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231章 意外之喜

第231章 意外之喜

  “公府的禁卫,刚刚带回来一人,那人自称叫什么猛勺,声言自己是东吁王朝君主莽应里的叔父,可是,东吁王朝的君主莽应里姓莽,而其姓猛,小的就觉得奇怪,感觉他像是一个骗子。”

  “可是,小的转念又想了想。不管是这西南边陲,还是那东吁王朝,虽然受到汉家文化的影响,但他们的姓名都是千奇百怪,几乎没有什么痕迹可寻,同一家族之人,姓氏并不一定一致。”

  “因此,小的思来想去,如果那个人真得是白象王莽应龙之弟,莽应里的叔叔,事情就非同小可了,事关重大,为了稳妥起见,小的就只能来请示公爷你了,由公爷你来拿定主意,断真假。”

  这个时候,沐昌祚不仅是全无睡意,就好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精神无比,眸子里闪烁着不一样的神采,整个人显得还极有耐心,自始至终,尽管阮三不时地有着许多的废话,也是非常有耐心的倾听着,听到最后,更是颇为赞赏的微微点头。

  “不愧是沐府的老人,阮管家,你办的不错!”

  看着保持谦卑之态的阮三,沐昌祚由衷地赞叹了一句,这个时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神色为之一敛,语气凝重地进而补充道:“如果那个人真得是猛勺,真得是东吁王朝君主莽应里的叔父,确实意义非凡,事关重大,几乎是关乎到整个西南的战局发展,朝廷在西南的布局。”

  霎时间,阮三从沐昌祚寥寥的几句话中,读取到了太多的信息,尤其是其中的一条信息,使其怦然心动起来。

  东吁王朝的君主莽应里,确实是有一个叔父叫作猛勺,也就是说,确实是存在这么一个人。

  换而言之,那个人很大的可能就是猛勺!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最后得到证实,即便只是通传了一下,他阮三都有着不小的功劳,何况,就算是没有功劳,他已经得到了“奖赏”,还很不菲,也没白费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深夜将自家公爷喊醒。

  “快,阮管家,快将人领进来,我倒是要看看——”

  这个时候,兴奋莫名的沐昌祚,话音戛然而止,生生将后面的话给咽了回去,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虽然听说过猛勺之名,却也没有见过这个人,又何谈鉴别真假一说?

  因此,沐昌祚及时地收住了话音,话语微微一顿,转瞬露出思索之色,就好像是在思考、权衡一般,转而继续说道:“去,快去将参将邓子龙将军请过来,还有,到大牢里提出几个东吁王朝的俘虏,让他们确认一下,来人是否真得是猛勺?”

  “是,老爷,小的这就去办——”

  阮三并未发现沐昌祚的异常、尴尬之处,兴冲冲地就要离去,执行他的命令,却又被沐昌祚给叫住了。

  “对了,尤其是那个大汉奸岳凤父子,他们肯定认识猛勺,也一并带来,让他们辨认。”

  “好勒,老爷!”

  看着阮三匆匆离去的背影,沐昌祚激动的心绪久久不能平息,在某一个瞬间,脑海里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了一个念头,让他不住地暗暗低语。

  “真是天降意外之喜,让我黔国公再次立功啊~”

  几天后——

  轿子山上,诸多的营地之中,处处都是大小不一的帐篷,错落有致地分布着,不时地,有修炼者穿梭其中,进进出出,神色说不出的悠然与自在,更有身穿甲胄的士兵在巡逻,负责着警戒。

  说是在负责警戒,倒不如讲是在维持秩序,为修炼者打杂,负责一些日常琐事,来得更加准确。

  营地里到处都是叫嚷之声,就好像是城池里的闹市一般,混乱非常,几乎是毫无秩序可言。

  “来来,喝喝,这世俗之人可真会享受,这酒,这菜,可比咱们宗门里的饭菜好的太多了,这才是真正的美味佳肴,以前简直就是在吃糠咽菜。”

  “谁说不是呢?也没办法,咱们修炼者的生活,说是什么追求大道,为得是得道成仙,实则就是在过着苦行僧的生活,是在苦修,以前习惯了,倒没觉得什么,现在一有对比,真不是人过的日子!”

  “算了,不管这些了,不管以前怎么样,现在一定要好好享受享受,不然的话,此次的世俗之行,等于白来了。”

  渐渐地,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前来救援的诸多修炼者队伍之中,来自于不同的修真势力,开始弥漫一种奢靡之风,许多修炼者已经没有了那种仙风道骨、世外高人的模样。

  现在的表现,就好像是世俗的浪荡公子,没有了生活的目标,缺少了修炼的动力,颓废的活着,享受着纸醉金迷的生活,安于现状,不求上进。

  山坡上,张静修有一句没一句地和他的师父闲聊着,气氛有一些生涩,说不出的别扭。

  “师父,徒儿有一些不明白,既然同是来自于武当派,虽是不同的山脉,但各个小队毕竟同属于同门,怎么都分散开来,住在不同的营地啊?”

  云执事看着山坡下喧嚣的场面,神色是那么的复杂,情况远比他想象的还要严峻,还要糟糕,居然有那么多的修炼者被宗门所放弃,放逐到这世俗,几乎就是在充当打手。

  “徒儿实在无法理解,如果同门之间能够相互帮助,尽可能地抱团取暖,在这历练之地,岂不是多了几分自保之力?他们怎么会那么做呢?”

  “可是,现在却是了,同门之间,虽不至于像仇人那般,相互看不顺眼,却也和寻常的陌生人无异,甚至还不如陌生人,最起码陌生人也知道,在这样的危险之地,独木难支。”

  就好像是不胜其扰一般,云执事收回目光的同时,眉头微蹙,神情凝重地看向张静修,终于有了反应。

  “翀昇啊~你果然还是太年轻了,为人处世之道,还太过于青涩,太过于天真,对于修炼界不够了解,对于武当派的情况也不是太清楚,否则的话,也不会有这么天真的想法。”

  一时间,张静修竟然被弄糊涂了。

  实在是,云执事的这一番话来得毫无原因,没有任何的前因后果,就好像是当头一棒,整个人被打蒙了。

  “唉——”

  云执事顿了顿,忽然语重心长地长叹了一声,这才继续自顾自地说了下去,犹如喃喃自语。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