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230章 我明白了

第230章 我明白了

  然而,面对沐睿的热情洋溢,有意讨好,迎面走来的修炼者,反应却是那么的冷淡,显得那么不食烟火,确切的来讲,是孤傲与傲慢,只有零星的几个声音响起,回应着沐睿。

  “好了,就别虚伪的客套了,赶紧带我们去休息的地方。”

  “喂~晚饭准备好了没有?老子都快死了,别在这里啰里啰嗦了。”

  “年轻人,头前带路吧,赶了一天的路了,我们都有一些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不然的话,如果休息不好,如何应对接下来的连场恶战,各种未知的危险?”

  就好像坐蜡了一般,热情洋溢的沐睿,原本准备好的一肚子好话,此时生生被堵了回去,尤其是听到诸多无礼的话语,丝毫不给面子,沐睿的神色就是一滞,嘴角扯了扯,讪笑了两声,以此掩饰自己的尴尬。

  难堪啊——

  即便如此,面对诸多的无礼,沐睿等人还不得不赔笑应对,实在是,刚才的场面,真得镇住了他们,产生了敬畏之心。

  这一刻,面对修炼者的轻视与傲慢,沐睿再也没有了那种属于黔国公世子所特有的架子,整个人就好像是泄气的气球,根本就不敢会怼回去,却也不敢流露出来。

  陈胜兰的反应很是敏锐,很快就发现了自己丈夫的尴尬处境,一时无法应对这种场面,作为朝廷的副使,李材的反应也不慢。

  “各位仙长,东西一应俱全,早就准备好了,还请这边走,在下在前面为各位领路。”

  被人抢了先,陈胜兰的身体就是一滞,刚刚越过沐睿半个身位,也随之停了下来,连忙来到沐睿身旁,小声提醒道:“夫君,切莫在意这些微末小结,不要生气,大事要紧!莫要忘记了父亲的交代。”

  沐睿虽然没有任何的回应,但还是神色难看的重重一点头,连忙走了上去,紧接着,脸上再次浮现出了笑容,就好像从未有过尴尬一样。

  吁——

  陈胜兰悬着的一颗心微微一松,不禁长长地呼吸一两口气,连忙也跟了上去,还深怕自己的丈夫愣头青,真得就和对方闹起来。

  以陈胜兰对沐睿的了解,自己的夫君何曾受过这样的气,如果被谁如此对待,早就拳脚相加,何曾有过这般的隐忍,委曲求全?

  一时间,略微落后一步的陈胜兰,忍不住对自己的夫君高看一眼,今天的表现,出乎她的意料,从未有过的好。

  在李材喧宾夺主般的安排之下,诸多的迎接之人,相继分散开来,分别带着不同的小队离去,前往附近的营地,让修炼者们休息。

  然而,相对于忙忙碌碌而又不失讨好的其他人,戚印却是愣愣地站在那里,一阵的失神,而戚继美也在旁边,神色是那么的复杂,静静地看着自己的侄儿。

  等到周围再也没有人之后,神色复杂的戚继美,这才缓缓地开口,却是将声音压的极低,深怕被他人听到。

  “好了,侄儿,叔叔之所以拉着你,不让你们相认,当然是有着我的理由,是为了你们好,也是为咱们戚家着想。显然,那个人也有着自己的苦衷和顾忌,还不想在这种场合与咱们相认,否则的话,很容易引起有心人的注意,难免会途生变故,你要理解他。”

  戚继美说得很隐晦,在外人眼里,是在闪烁其词,是在搪塞和应付自己的侄儿,但戚印自己的心里却很清楚,那是指的什么?

  虽然张家的事情已经告了一个段落,相应的人都被朝廷惩治,但风波犹在,并不代表事情真得就结束了,因此,自己叔叔的谨慎和小心,张静修对于自己的视而不见,也就不难理解了。

  毕竟,一旦张静修的身份暴露,被有心人翻出,就算有着修真者的身份,恐怕也难保其周全,牵连的不只是张静修一人,还有很多人。

  “叔叔,我明白了。”

  戚印忽然笑了,更是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但笑得却是那么的勉强,神情并不像他的动作和言语那么潇洒,有着难以言明的沉重感。

  有着丰富生活阅历的戚继美,别看五大三粗,看上去很是粗犷,戚继美也有着细心的一面,又怎么会看不出自己的侄儿是在强颜欢笑?

  就算知道这些,那又能怎么样?

  “哎——”

  思绪万千,回想过往种种,戚继美最终也就只能将这些化为一声长叹而已,再多能做的事情,也就是陪着自己的侄儿屹立在风中,静静地看着某个方向。

  深夜——

  “老爷——”

  “老爷——”

  “老爷——”

  沐府,在一阵阵犹如夜莺般的轻声呼唤之中,沐昌祚屋子里的烛光随之亮起,猛然照亮了所有的砂纸,伴随着的还有沐昌祚的问话声,悠悠的传到屋外,语气中满是不满和烦躁。

  “谁啊?三更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老爷,是小的,小的有要事禀报!”

  “阮三,是你啊~找老爷我,什么事啊?”

  这个时候,就好像是睡醒了一般,知道了来人是谁,沐昌祚的语气明显好了许多,伴随着窸窸窣窣的穿衣声,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之后,随和的说道:“阮管家,进来吧~”

  “是,老爷,那小的就进来了。”

  吱呀——

  一声开门的轻响过后,阮三径直走了进去,在不断摇曳的昏黄烛光之中,碎步而行,尽量不弄出太大的声响,显得很是谨慎和小心,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阮管家,什么事情啊?”

  沐昌祚边问边扣着衣服,看到走进来的阮三,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虽然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才会深夜求见,但还是忍不住地进而抱怨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居然让你不惜打扰本公爷睡觉,也要在现在这个时候禀报?”

  “老爷,是这样的。”

  阮三沉吟了一下,就好像是整理思绪,组织语言,又似在平复紧张而忐忑的情绪,但并未持续多久,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紧接着就开始直奔主题,没有一点的拖沓之感,衔接的刚刚好。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