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十六章 另一打算

第十六章 另一打算

  “这个我明白,不管是疗伤治病,还是修炼所需要的辅助丹药,都离不开炼丹者的支持,尤其是后者,如果没有丹药的辅助的话,修炼者的境界和实力都将会进展的十分缓慢。”

  “不错,张师兄,就是这个理!”

  黄明佑先是附和了一句,进而面带莫名笑意,不无恭维地补充道:“张师兄人就是聪明,一点就通,难怪如此年轻就达到了炼气十层,有了这等修为和实力。”

  “张师兄,不要嫌老弟唠叨,如果你真得有这种想法,想要进入百花谷,师弟要奉劝一句,师兄你要有那个心理准备,百花谷的考核更严不说,就算是通过了考核,即便天赋异禀,进入百花谷之后,也只是一个学徒,类似于外门杂役的存在。”

  说到这里,黄明佑的话语一顿,一张小脸煞有其事,变得极其认真和严肃起来。

  “张师兄,你可要想清楚了,以你的资质和现在的修为,轻易就能通过宗门的考核,成为外门弟子,再坚持个三五年,再外门苦修到炼气十二层,轻轻松松就能进入内门,成为复真峰的内门弟子。”

  “无论是在内门,还是在外门,相应的身份和地位,或许相应的修炼资源略少一些,但其他的都要比百花谷强的太多,除非是在丹药之道上有着极高的天赋,很少有人选择进入百花谷。”

  “因此,说白一点的话,每年参加百花谷考核之人,几乎是两种极端,要么在草木之道上有着远超常人的天赋,要么就是将其当作了一种捷径,毕竟,百花谷的考核,对于修炼资质的要求,要相对低得多。”

  不管有没有主修炼丹之道的意图,张静修听得都很认真,不时地轻轻点头,以示回应,而黄明佑接下来的话语,也渐渐变得有几分感慨之意。

  “张师兄,我并没有看不起的意思,据小弟所知,像炼丹之道,虽然不像修炼对灵根与筋骨的要求那么严格,但也是打小就开始学习和培养的。”

  “在正式接触炼丹之道之前,必须熟读各种记载草木属性的典籍,并且熟记于心,虽不至于倒背如流,却也要张口就来,如数家珍一般。”

  黄明佑目光转移,最后落在了那厚厚一摞的医学典籍上面,颇有长叹之意。

  “张师兄,如果你能熟读这些医术,并且能够背得滚瓜烂熟,最起码有七成的可能性,能够通过百花谷的考核,可是,若只是靠这些书籍的内容,最多也就只能在百花谷打打杂,负责一些生活琐事的事情,恐怕一辈子也接触不到炼丹之道——”

  黄明佑的话语戛然而止,意思也已经是十分明显,却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显然还有一些话不吐不快,可奈何,似乎是顾忌着什么,无法畅所欲言,只能言尽于此。

  然而,相比于黄明佑那凝重的神情,毫不掩饰的复杂之色,隐隐还有着急、想要劝阻之意,张静修的反应却是那么的怪异,是那么的另类,平静的神色中,带着些许的兴奋,眸子里更是有着莫名的光芒,星星点点,闪烁不定。

  紧接着,若有所思的张静修,目光也落在了那厚厚一摞的医学典籍上面。

  虽然距离考核的时间不足十天,但凭着过目不忘的强悍记忆力,张静修有着十足的自信,这些书不仅能够看一遍,也能熟记于心,背诵不是问题。

  再加上之前半个月的学习,和李时珍共同探讨与研究,以及脑海里关于《本草纲目》的诸多信息,张静修在医道上已经具备了相当的造诣。

  自然而然地,对于其他人十分难考的百花谷考验,对于张静修而言,却是相当的容易,形同于抄写典籍。

  这个时候,虽还未考虑是否进入百花谷,但张静修的心里却是有了另一个计较,找个时机,将这些医学典籍送去的同时,可以试着劝说李时珍参加百花谷的考核。

  虽然李时珍没有自己这样的强悍记忆力,但却在医道浸yin了数十载,就算不知道所有的草木属性信息,但论对草木属性的熟悉程度,比他张静修只强不弱。

  李时珍若想通过百花谷的考核,虽不至于十足的把握,却要比绝大多数人容易得多。

  毕竟,几十年的医道学习和行医经验,不是白来的。

  看着张静修眉宇中的隐隐兴奋之意,黄明佑本能地以为,张静修真得准备主修炼丹之道,虽有心再劝说一下,最终却没有开口,唯有心中一声长叹,不禁有一些惋惜。

  言尽于此——

  黄明佑的年龄虽小,却也懂得一些最基本的为人处世之道,点到为止,才是人与人之间的最好相处方式,否则的话,即便是再如何的好心,换来的也只是不满,甚至是怨恨!

  因此,有一些少年老成的黄明佑,再次选择了默然。

  藏书阁——

  “翀昇啊~这件事情我看就算了,我都这把老骨头了,虽然身体还算硬朗,没病没灾,但毕竟年龄摆在那里,还能有几年的活头?人生苦短,还不如趁着有生之年,干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

  “可是,前辈,这不一样啊,如果待在武当山,尤其是百花谷所在的位置,灵气要浓郁的多,如果你老在那里生活,有灵气的温养,身体要更加的健康,寿命也更加的绵长,你也能有更多的时间干自己想干的事情不是?”

  “翀昇啊~我知道你的良苦用心,知道你是为了老夫着想,真心所致,可是,你将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

  相比于张静修的暗暗着急,越来越表现在脸上,而作为当事人,李时珍却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就好像没事人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看到无动于衷的李时珍,对于自己拿来的那些医学典籍爱不释手,兴奋地翻阅着,张静修张了张嘴,刚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李时珍给打断了。

  “翀昇啊~撇开其他的不讲,就算能够进入百花谷,如愿以偿地成为了武当派的弟子,可是,进入百花谷之后,不管是谷主,还是负责管理的药徒,会让老夫像现在这般自由自在地生活吗?”

  “平常的时候,锻炼锻炼身体,编写与装订《本草纲目》,看病救人,一天也就过去了。”

  “若是进入百花谷,姑且不说身体的情况不允许,就算能够干得动那些杂活,老夫还能等到哪一天吗?阅览武当派珍藏的那些医书和关于草木属性的古籍,”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