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211章 解释

第211章 解释

  外事房——

  后院之中,云执事正在烹煮一壶茶,那副闲云野鹤般的悠然模样,就像是世俗再寻常不过的老者,正在颐养天年,格外的喜欢茶道,这种温养性子的习惯。

  此刻,张静修素手而立,微微低着头,不敢正视云执事的目光,就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又似乎是在想着什么心事,一时无法作出决断,而静静地站在那里。

  这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就像是家族晚辈聆听长辈的教诲,而不敢有任何的顶嘴之语。

  自始至终,云执事都是风清云淡的样子,就好像院落里依旧只有他自己一般,动作还是那般的轻缓而娴熟,而又不失优雅的风度,侍弄着他的那些茶具,那副闲情逸致的模样,显得好不惬意,是那么的怡然自得。

  “师尊,我想参加宗门的这一次历练。”

  轻飘飘的一句话,看似是在征询意见,但云执事还是听出了话里的那份坚定与决绝之意。

  这哪里是在征询自己的意见,根本就是来通知的,几乎是一瞬之间,原本流畅的品茶动作微微一滞,转瞬就恢复了正常,却也丢出了一句话,漫不经心地继续他的品茗。

  “为什么?”

  这个时候,云执事的动作依旧没有了那种流畅,缺少了一种飘逸与潇洒之意,那种灵动的感觉。

  一时间,张静修被问得满头的雾水,根本就不明其意,几乎是一种本能,流露出满脸的疑惑的同时,脱口反问道:“师尊,你的意思是——”

  云执事并未立即回答张静修的询问,而是缓缓放下了手中的茶具,喉咙微动,香气四溢的茶水已经顺着喉咙流了下去,手中的动作依旧没有停止,继续整理着茶具,更是顺手给张静修倒了一杯茶水,示意了一下。

  在张静修小心翼翼地端过茶,品尝的过程中,云执事这才再次开口了,目光依旧在那套茶具上流连忘返,平静的神色中,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波动。

  “翀昇,从你进入武当山那一刻起,直至现在,满打满算不过四个月的时间,可以说,你几乎没有学到什么东西,现在这个时候,就要参加什么宗门历练,是不是太过于心急了?”

  云执事顿了顿,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更是霍得一抬头,目光直直地盯着张静修,刚刚还很平静的语气,现在却是有了几分冰冷,更多的还是强势的凌厉之意,淡漠的问道:“你是不是对老夫有什么不满?又或者说,根本就不愿意拜老夫为师,看不上那套炼丹理论?”

  “不不,师尊,你误会了,弟子哪敢啊?”

  刹那间,张静修的心里就是一惊,连忙矢口否认,更是强调般的连连摆手,不断地摇头,以示真诚,同时,语速急促地解释道:“师尊,是这样的,弟子之所以参加历练,并没有躲师尊的意思,而是另有打算,是想——”

  “什么打算?”

  看着云执事的面部表情,虽然依旧平静如水,但张静修的心里很清楚,对方的心里已经有了一股无名火,并不像表面那么淡定自若。

  否则的话,也就不会这么没有耐心地打断了自己。

  呼——

  脑海里快速地闪过诸多的念头,张静修的心里忍不住长长地呼吸了一口气,努力地平复自己紧张的情绪之时,也在整理思绪,组织语言,同时也很清楚,自己不能再这么啰啰嗦嗦了。

  “师尊,弟子之所以去试炼,提出这样的要求,就是想检验一下自己在您老这里的所学,因此——”

  心中有了计较,张静修也就不再迟疑,当即真奔主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然而,却听云执事冷哼一声,再次被打断了。

  “检验一下在老夫这里所学?”

  这个时候,云执事脸上的神情终于有了明显的变化,浮现出了一丝愠怒,看向张静修的眼神多了几分冷漠,更有嘲弄之意,丝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继续说道:“从第一次见面的时间算起,咱们相处的时间也绝不超过两个月,现在居然就敢大言不惭的说什么,检验在老夫这里的所学?”

  刹那间,张静修为之恍然,全都明白了,云执事为何这么的生气?

  这是不相信自己,不过是一个多月的时间,接触新理论那么短,在对方的眼里,恐怕还未记住那套理论的内容,又何谈检验二字?

  现在回想起来,按照正常人的思维,自己的举动,还真是有一些大言不惭,很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

  因此,这也就不难理解,对方为何会有这样的误会了,是在置疑新理论,不想拜对方为师。

  这样的举动,确实是有着逃避的嫌疑。

  云执事的话语依旧在继续,大意无非是,对他张静修很不满,若不是估计到那一点浅薄的师徒之情,凭张静修的糊弄,对他云执事的糊弄,绝非呵斥这么简单。

  但是,说得越多,就越说明云执事对张静修的重视,轻易不愿意放弃。

  “那个——那个——师尊——”

  感受到云执事的话语越来越凌厉,怒意越来越强烈,张静修只觉得头皮发麻,不得不硬着头皮打断对方,因为他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不仅起不到发泄的效果,还会使得云执事的怒意更盛。

  “师尊,你真得误会我了。”

  看着面色不善的云执事,张静修强作镇定,终于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不等对方反应过来,连忙急促地解释了起来,不敢再有任何的虚词之言。

  “师尊,看过您的那套理论之后,弟子突发奇想,想要以世俗的医道,检验一下理论的可行性,是否可以应用于世俗界的医道。”

  就好像是吃了一剂定心丸,原本盛怒、还想呵斥的云执事,生生地咽回了到嘴的话语,脸上浮现出一抹吃惊之色,意外的看着张静修,等待着后面的话语。

  “师尊,你看啊,在那些灵芝仙草等炼丹材料成为灵物之前,可以作为炼丹材料之前,也是凡物,相当于世俗界的药草,按照师尊提出的理论,这时的药草,内里应该也是符合五行、阴阳属性的,不同的是,这种属性要淡薄的多,不像灵草那么明显,也就更加倾向于木属性......”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