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244章 勾结

第244章 勾结

  说话之间,沐昌祚在虚空中拍了拍双掌,清脆的声音过后,随之走进来了两名身材魁梧的大汉,艰难地抬着一口大箱子,向两人缓缓走来。

  可见,里面的东西不少!

  “霍兄,你看——”

  在霍涛游移不定、打量着大箱子的时候,沐昌祚摆了摆手,示意两名大汉退出去之后,掀开箱子的同时,满面红光的吐出四个字。

  箱子打开的那一刻,没有琳琅满目的金银珠宝,有得只是满满一大箱子的名贵药材,还有为数不多的不知名材料,以及几沓银票。

  听到沐昌祚要送自己东西,霍涛满脸的不以为意,礼貌性地顺着沐昌祚手指的方向望去,原本想要拒绝。

  可是,迎面扑来的那种药味儿,夹杂着零星的些许灵气波动,霍涛的眼睛再也移不开了,生生将到嘴的话语给咽了回去,更是换了一副模样,再也没有世外高人的那种高高在上。

  “那个,昌祚老弟,这是不是太贵重了?”

  霍涛嘴上虽然在客气,但两眼都在冒光,直直地盯着箱子里的药材和材料,就好像眼睛长在了上面,连一寸都不愿意转移,言不由心之意,分外明显。

  如此明显的表现,又怎么可能逃得过沐昌祚那老辣的目光?如此拙劣的表演,又怎么可能欺瞒得了久经沧桑的沐昌祚?又怎么可能不明白,霍涛这是在欲拒还迎?

  “不贵重,不贵重,这是霍兄应得的!”

  因此,几乎是霍涛的话音刚落,沐昌祚就连忙回了一句,语气中满含真诚,更是补充道:“也是在下的一点心意,霍兄,关于那件事情,以后还要仰仗你的,切莫推辞,一定要收下啊,不然的话,沐某可就寝食难安了。”

  “好吧~既然昌祚老弟这样说了,如此盛意拳拳,那我霍涛也就却之不恭了,嘿嘿...那我就收下了,否则的话,就显得有一些不近人情,辜负老弟的一片盛情了。”

  说话间,霍涛右手一招,紧接着,一抹柔和的白光凭空而现,随之笼罩住箱子,眨眼之间,白光闪烁过后,箱子已经消失不见,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地上空空如也——

  如此迫不及待的表现,明显有失一个修炼者的风采,就连沐昌祚,看向霍涛的眼光,也是微微闪动了一下,有着莫名的情绪在里面。

  “咳——咳——”

  霍涛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表现的太过于迫不及待了,条件反射地轻咳两声,以此掩饰此时的尴尬。

  相比于这些,霍涛更加震惊的是,心中起着滚滚波澜的是,一个世俗的公爵,居然有如此身家,轻轻松松就拿出了那么多蕴含灵气的药材,还有那些材料。

  就是他这个二品丹师,恐怕也没有这样的身家!

  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昌祚老弟,放心吧,那件事情包在我身上!”

  霍涛像一个世俗的好汉一般,大包大揽的同时,猛地拍了拍胸膛,颇为豪气干云地来了这么一句,似乎是觉得话说得太满,进而又补充道:“虽不至于将武当派世出的弟子全都弄到你这里,但一半,还是不成问题的。”

  “好好,那就有劳霍兄,静候佳音了。”

  显然,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沐昌祚为得就是这么一句话,要得就是一个保证,不仅仅是为了和对方打好关系,建立一个良性、永久的沟通渠道。

  “时间不早了,昌祚老弟,告辞了。”

  霍涛离开不久,不知是什么时候,沐睿和陈胜兰就出现在了沐昌祚的身后两侧,一左一右,静静地看着霍涛离去的方向,面露思索之色,更有一丝迟疑与担忧。

  “父亲,这样做,真得值得吗?”

  问话之时,陈胜兰依旧在目不斜视地看着那个方向,脸上的担忧之色愈发的浓郁,隐隐开始有一些不安起来。

  “娘子,怎么了?你在担心什么?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沐睿就好像是一个透明人一样,没有人理会他的问题,更没有人在乎他的心情。

  “值,当然值!”

  显然,沐睿早就习惯了这种场景,经常被自己的父亲和妻子无视,听到两人犹如在猜谜语般的一问一答,虽然心中迷惑不解,充满好奇,沐睿这次学乖了,没有再插话。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陈胜兰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脸上的担忧之色更加的炽盛了。

  “可是,父亲,这样做的话,一旦走漏了消息,咱们沐府可就彻底得罪了武当派,恐怕以后——”

  按耐不住心中的冲动与焦虑,陈胜兰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担心,使得沐睿顿时反应了过来,而沐昌祚却是漫不经心地回应道:“好儿媳,放心吧,咱们沐府不是寻常的勋贵,不仅有着自己的家族禁卫军,更是供养着自己的修炼者,至于武当派,得罪也就得罪了,反正都已经这样,后悔也没有用。”

  霎时间,陈胜兰满肚子的担心之语全都被堵了回去,也难怪自己的公公说大话,有着这般的自信和底气。

  还别说,公公就是有说大话的底气和资格!

  虽然黔国公府整体的实力,根本就无法与武当派相比,但却有着世俗勋贵的身份,更是朝廷镇守一方的军候,影响力可想而知。

  因此,如果武当派付诸于武力,想要对付黔国公府,可就好好掂量掂量了。

  蝼蚁再小,却也能贱人一滴血!

  至于偷袭,派人暗杀,黔国公府的处境,虽然更加的危险一些,但只要挡住了第一波攻击,掌握了证据,就等于掌握了主动权,化不利为有利,自然会有人对付武当派。

  比如正一教——

  “还有就是,不管是龙门派,还是正一教,早就对武当派虎视眈眈,觊觎已久了,现在这个时候,巴不得武当派出什么纰漏,触犯修真界的规定,从而好给他们出手的理由,不同的是,两者的吃相有着一定的差别而已,但本质却是一样。”

  沐昌祚顿了顿,分别看了一眼神色依旧凝重的陈胜兰和沐睿,这一刻的他,颇有大局在握、指点江山的风采,就好像一切的局势都在他的运筹帷幄之中,早就做好了算计。

  就好像是,对于所有的行动,都是成竹在胸!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