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263章 钻牛角尖

第263章 钻牛角尖

  “彭师兄,张师兄,我明白了,谢谢你们的开解和指点,师弟我不会再这么幼稚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像是几秒钟,又像是两三个小时,黄明佑忽然开口了,语气是那么的认真,眼神也变得极其坚定起来,神色中再无丝毫的痛苦,变得坦然和豁达起来。

  此刻,几乎是黄明佑的话音刚落,在黄明佑转头看向茫茫的黑夜之时,一直耐心等待的张静修和彭通微,就好像是一种默契,在那一瞬间,动作近乎于一致的彼此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同样的一条信息。

  黄明佑蜕变成功了。

  容不得两人继续深想下去,就在这个时候,黄明佑再次开口了,神色变得愈发的轻松和坦然起来,没有了那种因为焦虑而引起的忧心忡忡。

  “两位师兄,关于交易会,购买或交易相关的物品,又该怎么办呢?”

  显然,黄明佑依旧在钻牛角尖,不同的是,多了几分务实,不再抱有那种不切实际的幻想,问出这句话之时,进而又补充道:“毕竟,咱们紫霄小队的实力水平实在太低,缺少保命的手段不说,更加没有那种凌然的攻击手段,一旦遇到了突发情况,遇到水平相等的队伍,几乎没有什么主动权可言。”

  “黄师弟——”

  相比于彭通微的欲言又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进行劝止,张静修的心里却是直摇头,叹息了一声之后,随之接过了话题。

  “黄师弟,关于参加交易会的名额,八字还没有一撇呢,现在就想着如何的应对,是不是为时过早了?”

  张静修的这一句反问之语,顿时使得黄明佑哑口无言,而张静修就好像是得势不饶人一般,看到黄明佑的态度变软,一时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气势不禁攀升了几分,语气也隐隐有着几分咄咄逼人之势。

  “而且,关于交易会的种种消息,绝大多数都是道听途说而来,还需要再经过多方的打听,进行最后的证实,以便对交易会有一个清醒地认知和了解。”

  “可以说,咱们对交易会是两眼一抹黑,参加的名额还未得到落实不说,单单是交易会里面的情况,交易的方式,咱们需要交易哪些物品,这些都没有确定,现在就在成员之间募集资金,黄师弟,你觉得这靠谱吗?”

  “还有就是,紫霄小队中,虽然有不少的内门弟子,即便不是很了解每一个人的情况,但大致还是知道的,几乎没有人能够拿出太过于有价值的东西,即便能够拿得出,也想交易一些自己趁手的东西,对自己更加实用的物品,而非是牺牲小我成全大我。”

  “莫要忘了,黄师弟,个人利益有时候是和整体利益相冲突的,仅就交易得到的某个物品而言,或许可以提升整体的实力,却不代表能够提升出资人的实力,反之亦然,某个人实力的提升,却不代表整体实力提升的最大化。”

  渐渐地,随着张静修语重心长地一番讲述,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原本还想要坚持的黄明佑,终于有了一丝动容,脸上更是浮现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确切的来讲,更像是无言以对。

  见此情形,几乎是张静修的话音刚落,彭通微随之情真意切地接过了话头。

  “是啊~黄师弟,张师弟说得不错,即便那些同门小有资本,但也是形同于他们命根子的存在,要想他们付出个人的东西,几乎是不可能,和要他们的命无异。”

  “换做是师兄我,也会这样做,也想换一件趁手的法器,也想换一瓶丹药,或者一些符箓,以备防身保命之用,尽可能地提升自己的实力,而非是他人。”

  这时,拿张静修束手无策的黄明佑,听到彭通微的这一番言语,就好像是终于抓住了一个巨大的漏洞一般,立即就有一些色厉内荏地予以反驳了起来。

  “彭师兄,购买你说得那些物品,或许可以最大化地提升一个人的实力,可是,咱们本身的身家就很少,就算运气再好,买到了物超所值的东西,但相对整体而言,却是微乎其微,有时候甚至是毫无疑义。”

  “聚少成多,如果将所有人手里的灵石或者暂时用不上的修炼材料聚在一起,那么,咱们就可以购买到更大威力的法器、符箓或阵旗之类的物品,如此一来,就可以大幅度地提升咱们的整体实力。”

  “我就是想不明白,这些人的脑袋都是榆木疙瘩吗?怎么就想不明白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呢?真是让人越想越气,越想越恼火,心里就越憋屈得慌。”

  这一刻,张静修和黄明佑谁也没有再接话,听得直摇头,脸上尽是苦笑之意,相互对视的那一刻,两人的心里响起同一个声音,显得既有默契。

  又钻牛角尖了——

  两个人都是明白人,深深地知道一个道理,和一个钻牛角尖的人讲道理,无异于对牛弹琴,没有任何的意义可言,白费吐沫星子而已。

  只会气得自己想吐血——

  这个时候的张静修和彭通微,有一些腹黑,心也放开了,就好像是在看黄明佑的个人表演秀,让他尽情地表演,直至累了,口干舌燥了,自然会老实下来,认真地倾听自己的话。

  两个人的阴谋得逞了——

  黄明佑又是一番的吐沫星子横飞,口水四溅,说得终于是口干舌燥,还喘着粗气,宛若一个受气的小媳妇,有一些幽怨地看着两人。

  就好像是在说,你们两个也太坏了。

  居然这样整我,也太腹黑了。

  张静修在笑,默然不语。

  彭通微也在笑,好像黄明佑的吃瘪很有意思一般,说不出的舒服与痛快。

  不怪两个人会这般的幸灾乐祸,实在是,钻牛角尖的黄明佑太气人,太不可理喻,几乎是一根筋。

  渐渐地,随着一阵急促的呼吸,额头出现了细汗,经过这一番的折腾,和两人无理取闹,就像是得到了极大的发泄,黄明佑终于真正的清醒了过来,也从钻牛角尖中走了出来,也终于老实了,却依旧还是有一些不甘。

  “两位师兄,关于这件事情,难道就这么算了?”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