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二十章 隐蔽的隔阂

第二十章 隐蔽的隔阂

  并没有表面那么平静和团结,背地里的争斗也非常的强烈,甚至有时候的争斗,激烈到生死相向,往往这种争斗最是防不胜防!

  百家争鸣,要想“鸣”,必然伴随着“争”,牵涉到一个“争”字,总会有恶言相向的时候,甚至是大打出手,日积月累之下,自然而然地,彼此间就有了矛盾,矛盾越积越深,就算再如何的顾及面子,讲风度,心里也早已埋下了不满、甚至是仇恨的种子。

  毕竟,所谓的君子之争,那不过是世俗读书人的一种美丽愿景罢了,又何曾有过真正的君子之争?

  即便是身为提出者的读书人,他们也无法保证自己不会口出恶言,只不过恶言更加的隐蔽,在一定程度上被包装了而已,也就是传说中的“指教”。

  “张师兄,这个给你——”

  不知是什么时候,黄明佑的手里出现了一个小册子,将其递给张静修的同时,更是补充道:“张师兄,这个是我打听来的消息,全都是关于龙门派在武当的情况。”

  一时间,张静修有一些反应不过来,呆呆地看着递过来的小册子,但还是连忙接了过来,并向黄明佑投向了疑惑的目光,面露征询之色。

  “张师兄,是这样的——”

  这个时候,黄明佑忽然有一些不好意思起来,显然是顾忌着什么,但转瞬又变得坚定起来,也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那个,张师兄,你别怪师弟我多管闲事啊~”

  黄明佑最终还是忍不住试探了一句,看到张静修神色如常,还有着鼓励的味道,就不再有任何的顾忌。

  “张师兄,经过这么长的相处,师弟我也知道,你不仅仅是刚刚进入龙门派不久,还不到半年的时间,而且,还十分对龙门派不了解。”

  “因此,为了师兄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师弟我也就自作多情一回,将这些日子打听来的消息,全都整理了下来,并且记录在了这个小册子上面了,分享给你,你好好看看,对你应该会有一定的帮助。”

  “而且,张师兄,武当山的龙门派分支,复真峰没有想象得那么简单,并非是铁桶一块,也非是表面上的那么团结,一致对外......”

  说得是那么的诚恳,情真意切,尤其是最后一句话,很是意味深长,听得张静修很是感动,愈发地觉得,这个朋友没有白交,那枚中品灵石花的物超所值

  张静修已经接过了小册子,并且认真地翻阅着,虽未说什么,但他的态度,神情间所流露出的丝丝感动,以及对黄明佑投来的感激目光,都足以说明,他对于黄明佑的擅作主张,不仅没有反感,反而还发自内心地认同与感激。

  “谢啦!”

  寥寥两个字,不仅囊括了张静修的认可与赞同,还有还代表了张静修的感激之意,读懂这一细微的表情之后,黄明佑脸上的最后一丝顾忌也随之消散,再次转化为笑脸。

  “呵呵...这不算什么,不过是小事一桩,顺手而为的事情而已,张师兄客气了。”

  黄明佑有一些傻笑的挠了挠头,颇有几分傻小子的意味。

  “那,张师兄,那我就先告辞了,师弟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办,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师兄一定要言语一声啊,千万不要客气。”

  看着转身而去的黄明佑,渐渐消失于门口,张静修那古波不惊的神情这才发生了变化,变得极其严肃起来,再无一丁点的喜悦,没有那种即将与郭老实重逢的高兴,转而是内心无比的沉重。

  从卫真定师徒的只言片语中,以及和王常月的那一次偶然相遇,虽然张静修都有着一定的感觉,感觉到了掌教一脉和律宗一脉并没有那么和谐,总有着千丝万缕般的隔阂与矛盾。

  可是,张静修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种隔阂居然那么大,还这么的隐蔽,隐蔽的让人心里发毛,感觉瘆得慌!

  捏着小册子,张静修陷入深深地失神之中,再次发呆起来,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样应对起来?

  不过,张静修又有一个最起码的原则,真心不愿意参与这种内部的争斗,不仅仅是因为这种争斗太过于丑陋,为人所不齿,主要还是在于,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和精力,参与进去。

  毕竟,修真也好,加入龙门派也罢,亦或是现在的身处武当派之中,都只是一个目的,让自己快速地成长起来,变得足够强大,从而为父报仇,守护亲人。

  显然,参与到门派的内部争斗之中,与他的初衷背道而驰,将是一个鱼和熊掌的选择!

  可是,卫真定对他张静修有大恩,那是进入龙门派的引路人,都使得他们不可能那么容易,轻轻松松地脱身于门派的内部争锋,而作壁上观。

  换而言之,自从加入龙门派的那一天起,他张静修就是带着“胎记”加入的龙门派,被打上了掌教一脉的印记,即便不想参与进去,也由不得他。

  门派的内部争锋,有一些类似于世俗朝廷的党争,不管谁胜谁负,最后都将是黯然离场,甚至落得个家破人亡,波及到亲朋好友!

  来自于世俗,又是张居正之子,经历过家变之后,张静修对此更是深有体会,见过太多太多相同或相似的这种例子。

  这一次的“党争”,又不同于世俗,他张静修不再是首辅的儿子,更像是一个小卒子,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双方博弈的炮灰,牺牲的对象。

  而且,一旦掌教一脉落败,像他这种与卫真定关系近之人,将会被列为重点打击的对象,被“清洗”出局!

  肩负着为父报仇和守护家人的重任,张静修不得不想那么多,不可能像江湖儿女那般讲究什么快意恩绝?

  因此,在这一刻,说张静修是在思考未来的选择,该怎样做,倒不如讲,张静修实在考虑,是在寻找一个方法,如何从龙门派的内部纷争中抽身而出,专心于修炼,提高自己的修为?

  张静修的面颊微微发烫,浮现出了淡淡的惭愧之色,有一些羞于自己的想法和行为,极度的利己主义,却故意地忽略和弱化道义与恩情。

  毕竟,不管怎么说,卫真定都保住了他张静修以及张家,出面震慑了一些宵小,想要对张家做出赶尽杀绝之人。

  还有就是,在修炼的这段时间里,郭老实和常言也帮了不少忙,使得他张静修少了许多麻烦,避免走了许多弯路,更是得到了许多修炼问题上的解惑。

  亦师亦友——

  最能形容三人的关系,这也使得张静修不可能那么的狠心,一旦郭老实和常言陷入不利的境地,甚至是有危险之时,不可能坐视不管。

  一时间,随着越想越多,张静修再次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