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此名予未来 > 第六十七章 季氏粽子

第六十七章 季氏粽子

  不过之前有过类似的经验,这次调整状态蔺清只用了很短的时间,没一会儿就收拾好和何浅一起出门了。两个人一路聊着,走到聂少言傅问泽的房间旁边时,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从没关严的门里面传了出来。

  “师父?”蔺清站在门口小声叫了一下,门里静了几秒后,傅问泽右手拎着一个包裹严实的“大粽子”走了出来。

  “呦,老聂,你这是什么造型?”季应生和聂少言身高身形都很像,帽子口罩一戴,蔺清直接认错了人。

  季应生没有答话,他在异性面前话是比较少的,只静静站着任凭蔺清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了一遍。怕把“聂少言”憋死,蔺清上前一步想替他摘一下口罩,结果冷不丁被何浅握住了手。

  何浅戴着口罩,也不想多说话,便只摇了摇头。蔺清懂了她的意思,一脸疑惑地看向傅问泽,等着他公布大粽子的身份。

  傅问泽替臃肿的季应生摘下口罩,笑道:“黎明战队队长,季应生。”

  “前……”季应生本能地想叫前辈,话到嘴边却又硬生生地改了口,“师姐好。”

  这声师姐蔺清很受用,她本身就是个自来熟,季应生一声师姐又真真地叫进了她的心坎,这个小师弟在她心中的好感度瞬间就刷满了。只是季应生表面看上去就是个安静的乖宝宝,这点和蔺清有很大反差,她只能尽量控制自己的表情,假装自己很冷静睿智。

  KQ有过比赛经验的老人季应生没见过也听说过,新人他却是第一次接触,便多观察了几眼一言不发的何浅。四人在门口停留的时候,一阵说话声传来,何浅本想拉上蔺清赶紧离开,一看是肖渺白晓寒便收回了自己刚伸出的手。

  “队长好。”肖渺主动打了招呼,傅问泽微微一愣后点点头,这个聂少言狂热粉突然主动叫他队长让他有点不适应,本来他以为肖渺还得一段时间才能彻底接受队长更换的事情。

  他不知道的是,白晓寒昨晚学了很久的林黛玉,一直坐在床边唉声叹气,为了自己能睡个好觉也为了让他安心,肖渺表示自己一定会很好地融入KQ。本意并不是想给肖渺施加压力的白晓寒一听他许下承诺,弯着嘴角长出一口气,终于磨磨蹭蹭地上床睡觉了。

  两拨人互相打了招呼,肖渺和白晓寒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几乎能堵门的季应生,心想这颗大粽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最后到底是肖渺先反应过来,先白晓寒一步认出了季应生,紧接着便是一阵手足无措。

  “季大神……那个你……你怎么来了?”肖渺磕磕绊绊地问。

  “想见师父。”季应生干脆利落的四个字一出,KQ新人组立刻三脸懵,在心里把他师父是谁这个问题想了个遍。其实季应生是傅问泽徒弟这事在KQ不算秘密,只不过新人组三位各自有关心的事情,压根没注意到这个小八卦。

  门口的人一多,傅问泽便觉得有些不妥,“别站在门口了,有什么话都进来说,呆会儿咱们一起下去训练。”

  合适吗?何浅一犹豫,进门的速度便慢了些,最后还是蔺清拉了她一把。聂少言本来在给丁湛发消息,发完后一放下手机抬头看,被突然多出的几人吓了一跳。

  “又不是开会,随便坐。”傅问泽让其他人坐下,单独将何浅和季应生叫到一边,把一个不算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何浅。

  “我怕我把他憋死,还是你来吧。”傅问泽看着何浅,笑道:“活人伪装这种事,我经验不足。”

  何浅从苏易和龙逸阳那里学到了n种伪装穿搭,很痛快地接下了这个任务,利索地拆开了季氏粽子准备重包。其余的人见两个人安安静静,为防止冷场,便集体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聂少言身上。

  蔺清首先问道:“老聂,你刚刚干嘛呢,我都认错人了。”

  “给丁湛布置任务,在人手不够的情况下,只能暂时委屈他了。”目前KQ完全不打比赛的人只有丁湛,身兼数职是没办法的事情,聂少言正考虑要不要给丁湛涨些工资。

  “下午和落英的比赛,都没必要紧张。”傅问泽简单嘱咐了众人两句,场面话该说还是得说。

  “说了也没用,好事多磨,多打几场就不紧张了。”蔺清做为过来人,见过无数次新人因为紧张输得很惨的例子,“我想咱们队员,总不至于一上去就搞不清哪个键能发招吧?”

  何浅整理好了季大粽子,闻言笑道:“我们……应该不至于紧张成那个样子吧。”

  “应该……大概……可能不至于。”肖渺白晓寒回话回得有气无力,两人声音同步,就连皱眉的表情都神同步。

  ……

  比赛时间在下午六点多,季应生十分后悔一早赶到的这个行为,好在傅问泽有电脑,他在房间等待的时候才不至于太无聊。下午比赛开始时,季应生才真正意识到平时自己比赛的场地有多大,这次的场地,小到他几乎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黎逍。

  “他想干嘛?”季应生好几次转头看黎逍,不明白为什么他也来了。

  蔺清笑道:“许你看不许别人看?”

  “又不止他一个人来了。”聂少言看似随意地说出一个座位号,坐在他旁边的蔺清和季应生一找一看,立刻没了话。

  蔺清抓狂,谁能告诉她祁度远怎么来了?是CM的规矩不严格,还是凌经涵提不动刀了,怎么让他来现场观赛了?

  季应生淡淡说道:“马上就是全明星赛,好几个俱乐部的选手都已经到了。”

  所以“偶遇”一两个熟人,实属正常现象,不必大惊小怪。

  两个熟人同时出现的概率小一点,但总归是有可能,比如现在这场面。

  “早知道粉丝眼神这么差,我是绝对不会把你打扮成粽子的。”傅问泽隔着两个人和季应生说话,季应生冲他笑了笑,尽管此刻他的表情别人完全看不到。

  比赛开始,上场的五人走后,季应生的注意力便转移到了比赛台上,此刻台下选手席上坐着的人只有丁湛、何浅和季应生了。

  “来打个赌,哪个队能赢?”丁湛笑道。

  “全押KQ。”尽管和丁湛不熟,季应生仍是毫不犹豫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看过《此名予未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