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212章 证明自己

第212章 证明自己

  渐渐地,云执事进入了状态,听得很入神,眸子中的光芒越来越明亮,有着不一样的神采。

  在阐述自己的观点之时,张静修也在偷偷地观察着云执事,也在留意着对方的神情变化,从而做出一定的判断,最后做出相应的心理准备。

  看到对方不仅没有生气,还恢复了之前的随和模样,甚至是不时地轻轻点头,以示赞叹之意,张静修的胆子更大了,心里也愈发的有底气,声音显得也越来越自信起来。

  张静修知道,这种赞叹,不同于附和,更是不同于礼貌性的赞同,而是一种意外之喜,一种知音的某种感觉。

  恍惚间,张静修明白了,恐怕云执事也有过相同的想法,想要借助于世俗界的医道,进一步地检验自己的炼丹新理论,只是碍于什么原因,而一直没有得以实施。

  否则的话,对于张静修的这种说辞,也就不会这么平静,这么快就接受了。

  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张静修的这种想法,即便是还没有付诸于实际,也有着欺师灭祖的感觉,不管是置疑,还是改进,亦或是检验,都是对师父的一种不尊重。

  而这,不管是哪一条,都会引起师父或老师的反感,甚至是震怒!

  然而现在,云执事不仅没有生气,不仅没有更加的震怒,反而还很平静,隐隐有着欣赏之意,这本身就已经说明了问题,就算云执事从未有过这种想法,却也有过一闪即逝的念头。

  “师尊,就这些了。”

  想到这里的张静修,也在一心二用,随着心里有了计较,随之也停止了阐述,神情诚恳地看着云执事,忍不住强调地补充道:“师尊,弟子真得没有逃避的意思,只是想将自己的所学应用于实际,检验一下理解的意思是否有误。”

  这个时候,云执事的神情已经缓和了许多,不再像刚才那般冰冷,但还是有着一股莫名的情绪夹杂其中,深深地打量着张静修,目中满是审视之意。

  “好,就算老夫相信你所得这些,可——”

  云执事终于开口了,却是忽然一顿,眉头更是微微一颤,闪过一丝不悦之色,看得张静修心中一惊,却也不敢插话,也不知道该如何插话,只能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保持着恭敬之态,聆听教诲的模样。

  “可是,你随我学习炼丹之术,确切的来讲,学习那些草木书籍的时间,最多也不过是两个月的时间,你又如何让老夫相信,你在草木方面的造诣,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可以检验那套理论?”

  看似随和而平静的模样,云执事的词锋越来越犀利,越来越迫人,对于少年的张静修而言,几乎都快被压得喘不过气来,更不用说反驳,或者说解释什么了。

  云执事的语速微微放缓,看着张静修的目光也柔和了许多,语气也变得和善起来。

  “翀昇,你能够有这种想法,以世俗的医药之道,侧面检验理论的可行性和正确性,为师很欣慰,也很高兴,更加赞同,可是——”

  说到这里,语气变得低沉的云执事,话锋再次一转,语气里却也多了几分意味深长和淡淡的关心之意,颇有用心良苦的味道。

  “可是,如果你真得熟练掌握了那套理论,哪怕只是熟读,并且牢记在心,老夫的反应也不会如此激烈,不仅不会反对,反而还会鼎力支持你,参加这次的宗门历练号召。”

  云执事没有再讲下去,也没有必要再说什么,只是再次平静地看着张静修,看似是征询的语气,但那摆出的气势,那气度,更像是在说,你还要去历练吗?

  意思很简单,如果满足了这些条件的其中一个,都可以参加宗门的历练。

  张静修听出了关心,更听出了诸多话语中的良苦用心,但在张静修眼里,这么多的话,更多的还是一种置疑,还是不相信。

  不同于刚才的那个置疑,这次的置疑,而是置疑张静修的能力,这也是一种人之常情。

  毕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不仅是在云执事的眼里,正常情况下,张静修不可能学到什么。

  最多也就是知道新理论的一点皮毛——

  可是,云执事又何曾想过,张静修能够通过世俗的医药成就,来检验他的新理论,仅此一点,就可以说明很多问题,最起码对于那套新理论,张静修不可能只是学到了一点的皮毛。

  否则的话,又怎会有这么深刻的领悟和体会?

  同时,张静修也知道,要想对方知道,就必须先证明自己!

  “师尊,我明白了。”

  听到张静修的回答,云执事的心里就是一喜,猛然一松,本能地以为,张静修这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鲁莽举动,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决定,这是准备放弃了。

  然而,云执事却没有看到,或者说,高兴之下,忽略了张静修脸上的淡淡沉吟之色,那一抹犹疑不定,迫不及待地就不急不缓地轻声问道:“那你知道现在该怎么做了?”

  吁——

  张静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并没有立即做出回答,而是沉默了片刻,复杂的神色渐渐变得坚定起来,就好像是紧跟在云执事的话音之后,连忙深沉的回应道:“师尊,弟子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个时候,云执事明显地感觉到气氛为之一变,变得不对劲,终于发现了张静修的神情微妙之处,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心里顿时就是一沉,嘴唇微动,刚想要说些什么,却见张静修再次开口了。

  “可是,师尊,弟子还是决定,准备参加这次的宗门历练,以组队的形式。”

  虽只是一句话,不过寥寥三四十字,却正好印证了云执事心里的猜测,顿时再次皱起了眉头,真得生气了。

  然而,不等他发作,张静修却是再次开口了,徐徐地说道:“师尊,那些书籍,我都看的差不多了,尤其是关于您老的那套理论的相关书籍,全都是熟记于心,虽不能说灵活应用,却也懂得了四五成。”

  “虽然还不能够做到全部理解,但仅凭那四五成,足以应用于世俗的医药之道,从而检验一下学习心得。”

  “还请师父能够允许,弟子参加这一次的宗门历练——”

  “好——好——好——”

  然而,张静修的肺腑之言,真诚之语,尤其是最后的深鞠一躬,始终保持着那个姿势,却只换来了云执事三声好字,虽是赞叹般的叫好,更像是一种反话。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