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六十九章 会合

第六十九章 会合

  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一脸的认真模样,不再那么嬉皮笑脸,张静修的脸上也没有了笑容,却也没有接话,实在是,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从何处开口?

  虽然看过了《修真界小百科》,但张静修对修真界的事情依旧是知之甚少,尤其是像这种妖兽的实力,更是缺乏直观上的认识和感受。

  不过,虽然不知道五级妖兽有着怎样的实力,但从自己之前所了解到的信息,以及秦良玉只言片语中所流露出的信息,却也有着大致的判断。

  五级妖兽,虽然相当于人类中的结丹期修士,就算是最弱的妖兽,到了相应的等级,却也要比人类修士强一些,因此,张静修心中猜测,恐怕那头五级妖狼兽的实力委实不俗,以破山禅师现在的修为,应付起来,也不会这么的吃力。

  否则的话,也不会那么不顾形象的对着两人大喊,让秦良玉先行离去。

  这个时候,在张静修的脑海里,随着诸多信息的汇集,张静修对于妖兽的了解,越来越清晰,相比而言,同等级的修士与妖兽,一般情况下,由于体魄上的先天差异,后者的实力更强!

  仅就目前所知而言,流传在修真界的信息,妖兽分为十三个等级,从出生那一刻起,哪怕是妖兽幼崽,都有着一级实力的,相当于人类中的炼气第二大阶段的修士。

  当然,这一点也是妖兽与世俗界的凶禽猛兽的最大差别,最为明显的标志。

  还有就是,随着成长,妖兽的实力也是增长的惊人,让修士羡慕不已。

  二级的妖兽,就相当于人类中的筑基初期,三级是筑基中期,四级就是筑基后期,以此类推,十三级就是化神后期,同时具备了相当高的灵智。

  “小不点,没白费师父这么疼你!”

  容不得张静修继续深想下去,破山禅师的声音在这个时候突兀的响起,回荡在山谷之内,打断了张静修的思绪的同时,也使得秦良玉为之一喜,破涕为笑。

  “师父,您终于回来了,徒儿都快担心死了,”

  秦良玉拍着自己的小胸脯,满脸的喜悦之色,一双大眼睛更是滴溜溜乱转,随着娇小的身体转移,而四处乱瞄,显得灵动不已,却是始终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始终没有找到破山禅师的身影。

  “师父,你在哪呢?”

  秦良玉的话音刚落,忽然间,一个破空声骤然响起,由远及近,这个时候,张静修也已经收起了全部的心神,和秦良玉的反应相似,一起看向声源的方向。

  相比于秦良玉的满含期待,激动莫名,张静修的心里却是忐忑了起来,有着莫名的紧张感。

  咻——

  一道白光乍现,出现在两人视线之中,自远处的密林中极速而来,转眼之间,已经到了近前,白光敛去之时,随之现出破山禅师的身形,还有一把飞剑悬浮在他的身旁。

  疾——

  随着破山禅师的一声轻喝,飞剑发出了一阵轻鸣过后,随之不断地幻化变小,最后消失在他的身体周遭,湮没于丹田附近的位置。

  “师父,想死徒儿我了。”

  这一刻,秦良玉再次恢复了她那活泼好动的秉性,古灵精怪的一蹦一跳的来到了破山禅师的身旁,双手抓着破山禅师的一只大手,先是撒娇了一句,进而犹如好奇宝宝的问道:“对了,师父,百香果全都得到了吗?”

  “挑破捣蛋鬼,什么担心师父,为师看你是担心百香果才对。”

  破山禅师习惯性的摸了摸秦良玉的脑袋,似乎是心情不错,也是俏皮的一句,进而右手一招,手中随之出现了一个玉盒,玉盒打开的那一刻,正有三枚百香果静静地躺在里面。

  “嘻嘻...百香果!”

  看到近在眼前的百香果,秦良玉的心里就是一喜,几乎是一种本能反应,高兴的就要拿过玉盒里的三枚百香果,却见破山禅师右手一翻,盛放百香果的玉盒,又被他收了回去。

  “哼~师父小气鬼!”

  秦良玉抓了一个空,故作不满的嘟囔了一声,就在这个时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仰着一颗小脑袋,疑惑的看着破山禅师那张慈祥而和蔼的面孔,询问道:“师父,怎么只有三枚百香果?另外三枚呢?”

  显然,张静修也疑惑这一点,畏惧于对方的修为,虽然不敢像秦良玉那般直视着,却也是不时地抬头偷看两眼,深怕引起对方的反感。

  这个时候,按耐不住心中好奇的秦良玉,小脸面有沉吟之色,不等破山禅师作出回应,进而又补充道:“按理来讲,师父,就算是有五级的守护妖兽妨碍,正一教的那些人,连个哪怕是结丹初期的修士也没有,应该无法和你老抢夺剩余的百香果啊?”

  “你个小捣蛋鬼,真够贪心的!”

  破山禅师点指了一下秦良玉的额头,又是调笑了一句,随之毫无征兆地长叹一声,显得是那么的无奈。

  “唉——小玉,你将事情想得简单了,先不说那个守护妖狼兽有一些怪异,实力远超其他的五级妖兽,很有可能是变异的异种,单单是后来的突发情况,有人在隔岸观火,伺机而动,为师就不可能得到全部的百香果,能够得到这三枚,已经是拥有莫大的机缘了。”

  “变异守护妖狼兽——”

  秦良玉那张笑脸满是愁容,呢喃般的复述了一句,不等破山禅师作出回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进而惊呼道:“隔岸观火——伺机而动,师父,你的意思是说,后面又来人了?修为还不低?”

  “不愧是我破山禅师的徒儿,这份机灵劲,反应力就是机敏!”

  破山禅师面有欣慰之色,先是赞叹了一句,随后语气沉重地缓缓说道:“不错,确实有人来了,仅就修为而言,还略比师父胜上一筹。”

  “师父,是什么人啊?”

  秦良玉此时那是满满的好奇,究竟是何许人也,不仅修为比师父要高,还让师父这么无奈,流露出这样的复杂之色,放眼于整个修真界,还真是不多。

  “还能是谁?”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