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十一章 名额

第十一章 名额

  次日——

  “嘿,听说了没有?凡是进入天府之人,都赚大发了,都是必有收获!”

  “都是听说了一些,有一点耳闻,听说,进入天府之人,修为越是低微,这种收获就越是明显,虽然天府内鱼龙混杂,竞争激烈,也非常的危险,但相对于这种收获,非常值得冒险一试!”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在天府之内,非常容易沟通天地间的灵气,进入炼气期,修为也是蹭蹭的往上涨,精进的十分快速,只是到后期才慢了许多。”

  张静修安静地坐在学堂里,在等待讲师到来的同时,看似无心周围的议论,实则却是竖着双耳,屏息凝神地倾听其他人的议论内容,不禁心里一惊。

  难道天府的秘密已经广为人知了?

  这是震撼地,出乎张静修的意料,却又是在情理之中。

  在天府内修炼事半功倍,虽然只对修为低微者明显,而修为低微者又没有什么修炼经验,并不知道其中的差别之处,但修为高的修士迟早会发现。

  毕竟,一个、两个低阶修士的修为精进快速,尚可以说是资质绝佳,但要是有大量的门人修为精进快速,那就不一样了,很快就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并发现其中的端倪。

  虽然那些修真势力的低阶门人进入天府的少之又少,但第一个察觉这一点的龙门派就不一样了,那可是派出了大量的低阶门人,进入天府。

  这一动作的本身就已经十分瞩目,很容易引起其他势力的注意,一旦那些低阶龙门派之人的修为大进,必然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并深究其中的原因。

  何况,作为最先、也是最大的获益者,这里面还有龙门派的推波助澜,散播这个消息,从而将水搅浑,只是张静修还不知道其中的博弈,背后的种种阴谋而已。

  “安静——”

  忽然间,一声轻喝传来,伴随着的还有一股淡淡的威压,不仅将思绪纷杂的张静修拉回了现实,更是使得嘈杂的学堂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学堂的门口,并随着一个身影缓缓转移。

  相对于绝大多数人的敬畏,张静修要平静的多,仿佛是一个局外人一般,静静地看着这一切,除了一开始愣了一下,再无过多的反应。

  虽未展开神念,但凭着对修炼者气息的敏锐感应,张静修当即就知道,对方虽然挂着讲师的名头,却不过只有炼气九层的修为,不过是武当山的一个外门弟子而已。

  而且,明显上了岁数,至少四十岁,也足以说明了讲台上的讲师资质一般,并没有什么发展潜力,若是没有奇遇的话,境界也就止步于此了。

  因此,在强者为尊的修真界,虽然只是比对方的修为高了一层,张静修却也没有必要太将对方当一回事儿。

  “好了,对于天府宝藏,你们不用再报任何的幻想了。”

  来到讲台上的讲师,原本绷着的一张脸缓和了一些,但依旧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众人,看到不少人面露不解之色,进而补充道:“自从发现天府内的修炼环境奇佳,完全可以比拟一些洞天福地,天府的各个入口已经被修真界的各个修真势力划分完毕,各自派人驻守入口,现在是只准进,不许出。”

  “而且,为了防止灵气枯竭,从今以后,进入天府的名额,也是有着严格的限制,每一个门派只能派出一定的人数,进入天府内修炼,否则的话,将会遭到其他修真势力的制裁,群起而攻之。”

  “不过,你们也不用气馁,这不是说你们就没有机会了,只要能够进入武当派,并且在宗门的大比中获得不错的成绩,你们就有机会获得那些名额,就可以进入天府内修炼,快速提升修为。”

  尽管神情冷漠的讲师在鼓励着众人,隐隐间,还露出些许的兴奋之色,随着最后一番话的讲述,顿时使得不少人重燃了希望,更加坚定了加入武当派的决心。

  可是,凭着修为上的优势,张静修还是敏锐地扑捉到,台上的那个讲师还是有一丝落寞之意转瞬即逝,很好地掩饰了自己的神情变化。

  虽然不知道武当派的宗门大比是怎么回事儿,又是怎样去进行,但张静修还是知道一点,在有限的名额之下,竞争将会格外的激烈。

  毕竟,不仅是龙门派,连同武当派在内,许多的修真势力都在扩招,增收门徒。

  如此一来,进入天府的名额,竞争的势必更加的激烈与残酷。

  就算不了解具体的情况,但凭这一点,张静修也能够想象得到。

  “你们都是初次接触修真门派,更是对修炼的学问知之甚少,甚至是可以说一无所知,而修炼界的修炼法门,一共可分为两大类,修真和炼体,这也是修炼界名字的由来,分别取其两个字,组合而成。通俗来讲,所谓的修真,就是你们世俗常说的修仙,而炼体就是修神,确切的来讲,应该是武道......”

  渐渐地,随着讲师的展开,讲道内容的深入,相对于其他人听得很入神,很入迷,张静修却是觉得那么的枯燥乏味,了无生趣,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哈欠。

  “啊——”

  声音很轻,看似漫不经心,但在这安静的课堂上,尤其气氛是极为的郑重,这么一个声音,不啻于一道惊雷,显得是那么的刺耳,又是那么的瞩目,瞬间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和目光。

  讲师面沉似水,眸光如刀,看似平静,但紧盯着张静修的目光,是那么的犀利,足以说明他此时的内心一点都不平静,甚至是愤怒。

  之所以迟迟没有发作,就这么看着张静修,不过是一时的隐忍,彰显自己的风度,以及高人一等的自命不凡姿态,绝非是察觉到了张静修的真实修为,亦或是知道了张静修的龙门派身份。

  “怎么?这位道友,难道你对老夫所讲的学问有什么意见,或者是吗?”

  虽然有着讲师的身份,但讲台上的武当派外门弟子并未真得就将自己当作一个夫子,即便如此,也一口一个老夫的端起了架子,一副前辈的姿态,颇为颐指气使的看着张静修。

  “哦~道友是在说我啊——”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