是闭了嘴,继续低头啃小白菜。

  另一边,张守一散开了围着的人,坐在了自己的饭盆面前。

  还是像以前一样清淡的伙食,只是从一点荤腥也没有变成了终于有几片肉了。

  话说要不是当初张守一主动请缨去见了政府安排在基地的主管,说明两派差别,最后让食堂出现了肉食,挽救了某些喜欢吃荤的道士,他在正一的声望也不会一下子飞涨。

  所以说,要想抓住别人的心,得先抓住别人的胃。

  飞快又不失风度的吃完了饭菜,张守一便在基地内走走,算是消食了。

  他眼睛随意的从基地的各种建筑上划过。

  政府对于他们这些道士还是很重视的,即便一个临时的基地也花了很大功夫去做整修,建的古色古香,让人住的心旷神怡。

  “只是衣食住行再好,也不过是被人养着的宠物罢了……”

  张守一突然叹了口气,在心里默默想到。

  在离开龙虎山来到这里之前,老天师就特意找他去谈了次话,直言政府和道门的关系。

  现代社会发展这么多年,政府的影响力早就分布到了方方面面,道门若是想要乘着灵气复苏这股大风起飞,也是绕不开它的。

  而且以华国官方的强势态度,显而易见的是想把道门控制在手里,以防他们这些“超能力者”祸害到大部分普通人的利益,同时也要道门为他们做服务。

  张守一本来以为老天师说的虽然有理,但距离整个道门还是很遥远的东西——道士们才重新开始自己的修炼呢,要想从政府的手心里翻出来,那是白日做梦!

  再者年轻一辈也受过新时代的思想教育,没几个人会无缘无故想着反社会,若是有能力,做点造福社会的也是好事。

  只是来了以后,张守一才发现,自己不当回事的,政府方面却已经在未雨绸缪了。

  张守一不是傻子,道门两派的对立,是谁在背后做幕后推手,他是可以猜出来的,而在基地的这段日子,也让他觉得自己跟个金丝雀一样,虽然能飞会跳,却也被锁在了鸟笼里面。

  政府也不是说时时刻刻压迫着他们,有时候也会让人过来跟道士们谈心说话,明里暗里加强道人的家国观念。

  明知道政府这么做也没错,但张守一还是难免生出了抗拒。

  他不介意报效祖国,可也不能做什么都被人操纵着。

  尤其是在杨希的对比下,更显得基地内的道人不自在。

  人家独享整座黄山,政府找他也是平等的合作,哪里像他们……

  “看来只有早日突破先天,才能轻松一点啊!”

  沉思良久,张守一才感慨的说道。

看过《黄山修道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