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209章 转变

第209章 转变

  这个时候,黄明佑已经醒悟了过来,更是明白了彭通微的弦外之音,幡然明白了话中的深意,以及想说而没有说得后话,相应地,整个人愈发地沉默了。

  思绪翻飞,黄明佑想得越来越多,感触也越来越深刻。

  从宗门今时今日的情况来看,尤为重视新收的门徒,倾斜不少的修炼资源,就可以断定,以张翀昇的资质,就算是待在宗门之内,也能得到不少的修炼资源,将会深受宗门的栽培。

  何况,为了培养百花谷的下一代大丹师,宗门可谓是倾尽全力,投入了不菲的修炼资源,一旦获得认可,从这笔专项的修炼资源中,张翀昇完全有能力,也有那个资格,分一杯羹。

  单单是宗门和百花谷的培养,予以的专项修炼资源,就足以张翀昇迈入筑基期,甚至是结丹期!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在修为提升的过程中,作为一名丹师,要想最终成为大丹师,伴随着的还有炼丹资源,否则的话,只有修为提升,而没有炼丹材料的大量供应,又如何能够成为下一代的大丹师,下一任百花谷的备选谷主?

  无疑,跟着他们这一队不入流的团队,外出冒险历练,明显是得不偿失,准确地来讲,根本就是不值得。

  冒险不说,诸多麻烦不说,就是缴获之物,相比于宗门划拨的修炼资源,恐怕也是无法相比,如此一来的话,张翀昇还跟着他们外出历练,显然就不是为了那么一点的缴获之物了。

  换做其他人,恐怕他黄明佑根本就没有说完话的机会,更不用说能够邀请得到。

  黄明佑更加的默然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心里涌现了一股莫名的羞愧之意,这股羞愧越来越强烈,虽然没有人指责,但他自己还是羞愧地面颊有一些发烫,不禁低下了头。

  黄明佑的羞愧,不仅是来自于对张静修的误会,不仅是一种深深地自责,更是将对方拉向了不好的境地,甚至是有着莫大的危险,得那种莫大的心里不安。

  说句不客气的话,根本就是破坏人家的好事。

  “他怎么就不知道拒绝呢?”

  黄明佑幽幽的这句话,不知道是在问他自己,还是在征询彭通微,然而,彭通微那古波无澜的眸光,脸上还含着笑,根本就看不出他的情绪波动,更看不出他是否有这方面的意思,刚刚的那番话。

  羞愧过后,就是满满的感动,在内心深处,黄明佑从未有过的感动,更是认定了张静修这个朋友,这个师兄。

  毫无疑问,张静修能够答应他的邀请,看似提出了那么多的条件,近乎于不近人情,可是,这本身就足以说明了一个问题,为了他黄明佑,做出了极大地牺牲。

  换句话说,这是莫大的情义!

  放眼于整个修真界,不要说是陌生人之间,只是相处不到半年的朋友,就算是亲兄弟,就算是亲生父子,师徒之间,又有几人能够做出这样的牺牲?

  可以说,张静修的这样的举动,几乎拿自己的修真生涯来换这份友谊,这样的说法一点也不夸张。

  当然,身为当事人的张静修,却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次无心之举,并不觉得算什么的事情,居然收获了一份无比真诚的友谊,得到了一个铁哥们儿,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论。

  因此,在这一刻,随着越想越多,黄明佑反而觉得,彭通微概括张翀昇的那一句话,反而不准确了,分量太轻了。

  彭通微默默地离去了,该说的话也说了,也算是尽了一个师兄,甚至是朋友的情分,没有再追问关于张静修的事情。

  目的已经达到,其他的事情就显得无足轻重,剩下的事情就看黄明佑自己了,旁人不好过多的干涉,否则的话,原本的一件好事反而落下埋怨。

  即便是记恨,也不是没有可能。

  黄明佑却依旧沉思着,就好像没有察觉到彭通微的离去,而且,在某个一瞬间,在感动与羞愧的矛盾心理之下,甚至升起了一个念头,解散紫霄小队,或者主动向张静修提出,对方可以毁诺,不用在意自己的邀请。

  但是,这个想法只是持续了片刻,张静修的思想就被另一个念头占据了主动,这是一个极其自私的念头,却又是那么的人之常情。

  毕竟,在实力面前,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没有多少人能够对这种诱惑免疫。

  在极其自私的背后,却是另一个更加消极的情绪,代表着黄明佑的极其自卑,没有相应的自信,凭着自己的实力和资质,让自己的修为更进一步,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

  因此,在这种不自信之下,也是一种事实,黄明佑更加理性的知道,如果没有外力,如果没有更强外力的帮助,在未来的修真生涯中,他黄明佑很难更进一步。

  虽只是只是十二岁,虽然人生刚刚开始,如果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未来的修真生涯却已经主动,成就也就止步于练气阶段。

  至于得以大道,成为真正的强者,那将是遥不可及而又虚无缥缈的目标。

  渐渐冷静下来的黄明佑,随着理性的回归,也就愈发的自私,心里闪过一缕复杂的思绪过后,转瞬之间,就变得更加地坚定起来。

  悄然间,黄明佑又在悄悄地发生着转变,没有什么痕迹可循。

  在这一刻,黄明佑的心里虽然不至于那么的病态,不至于是那种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极端心里,却也渐渐变得心安理得起来,这完全归功于他的自我安慰。

  既然是朋友,那就应该相互帮助。

  既然是朋友,就应该有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心理准备,有着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大不了,你今日为我两肋插刀,他日为你两肋插刀。

  我并不是在强人所难,更没有使用任何的言语和行动相威胁,而只是邀请,只不过是提了一个建议而已,如果为难的话,你完全可以拒绝。

  既然没有拒绝,那么就足以说明,我并没有在强人所难。

  ......

  一个又一个的念头在心中浮现,转瞬即逝,衔接的很是流畅,黄明佑的情绪也是越来越平稳,渐渐回归于平静,愈发的心安理得起来,只是将那份愧疚深埋于内心深处,就好像是被尘封了记忆一般。

  在这一刻,黄明佑的心境也在悄然地发生着变化,看似稚嫩的面孔,不过是一个半大的小孩,却有着极其成熟的心性,远超于同龄人。

  即便是更高境界的修炼者,恐怕也没有这种极其“成熟”的心态。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