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240章 无所适从

第240章 无所适从

  戚印也默然了——

  显然,这是一个无解的难题,只能参加,只能执行任务,至于最后的结果如何,能否活着回来,只能看天意,看个人的运气,总之就是一个,赌。

  走一步,看一部。

  至于退出这次的任务,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关头,已经不可能了,何况,有不少人盯着戚家,如果现在冒然退出,无疑给人攻击戚家的理由。

  而这,不仅是他戚印,就连整个戚家高层,都不愿意看到的。

  因此,他戚印只能硬着头皮上。

  数天后——

  无论是世俗的士兵营地,还是修炼者的临时住处,人越来越少,三五成群的离开营地,组成一个又一个的联合小队,前往云南的各个指定区域,执行任务。

  随着人越来越少,营地中渐渐弥漫出焦躁不安的氛围,尤其是世俗的军营,这种分外强烈,人人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如果不是铁的军纪,恐怕早就炸开了锅。

  “怎么回事儿?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有一点的消息?”

  还是陆野鸣,就像是一个凡人士兵一般,焦躁不安地来来回回踱着步,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烦躁,发起牢骚,目光更是时不时地瞟向张静修,隐隐有着一丝不满。

  不仅是陆野鸣,连日来的等待,一直都没有结果,其他人的心里也变得毛毛躁躁起来,仅有的那一点耐心也是不断地被消磨。

  有着云执事这尊大佛,乃是张静修的师父,众人自然不愿意,也不敢得罪张静修,最起码现在还不会,因此,一些人也就将矛头指向了黄明佑,发泄不满的同时,又何尝不是向张静修传达一个信息?

  “其他几个地方的同道早就出发好几天了,那些实力强的世俗军事小队,也被瓜分的七七八八,恐怕轮不到咱们了?恐怕也就只能找一个三流实力的军事小队执行任务了?”

  “是啊~按照现在的形势发展来开,最后很有可能就是如此,莫说是咱们,就是宗门的其他队伍,也很难与修炼界的那些修真势力的小队竞争,最后只能沦为陪衬的存在,只能吃一些残羹饭菜。”

  “哎~现在看来,五个选择之中,恐怕也就最后一个才是咱们的联合小队,至于其他的,想都不用想了,现在这个时候,莫说是腾冲营和姚安营的那些小队,只要实力稍微靠前的,恐怕都被人挑走了。”

  “现在想来,如果早知道是这种结果,当初还不如选几支实力中流的世俗的军事小队,现在倒可好,已经没有其他的多余选择,只能和一个弱队联合。”

  随着一个又一个的紫霄小队成员发牢骚,有几个人的反应和陆野鸣何其的相似?

  时不时地,总会以一种别样的目光,瞥向张静修一眼。

  然而,张静修就像是老树盘根一般,岿然不动,依旧在那里闭目养神,盘膝打坐,就好像封住了六识,即听不到众人的牢骚与不满,也感受不到那一道道别样的目光。

  显然,张静修这样的表现,使得那些人或明或暗的指责,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没有着力点,根本就是无可奈何,更不可能用强。

  看着张静修如此模样,直接无视了众人的冷嘲热讽,黄明佑微微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禁又觉得压力倍增,接下来恐怕更加难熬了,轮到自己尝尝被人冷嘲热讽的滋味。

  无他,在张静修那里得不到相应的宣泄,无法宣泄心中的憋闷和不满,自然而然地,众人就会将矛头对准他黄明佑,言词将会更加的尖酸刻薄。

  “黄师弟,这样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啊~总不能窝在这里,啥也不干,空耗光阴吧?”

  几乎是黄明佑刚刚升起这个念头,岳南飞再也忍受不了等待时的那种烦躁不安,按耐不住心中的无名之火,就率先向他发难,但语气还是有所保留,留有余地。

  即便是早就有所预料,有着相应的心理准备,可是,面对这种情况,任务迟迟没有结果,同样心急如焚的黄明佑,有一些无所适从起来,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抚黄明佑,安抚众人,甚至是他自己。

  “呃——”

  黄明佑吭吭哧哧了半天,却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好了,岳师弟,就不要为难黄师弟了。”

  就在这个时候,彭通微忽然站了出来,为黄明佑解围,也是在场为数不多还能保持沉着冷静之人,并没有因为等得太久而心烦。

  最起码,即便是等得心烦,也并未流露在外,明面上还是镇定自若的。

  “可是,彭师兄——”

  岳南飞憋得太久了,怨气早就达到了一定程度,才会忽略彭通微炼气十二层的修为,比他高了三个境界,着急的还未说完,就被彭通微给客气地打断了。

  “岳师弟,我明白你的意思,也理解你此时的心情,并且感同身受,可是,有一个无法忽视的一点,那就是不管怎么样,咱们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耐心地等待,等待任务的到来,谁也不想是现在的这种尴尬处境,上不上,下不下。”

  “说白一点的话,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现在的情况怎样。都已经不在咱们的控制范围,即便是当初提交任务和选择相应的世俗军事小队,就算是咱们自己,也不见得做得更好。”

  彭通微旋转着身体,带动着视线的缓缓转移,扫视着每一个人,虽然语气依旧是随和,但却是不怒自威,使得许多紫霄小队的成员目光有一些躲闪起来。

  “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咱们都很清楚紫霄小队的整体实力,说是中流,都是外人的一种抬举,咱们的一种自我安慰。”

  “试想,以咱们紫霄小队的实力,在这各方势力云集的西南历练之地,又能争取到怎样的任务?又能挑选到怎样的军事联合小队呢?”

  “人贵在自知,怨天尤人,并不能解决问题,只会激化矛盾,恶化问题,于人于己都不利,何必为之?”

  不得不说,别看彭通微一副温和而又成熟的模样,但言语之犀利,表达之直白,让人为之咋舌,犀利的让人头皮发麻,神色都变得有一些不自然起来,一脸的讪讪然。

  真是大实话啊——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