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213章 走的更远

第213章 走的更远

  余音缭绕,犹在耳畔。

  张静修听出了云执事胸中的熊熊怒火,更是听出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却是毫不畏惧地保持着恭敬之态,鞠着躬,一副等待云执事答应,并且能够理解的样子。

  大叫了三声好之后,云执事怀着莫名的复杂情绪,冷冷地看了张静修一眼,说是无比的愤怒,到不讲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暗暗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地压制着心中的躁动情绪。

  呼——

  然而,张静修却是一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模样,迎着云执事那看似冰冷地眼神,摆出一副颇为自信的架势,不等对方开口发火,怒斥什么,而是语气真诚地缓缓说道:“师尊,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您老尽可以考验一下,如果徒弟回答不上来,关于新理论的相关问题,弟子听凭师尊得的安排。”

  闻听此言,云执事生生咽回了到嘴的话语之时,神色渐缓,却也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暴躁情绪,从眉宇间所流露出的淡淡情绪,显然并不相信,张静修能够做到,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可以记住那么多东西。

  直到这一刻,云执事依旧被盛怒冲昏了头脑,没有反应过来,张静修能够提出,以世俗的医药之道,检验新理论,意味着什么?

  小子,你拜得这个师尊,人很不错!

  就在张静修静静地等待之时,脑海里忽然悠悠的响起一个声音,使得他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转瞬就恢复了正常,并且心道:前辈,有什么话,回去再聊,免得出什么意外。

  呵呵...臭小子,这有什么好害怕的?不过是一名金丹期的后辈而已,弱的不能再弱的修士,如果连他都能发现本尊的存在,本尊又怎么可能进入的了这什么武当派,早就被人发现了。

  你小子又怎么可能逍遥至今?

  轩辕雄嘴上虽然这样说,但说到最后,却再也没有任何的声响,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张静修不仅长松了一口气,微微心安了少许,再次等待着云执事的回应。

  云执事一直都没有做出回应,看到张静修沉着自信的模样,不禁陷入了思索之中,渐渐地,整个人也冷静了下来,态度开始有所松动。

  “你真得就那么自信,可以通过老夫的考核?”

  然而,不知道过去了等久,张静修却只是等来了云执事的这么一句话,没有任何的言语回应,却是相当笃定的点了点头,面对云执事那灼灼的目光,没有一点的躲闪。

  “好吧~只要你能够通过老夫的考核,老夫就同意你参加外出历练。”

  面对张静修那坚定而满怀希冀的眼神,云执事终于松口了,做出了让步,为这种坚持所打动,不等张静修开口做出回应,随着脑海里浮现出关于新理论的诸多信息,径直开始提问起来。

  云执事并没有刻意为难,只是中规中矩地按照自己编纂的书籍,从给张静修的那些书籍中提问,没有一点的延伸,更没有一点的扩展,始终都在一定的范围之内。

  显然,凭着强悍的记忆力,云执事只是照着书本提问,张静修对答如流,没有一点的疏漏之处。

  渐渐地,随着提问的进行,提出的问题越来越多,内容越来越深入,云执事终于动容了,直至最后,再也难以掩饰自己的震惊之色。

  如果说,一个两个,甚至是十个八个问题都能答对,乃是机缘巧合,还可以说张静修是蒙的,可是,全都答对,那就不一样了,绝对没有一点的水分。

  然而,真正让云执事震惊的却不是张静修的对答如流,全都答对,而是这份记忆力,意味着什么?

  具有极其强大的神魂力量——

  对,就是有着巨大的神魂力量优势,对于一个丹师,或者准备主修丹道之人来说,有着无以伦比的先天优势,几乎任何事都是事半功倍,学得非常的快。

  震惊过后,云执事激动了,兴奋的难以言表,知道自己的这个徒弟选对了,在丹道一途,绝对比自己走的更远,绝对可以拥有更高的成就。

  问鼎真正的大丹师,虽不是轻而易举,却有着相当大的把握!

  哈哈...这是捡到了一个宝啊~

  莫说是在这百花谷,在这武当山,就算是放眼于整个修真界,在丹道一途方面,张翀昇的炼丹资质,都是数得着的,甚至可以位列前十名!

  云执事自认,他还没有从没有见到过,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一个人能够记住这么多的东西,还能有着深刻的了解,可以做到举一反三。

  呼——

  云执事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那股躁动情绪,这股躁动情绪,不同于之前的愤懑,而是发自内心的激动使然,没有什么言词能够形容此刻的心情。

  新的炼丹理论,几乎是他一生的心血结晶,而无疑,有着强大神魂的张静修,将是最为合适的衣钵传人,只要没有什么意外,张翀昇不仅能够成为大丹师,还可以将他的理念发扬光大。

  自然而然地,作为新理论的缔造者,他云执事也将名扬千古,为后人所熟记。

  “行,为师答应了,你可以参加这次的宗门历练——”

  不知不觉间,云执事已经换了一个自我称呼,摆出了师父的姿态,此刻,从内心深处认可了张静修,乃是他的入室弟子,衣钵传人。

  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张静修之前的那一番作为,相当于将几个月之后的第一次考验提前,并完美通过了考验。

  换句话讲,现在的张静修,已经是他云执事的真传弟子,也是唯一传人。

  “翀昇,这一次的历练,虽然是在世俗,但你也要千万小心了,事情没有你想——”

  这个时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几乎是话音刚落,云执事的脸色微微一变,变得有一些难看以前,几乎于一种本能,脱口说了一句,但话还说完,就突然就戛然而止,脸上的神色也是为复杂所取代。

  “师父,怎么了?”

  显然,云执事有着不得已的苦衷,不能说出心中的话语,看着满含疑惑和期待之色的张翀昇,等待着自己的话语,却只能摇头再次叮嘱道:“历练之时,一定要小心了,切不可贪功冒进,一切以安全为要。”

  “嗯,好的,师父。”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