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309章 两支队伍

第309章 两支队伍

  “毕竟,此次的任务,说白一点,咱们是负责对付东吁王朝的修炼者,而东吁王朝的卑谬候以及他的属下心腹,则是由世俗的军队负责斩杀。”

  “而且,如果只是咱们自己,没有修真界的那些条条框框约束,事情反而就简单了,不需要这么多的人,只要一个元婴老怪,潜入东吁王朝,就能直接斩杀那个莽应里,事情也算是彻底地解决了。”

  “可是,碍于那些条条框框,修炼界与世俗达成的约定,修炼者不可以干涉世俗界的朝局,所以,咱们不能那么做,只能在规则之内,协助世俗的朝廷。”

  不得不说,显然巢云子早就料到了现在的这种场面,并对这种情况做好了相应的心理准备和应对之策,否则的话,也不会这么的对答如流,说得众人没话说。

  巢云子虽然没有再说下去,但众人就好像是听到了后面的话语。

  让元婴老怪来一个斩首行动,那可能吗?

  不同于世俗的那些寻常百姓,杀了也就杀了,杀得再多也没有关系,很容易就能够遮掩过去。

  可是,刺杀一个君王,不仅仅会引爆两个国家的战火,还有修炼界的。

  一旦打破这个规矩,世俗界不得直接干涉和插手世俗的事情,那么,就等于给了其他国家修炼者以口食,你斩杀他的附属国君王,那他们也可以效仿。

  甚至是,更甚之,做得更过分,更加的不择手段。

  最后的结果就是,世俗界大乱,修炼界势力的利益也随之大损,而这,对于任何一个利益相关修真势力而言,都不愿意看到的。

  “各位道友,咱们都已经到这里了,事情做都已经做了,再纠结这些事情,也是于事无补,没有任何的意义可言,还是赶紧完成任务吧。”

  这个时候,就在众人心思百转千回之时,沈一敬忽然开口了,连忙打圆场。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热带雨林之中,云栖大师带领着另一队修炼者缓缓潜行着,不同于紫柏老人这一队的是,他们身后几百米的距离,以副使李材为首的世俗军队,遥遥跟随着,始终保持着这个距离。

  当然,如此一来,众人赶路的速度更慢了,远远比不上另一个小队。

  “也不知道紫柏道友那边怎么样了?现在走到哪里了?”

  方从义自言自语着,不时地回头看向世俗的军队,看似平淡如水的眸子,却又一缕不一样的光芒转瞬即逝,有着莫名的神采流转不定。

  相比于紫柏老人,云栖大师这个队长要称职的多,更具有领导才能。

  “呵呵...方道友,不用这么着急嘛,紫柏道友那边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像咱们这样的阵容,一行十几人都是金丹期级别的强者,莫说只是清除一些障碍,如果条件允许,足够可以横扫一国。”

  “大师说得是。”

  方壶子附和了一句,神色多多有一些不自然,云栖大师的表现,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这位出家人并没有撂挑子,相当的尽职尽责,使得他根本就没有插手的机会。

  相应地,想要左右队伍的行动,也就更难得手。

  从行动开始的那一刻,王常月一直都是稍稍落于队伍的后方,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始终都是闭口不言,暗中留意着方壶子的言行举止以及相应的表现。

  不对啊~正一道的这些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居然甘愿听从其他人的驱使?

  尤其是,还是云栖大师所在的净土宗,同样是世俗界的修真势力,实力远远不如正一道,方从义何必这么的一再忍让?

  不对,事出反常必有妖,其中一定有什么阴谋。否则的话,方壶子也不会这么的老实,这么的听话。

  嗯,一定是这样。

  可是,这究竟是什么阴谋?方壶子又是打得什么主意,有什么意图呢?

  王常月这样心里想着,暗暗捉摸着,看向方壶子的目光,愈发的凝重起来,心绪也是越来越难以安宁起来。

  心中虽有疑虑,可是,方壶子表现的又是那么的正常,王常月又不好多说什么,否则的话,反而使得自己处于一种不利的境地。

  陇川——

  靠近木邦的明缅边境的一处地方,一个低洼的地带,聚集了五百人的明军,还有一支数十人的修炼者小队,全都是全副武装,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就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将军,这都过去好几天了,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啊?”

  “是啊~将军,咱们还要待多久啊?”

  “将军,如果咱们再等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木邦一带的缅军发现,到时候,咱们的行动恐怕就无法进行了。”

  把总高国春的周围站着好几个裨将,听着诸多的请缨,不断地催促,高国春的脸上满是无奈之色,等到所有副将都说完,确切的来讲,是发泄完之后,这才开口,作出回应。

  “各位将军,我能明白你们此时的心情。”

  高国春顿了顿,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修炼者小队,颔首示意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你们应该知道,此次的行动,我虽是你们的统帅,但行动却不是我来负责,指挥权并不在我的手里,而是要听他们的命令。”

  “别人或许不知,那些士兵或许不清楚,但你们这些将军的心里应该有数,不只是我,还有你们,都要听从他们的调动和指挥。”

  “说白一点,什么时候出发,什么时候行动,主动权不在我的手里,而是在他们的手上,如果他们的队长没有发话,哪怕是下一刻天塌下来了,咱们也不能动一步,否则的话,咱们谁也承担不起其中的后果。”

  “可是,将军,这样等下去也不是事儿啊。”

  一名副将按耐不住心中的蠢蠢欲动,插了一句话,担忧的继续说道:“别得不说,单单是粮草,马上就快没有了,如果再在这里原地不动,坐吃山空,最迟后天,粮草就会消耗一空,大家就得饿肚子,到时候,还如何行动?如何作战啊,将军?”

  此言一出,顿时加剧了诸将的焦虑,原本就是蠢蠢欲动的他们,也纷纷站了出来,说出自己的担心。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