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助攻

第一百一十八章 助攻

  情急之下,按耐不住心中的那股躁动,郭老实向着常言传音而去,更是有一些不耐烦地继续说道:“即便有昙阳子的照顾,正一教之人不会对咱们不利。可是,咱们此次的天府之行,可就白白浪费了。”

  “而且,就算是遇到再好的东西,以咱们的实力,在这支队伍中上不上,下不下的,也没有咱们的份儿。”

  “灵丹灵药也就算了,珍惜而有限,分不能也就算了,能够理解,可是,那些灵石之类的修炼资源,甚至是连修炼典籍,咱们也不能摘录一份。再说,一路走来,咱们又不是没有出力。”

  相比于郭老实的怨念颇深,想法天真,年少的张静修却要冷静理性的多,紧接着也向常言传音而去。

  “常师兄,咱们必须离去了,再这样下去,与正一教同行,虽有昙阳子前辈的庇佑,却也是与虎谋皮无异,还是离开最为稳妥。”

  听到张静修之言,常言神色不变,却是暗暗点头,随即向两人传音回去,说着相同的话。

  “师弟,一切听我的行事,等到前方的十字路口之时,咱们就向昙阳子请辞,尽早离开的好。”

  两人没有再多说什么,默默地跟在常言的身后,加快了脚步,向着队伍的前面而去,也就是昙阳子和巢云子二人所在的位置。

  很快,就有人发现了他们三人的异样之处,纷纷议论了起来。毫不掩饰自己的调笑与轻蔑之意。

  “咦~这三个人怎么了?抽什么风了?”

  “看来,他们终于按耐不住了,想要离开了。”

  “早该走了,一直赖在大队伍里,虽然出了一点力,但依旧是三个大累赘,每每看到他们只是,让人感觉膈应的慌,总感觉哪里不舒服?”

  对于各种嘲弄与挑衅,即便是性如烈火的郭老实,此时也表现的分外冷静,能够容忍,像常言与张静修一样,对于耳边的那些言论,保持着充耳不闻的态度。

  “两位前辈,晚辈三人叨扰多日,实在是过意不去,还有就是,和师门分开多日,实在是多有不便,晚辈想向前辈请辞,还望前辈海涵,莫要见怪?”

  这个时候,不管是正一教的巢云子,还是属于散修一列的昙阳子,对于常言的恭敬表现,彬彬有礼而又不失有礼有节,虽然神色泰然,没有丝毫的波动,但却是暗暗点头,甚为赞许。

  毕竟,有着境界和实力的巨大差异,也代表着他们二人的高度,与张四海也是远远不同,虽也有门第之见,却不止于针对三个晚辈。

  否则的话,为难的太过明显的话,有损一个金丹修士的风度,有损他们的一颗傲娇之心。

  为了避嫌,以免尴尬,巢云子只是淡淡一笑,并未有任何的回应,而是转头看向了昙阳子,意思非常的明显,昙阳子道友,一切由你来拿主意。

  一路走来,与正一教共同寻找古城内的宝藏,昙阳子深深感受到了人多的好处,古城特殊的环境,对于神念的极大限制,这种情况之下,无疑是人越多越好。

  尤其是像常言与郭老实的这样的筑基修士,已然是队伍中的中等偏上的战力,对于寻找宝物,有着不小的助力,因此,从内心深处而言,昙阳子并不想放三人离去,最起码是常言与郭老实。

  这个时候,看到师父神色有一些迟疑了起来,也感觉到气氛也变得有一些异样起来,李碧洛心里顿时着急起来,但还是故作一副冰冷的样子。

  “哼~不过是区区低阶修士,如此做派,当众请辞,你们还真以为我师父她老人家要为难你们不成?要走就走便是,何必这么虚伪?”

  对于李碧洛如嗔似怒的发脾气,好像对常言很不满的样子,昙阳子和巢云子或许可以处之泰然,但正一教的其他人却不能淡定了,嘴角直抽抽。

  何为低阶修士?

  这几乎是每一个正一教筑基修士的心声,很想反问的一句话,更想说,你李碧洛人虽漂亮,也有一个很不错的师父,但你本人却不过是炼气十层的修士而已,又有怎样的底气,居然敢大言不惭地讲,筑基修士是区区低阶修士?

  正一教之人,或许只看到了李碧洛的言词冒犯,对于常言的不满,但昙阳子和巢云子又是何等的老狐狸?又怎会看不出更深一层的用意?

  看似指责,当众的轻视,却又何尝不是在帮助常言三人?

  毕竟,如果两人刻意为难的话,不想让他们三人离去,这一番言语的斥责,不仅不再是说常言三人的无礼,反而将矛头指向了他们二人的头上,落得一个欺负晚辈的名头?

  对于一个修真者而言,或许不在乎这一点名誉损失,却也不愿意轻易沾染这样的恶名。

  看似言语很长,却不过是众人各自的念头,不过是发生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几乎是李碧洛的话音刚落不久,神色淡然的昙阳子,就做出了回应:“嗯,你们走吧~”

  “谢前辈——”

  常言高呼一声,带着张静修二人,再次躬身一拜,异口同声地喊道:“两位前辈,晚辈告辞了。”

  然而,就在这个是,转身欲走的常言三人,却被一个大刺刺的一个喊声给叫住了。

  “三位道友,请稍等一下!”

  一瞬间,几乎是一种条件反射,所有的目光都向着声源的望去,只见巢云子身后的张四海迈步而出,行走之间,一副笑吟吟的模样。

  来到常言三人的面前,张四海先是对昙阳子恭敬地施了一个礼,转而看向常言之时,刚想要说些什么之时,却见常言不卑不亢地先开口道:“不知道张道友还有何事?”

  “呵呵...常道友,是这样的——”

  在诸多的目光注视之下,尤其是巢云子与昙阳子的审视,张四海从容不迫,话语顿了顿之时,目光游离地扫视了张静修一眼,这才含笑继续说道:“常道友,素闻贵门张翀昇道友,在这古城之内,得到了一枚荆棘果,贫道想要与其交换,如何?”

  此话一出,顿时四周一片哗然,响起阵阵的倒吸气之声,即便是已经是结丹期修士的昙阳子,也不禁看向了张静修,眸子里闪烁着莫名的光芒,明灭不定,瞳孔微微收缩,这一情绪波动转瞬即逝,很好地掩饰住了。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