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黄山修道士 > 第37章:水下鲛人之城

第37章:水下鲛人之城

  “一座水下之城……”

  辛苦的把“井盖”给撬出来一个可以容人通过的口子,杨希扒拉着游了进去,仗着修道有成后超强的目力,硬是在这浑浊黑暗的水下辨认出来了周围的场景。

  “建城可不像是那头蛟龙会做的事情。”用灵力短暂的隔开一层水幕,杨老鬼趁着空挡又给自己喂了一颗呼吸丸子,省的等会药效过了把他憋着。

  妖族通常更加喜欢住在自然的环境里面,房子对它们而言指不定还是一种负担。

  “所以这地方会是什么家伙弄出来的?”

  井盖那里遮住的应该是这座水下城池的入口,所以等通过了之后,杨希面前的就是一些坍塌的石柱和破碎的房屋类建筑。

  “没有修路,所以以前在这里生活的居民是不需要走的吗?”沿着宽阔点的地方慢慢游着,杨希仔细的观察周围的情况,“那就不可能是龙宫了……虾兵蟹将可也得爬的。”

  “咦,这还有块石碑?”眼睛随意转动的时候瞥到个东西,杨老鬼眉头一挑,立马就凑了过去。

  这是一块巨大的石碑,已经倒下了很久,上面都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湖底泥,还有一些小鱼小虾在碑面上安了家。

  “啧啧,可真够脏的。”伸手把糊住碑面的泥巴扫开,杨希一边忍着那黏糊糊的奇怪手感,一边小心的感受着石碑上的刻痕。

  一直等到把石碑上的刻痕都摸了两遍,杨老鬼这才确定了它写的是什么东西,“鲛人的文字……”

  “奇了怪了,鲛人不是生活在海里的吗?”

  曲起手指敲敲石碑,杨希心里觉得有点糊涂。

  按照他以前的经验来讲,鲛人一族一直都是咸水生物,而且战斗力普遍都是菜鸡,混得好的能跟在海洋霸主的身边做个喝汤的小弟,混得不好的还会被人抓过去做成小鱼干,拿晒出来的鱼油做蜡烛……所以就凭借他们的实力,是不可能挤走鄱阳湖的原住民蛟龙,从而霸占此处的。

  “难道隋唐以后的鲛人变异了?所以才能这么厉害?”杨老鬼趴在那石碑上面胡乱猜测,脑子里各种理由都蹦了出来,“果然富人靠科技,穷人靠变异这话还是有点道理的……放在鲛人族身上也说的通嘛!”

  不过这一通胡思乱想也没持续多久,等杨希把上面的内容完全识别出来之后,这座城的来历也就明白了。

  如果说前面的“井盖”算是这座城的大门的话,那么这块碑就相当于每个旅游景点的简介了。

  “果然是鲛人造的,距离现在正好八百年了啊……”

  “八百年前得是南宋了吧,跟隋唐之际差了也有六百多年了,所以那头蛟龙是自己老死的?”

  这石碑建成的年代跟杨老鬼上辈子差的挺远,上面也没说什么有关于蛟龙的事情,只讲了在他们这一支鲛人族迁移过来之前,鄱阳湖正处于无主的状态。

  至于其他的方面,碑文的内容也杂七杂八的记录了很多,有这批鲛人为何迁移的理由,也有他们建城的经过。

  “原来南宋的时候灵气衰退就这么严重了啊,逼得鲛人都不得不从海里跑到湖里面来……还以为得再过几百年才会这样的。”

  南北朝加上隋唐的这三四百年里面,正是修道的盛世,各种牛批的大佬都蹦了出来,其中站在最顶峰的一些修道士,对于灵气衰微,末法劫难的降临也有预料,只是天地巨变终究还是不会让他们摸清楚的,大家都以为灵气消散的速度是个很平缓的过程,哪能想到在南宋就能搞得一个种族都被迫改变了生存习惯?

  更甚至于在几百年前的明朝时候,修道已经接近绝迹了?

  到底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可是也不能说他们预料到了劫难却不做准备之类的,不然杨希上辈子怎么可能突然暴毙?

  他就是在试图寻找灵气消散后的退路时把自己搞死的!

  天可怜见的,现在回想起自己上辈子的死因杨希都能气的抽抽——堂堂地仙级别的大佬啊,死成那么个鬼样子!

  感慨了一下天地变化带给这方世界的种种影响,杨希继续读取着石碑上的记录。

  他对于鲛人如何迁移,建城怎么辛苦不感兴趣,只是挑挑拣拣的看着,最后却是让三个字给吸引住了视线。

  “神霄派……”

  “原来帮助鲛人迁移建城的,还有神霄派的传人?”

  杨老鬼玩味的盯着石碑上记录的某个鲛人族好朋友的名字,目光闪烁不明。

  “这可就有点意思了……”

  他嘴里呵呵直笑,声音投过水纹传播了出去,显出一丝丝诡异,更别提在灵力的作用下,杨希那一双发着绿光的眼睛有多可怕了。

  “难怪从进来到现在,总觉得这座城的布置有什么眼熟的地方……感情这是我哪一代徒孙的手笔啊!”

  从碰到前面的入口和在水城里乱逛的时候就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现在翻出来了石碑,可不就得晓得其中的原因了?

  这座城的主要建造人是杨老鬼自个儿的传人啊,那用的手法都是杨希弄出来的,可不得熟悉?!

  虽说如今杨希的法脉已经断了,可在八百年前还是有流传下来的,其中在北宋的时候,还有个家伙出来开山立派了,尽管只是昙花一现,可是那家伙的成就也算得上是“光宗耀祖”了,之后一路兜兜转转的到了南宋,还有传人在四处活动着。

  只是当时承载着杨希魂魄的那块玉牌一直被供奉在掌门的手里,杨老鬼也只有在有了大量供奉之后才能感知到外界的一点情况,所以对于自己的后人具体情况如何,他是不清楚的。

  更何况再过几十年,那玉牌就得因为门派的落寞而落入他人之手了,杨老鬼没了后人的供奉,差点还嗝屁了!

  好在现在灵气复苏,让杨老鬼白捡了个合适的身体,不然……啧啧。

  “我倒是没想过,我这徒孙竟然还能和鲛人的勾搭上,还能帮着他们做这种事情。”

  在水底下建造城池可不是个轻松的工程,再加上鲛人族长久以来的菜鸡设定,杨希都能猜到自家徒孙是怎样倒贴的了,而且南宋之时天地灵气已经不能够诞生出多厉害的修道士了,就这样的条件,他竟然还帮着鲛人建城……

  “莫非我这徒孙是条舔狗?不然怎么这么费心思的给人家做苦力?鲛人除了会织布和哭之外也没啥好东西拿得出手了啊……”

  摸着下巴沉思一会,杨希心中对于自家徒孙有了个基础的推断。

  嘿呀,老天爷可真会跟自己开玩笑,前面他还在抱怨自己的传承问题呢,转过头就让他发现了有关于传人的消息,结果还是个十分努力的倒贴货……

  真的是差点让他笑出声了。

看过《黄山修道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