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十三章 李时珍

第十三章 李时珍

  走着走着——

  不知不觉间,张静修来到了一处房间门口,随着里面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嘀咕声,不禁停下了脚步,好奇地扭头望去,打量了一番,却发现四下无人。

  接着,又抬头看向牌匾,神色依旧是那么平静。

  藏书阁——

  看到古朴的三个大字,张静修的面色就是一喜,心中更是激动不已,然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神色为之微微一变,涌现出了一缕疑惑之色,不禁暗道,藏书阁这么重要的地方,怎么没有人把守?

  真是奇怪——

  张静修嘀咕了一声,再次确认般地看了看左右,依旧是四下无人,只有屋里传出来的嘟囔,更像是读书时的那种碎碎念,使得张静修再次起疑。

  若不是神魂格外的强大,异常的敏感,张静修很难发现这声若蚊嘶的细微之声,更不会藏书阁的存在。

  难道这并不是什么藏书阁,而是类似于学堂的地方,有人在里面念书,学习?

  可是,这也不对啊,这可是武当山,这可是道门的修炼圣地,怎么可能像世俗的那种学堂一般,学子们在那里摇头晃脑地念书?

  张静修强压下脑海里的种种念头,再次打量起屋子里的情况,渐渐正视起来。

  “有人吗?”

  张静修的声音不大,就好像是在呼唤一般,见没有人回应,忍不住抬步走了进去,但脚步很轻,同时目光转移,缓缓打量着屋子里的一切,主要还是顺着声源的方向望去。

  “有人吗?”

  走出几步之后,以试探性的口吻,张静修再次喊出了这么一句话,这次终于有了反应,那个碎碎念的声音戛然而止,随之发出了一个疑惑的声音。

  “是谁?”

  这是一个苍老的声音,没有愤怒与不耐烦,显得很是平静与和善,却又不像寻常老人那般虚弱,自有一种有力感,不等张静修作出回应,已经有一个苍苍白发老人自里屋走了出来,手里还捧着一本线装古书,悠悠的迈着八字步,那副闲庭信步的模样,像极了一个老学究,却又给张静修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老者却又不像老学究那般刻板——

  “那个——前辈,晚辈是——”

  张静修只是愣什么了片刻,转瞬就反应了过来,连忙就想要自我介绍,但话说到一半,却被对方有礼貌地摆手给打断了。

  “这位道友,请不要误会,老朽并不是什么前辈,也不是武当派之人,不过是到武当派求学之人,学习一些医术,严格来讲,咱们都是参加武当派考核之人,辈分儿相同,并没有前后之别......”

  张静修张大了嘴巴,难以相信地看着对方,实在无法相信,如此精神矍铄的苍苍白发老人,乃是一个求学之人,看其模样,最少也得六十岁以上。

  尤其是神念的铺开,没有发现对方有一点修炼的气息,心中已经相信了老者大半的话语。

  有着如此硬朗的身体,言语清晰,思维也极其正常,更是眼不花,耳不聋,如此老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若说不是得道高人,张静修实在有一些不相信。

  不过,相比于自己的眼睛,张静修更相信自己的神念感知,对方确实只是一名寻常的老者。

  显然,老者并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

  仅仅是张静修的一个眼神,神情中所流露出的那一缕狐疑之意,他就已经看出了张静修的心中所想,那份疑惑,并随之转移了话题,看似是在闲话唠嗑,却又不无解释之意。

  “老朽乃是一名大夫,祖传的医术,算是医学世家,粗懂的一些养生之道,别看已经过了花甲之年,但身体还算硬朗,并不比一些小伙子的身体素质差多少。”

  “如果不是要编撰和修整《本草纲目》,老朽也不会跋山涉水地来这武当山,借阅一些医学典籍,以及在这武当山上寻找一些草药,验证相应的药性,是否与古籍中记载的一致。”

  “呵呵...老朽本名李时珍,没有自夸的意思,曾经在世俗的皇家太医院当过职,虽然任职不过一年,却也增加了不少的见识,更加知道医学的博大精深,浩渺如海。”

  “尤其是修炼界的草木之学,堪称世俗医道的鼻祖,如果能够见到修炼界的草木典籍,老朽的《本草纲目》必能得到极大的改善和丰富。”

  “失敬失敬,老先生!”

  张静修连忙抱拳施礼,面露恭敬之色,却又有一些迟疑,转瞬就变得坚定起来,进而问道:“可是,老先生,你又怎么会在这里呢?据晚辈所知,在这偌大的院落里,要么是武当派的外门弟子或杂役,要么就是参加考核之人,你——”

  张静修虽未讲完,但李时珍还是听出了后面之语,以及话里的弦外之音,随之含笑以对。

  李时珍这次没有再客气和推辞,他听出了,张静修这一次的前辈称呼,乃是世俗界的一种礼仪,一个年轻人对年长者的尊重,思及于此,李时珍对于张静修的好感不禁倍增。

  面对张静修的心中疑惑,李时珍依旧是微笑以对,并没有隐瞒自己如何来到的武当山。

  “呵呵....老朽之所以能够来到武当山,借阅一些医道典籍不过是一时的运气而已,多亏了楚王和荆王的鼎力相助,否则的话,就凭老朽现在的年龄,只靠自己,莫说是参加武当派的入门考核,恐怕连山门都无法靠近,更不用说在这藏书阁内看一些寻常的医学典籍了。”

  “喔~原来是这样啊——”

  张静修露出恍然之态的同时,不住地附和了一句,更是轻轻点头,以示强调,却也明白,楚王或许没有什么影响力,但武当山毕竟在荆州境内,在荆王的藩地,荆王多多少少还是能够和武当山说得上话。

  因此,凭着藩王的身份,有着皇族身份的加持,或许无法影响到武当派的事务,但要是打一个招呼,负责考核的外门弟子,总会给几分薄面。

  毕竟,作为一地的藩王,荆王也有着一定的资源,对于上升空间达到瓶颈的外门弟子而言,是一个不错的交好对象。

  何况,李时珍不过是一个老头子,知根知底,又不是什么奸细,只是参加一下入门的考核,从而趁机借阅一些再寻常不过的世俗医学典籍。

  因此,得到两王的招呼,对于李时珍的到来,虽不至于一路开绿灯,却也是大开方便之门,反正又不会成为武当派之人。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