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七十一章 荆棘果

第七十一章 荆棘果

  虽未得到回应,但郭老实并未气馁,虽不至于一步三回头,但也是总往后看,不时地长吁短叹。

  “唉~师兄,我实在有一些不放心张师弟,咱们布置的那些阵法,虽然具有一定的掩盖和隐藏效果,更是可以抵御筑基后期修士的全力一击,可是,那个地方就处于路口,时常有人经过,一时半会倒还没什么,虽不至于被发现,但时间久了,很容易被人发觉,到时候,张师弟可就危险了。”

  “而且,进入天府的修士越来越多,由不得人不担心,师弟他的修为实在太低,更是没有丝毫的实战经验,就算勉强可以施展一些低阶法术,可以使用法器,一旦真打起来,绝对是要吃亏的。”

  “好了,郭师弟,别担心了,而且,担心也没有用,只会扰乱自己的心神而已。”

  常言颇为冷漠地打断了郭老实的讲话,就在这个时候,身形忽然顿了一下,接着,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走的同时,又抛出了一句话,使得郭老实安心了不少。

  “放心吧,给师父他老人家传音之时,我已经将张师弟的事情告诉老人家了,并且请求,希望将张师弟所在的地方,作为咱们龙门派的营地之一,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希望如此吧~”

  郭老实的神色微松,但并不是很放心,实在是,随着天府入口的时间越长,相应的消息将会迅速传遍修真界和世俗中的部分势力耳中。

  因此,这也就意味着,越是到后期,进入天府内的人数就会越多,将会激增,到时候,张静修所躲藏修炼的地方,也就更加的不安全,更容易被发现。

  数天后——

  张静修跟着破山禅师师徒二人,行走在一片树林中,树林中没有花花草草,有的只是荆棘,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荆棘的毒刺扎伤,或是被划出一个浅浅的口子。

  “师父,这路也太难走了,你为什么不御剑飞行,带着我们两个赶路啊?”

  这个时候,秦良玉耷拉着小脸,满是委屈之色,不时地吸着鼻子,犹如在发泄一般,用手里的小木棍狠狠的敲打着前方的荆棘,甚至是不时地猛戳两下,却又是那么的有气无力,缺少心劲。

  “小玉,你就不累吗?”

  然而,破山禅师却是头也不回地反问了一句,手里也拿着一根枯树枝,像一个老爷爷一样,走在最前方,说是在开路,但根据所流露出的神情举止,更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显然,不仅是张静修,就连活泼好动、此刻却是觉得沉闷的秦良玉,也是发现了这一点,并问出了两人共同的心声。、

  “师父,你是不是在找什么东西啊?”

  “哟~小丫头,你终于发现了?”

  破山禅师忽然停了下来,不答反问了一句,回头看了一眼秦良玉,就继续赶路的同时,进而补充道:“不错,师父正在寻找一个名叫荆棘果的灵果。”

  “什么?什么?荆棘果?”

  霎时间,秦良玉就好像是一个小财迷一般,听到破山禅师的话语,小脸顿时就笑开了花,连连好奇地追问之时,小脚更是快走了几步,追上破山禅师之后,进而又问道:“师父,那是什么东西?徒儿还没有听说过荆棘能够结出果子的,只听说过负荆请罪、披荆斩棘之类的说法。”

  “孤陋寡闻——”

  破山禅师半开玩笑的给了一个四字评语,转头看到秦良玉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多变的表情此时换为了气鼓鼓,不等她发作,随之神色一敛,语气郑重地继续说下去之时,再次往前走。

  “小玉啊,你还是太小,虽然聪慧,有着惊人的记忆力,这几年里,尽管师父逼着你阅览的大量的书籍,但由于年岁的原因,你知道的还是太过于有限。”

  “在你们世俗界,荆棘是指一种草本植物,但古代的时候,真正的荆棘,却是分指‘荆’和‘棘’的两种植物,前者可以开化结果,后者就是一种落叶灌木,全身都是刺。”

  “在修真界的一些古籍秘典之中,曾经有那么一条记载,凡是‘荆’和‘棘’大量共生的地方,只要上了年份,超过千年以上,总会有那么一株荆棘,长有荆棘果。”

  “根据书中的记载,荆棘果有两大神效,一是活血,提高身体排出杂质的效率;二就是增强神魂之效,凡是上了年份的荆棘果,年份越久,这种效果就越强。”

  “师父,那岂不是说,对于炼体者而言,荆棘果犹如炼体圣药般的存在?”

  秦良玉惊呼出口,打断了破山禅师的叙述,两眼更是冒着精光,犹如小星星在眸子里闪烁,就像是一个小财迷一样,边走边盯着破山禅师。

  “嗯——虽然不准确,但也相差无多,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意思。”

  破山禅师的身形再次一顿,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下,模棱两可地回了一句之后,进而补充道:“毕竟,随着修真大环境的不断恶化,能够用于炼体的灵草灵果,以及各种辅助材料,尤其是作为主要药材的灵草灵果,越来越少,对于炼体者而言,荆棘果也算是圣药的存在。”

  “而且,炼体者的修炼,主要就是修炼体魄,相比修真者而言,神魂要弱得多,越是到高阶的强者,等级越高,这一差别,就会放大的越大。”

  “因此,相比于荆棘果的活血神效,对于那些炼体者而言,等级越高,荆棘果的重要性对他们就越大,如果咱们能够获得那么一枚,一定可以获取大量的修真资源,足够你达到为师的这种境界。”

  “师父,你说得是真的?”

  惊疑不定的问出这句话之时,秦良玉更多的还是满满的感动,莫说是世俗界,就是放在竞争残酷的修真界,这样的师父也是极其少有的,绝对是属于凤毛麟角的存在。

  毕竟,修真界的竞争极为激烈,甚至是惨烈!

  秦良玉虽然年幼,经历的事情不多,阅历浅薄,但还是知道这个浅显的道理,莫说是师徒,就是父子,有时候为了一些修炼资源,撕破脸也是常有的事情。

  这无关乎血脉,无关乎传承,乃是人性的一种表现,一种自私的本性而已。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