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六十二章 最后的机会

第六十二章 最后的机会

  最终还是邵启南沉不住气了,再也忍受不了此刻沉重而压抑的气氛,转而直直地看着论道的师徒二人,没有得到邵元节的回应,依旧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不错,仅就总体实力而言,如果聚集全部的人手,所有人加在一起,咱们不是没有和破山禅师一较长短的可能,可是,那也是建立在硬碰硬的情况下,破山禅师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咱们联合在一起,联手对付他啊?”

  虽然是那么的无奈,但从邵启南的语气与神情之中,他是那么的言不由衷,哪怕是拼死一战,也不想错过百香果。

  毕竟,和邵元节不同,已经是筑基期修士,而他邵启南已经停留在炼气十三层数年有余,如果再错过这次的机会,以后再想筑基成功的话,在没有筑基丹的情况下,恐怕是绝无可能。

  因此,相比而言,没有人比邵启南更加的迫切,迫切地想要得到百香果!

  只要获得了这枚筑基丹,那么,他邵启南凭着这份贡献,就可以从宗门那里换得一枚筑基丹,进行尝试突破。

  外人或许不知,散修有可能还不是很清楚,但身为正一教长老的嫡系子孙,邵启南却是清楚地知道,随着修炼大环境的急剧恶化,变得越来越恶劣,炼制筑基丹的材料越来越少,隐隐演变成了一种情况,若没有出众的资质和灵根,若没有特殊的贡献,若没有强悍而有力的背景和靠山,几乎不可能获得宗门的筑基丹支持!

  即便他是长老的嫡系子孙,也不可能轻易地弄到筑基丹。

  毕竟,和张四海不同,正一教的教主只有一个,而宗门长老却有很多,有限的资源之下,不可能只倾斜于哪一脉?

  何况,宗门内还有大量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的弟子,资质却是极高,他们又是正一教的根本所在,自然而然地,也会有一部分的修炼资源给他们。

  因此,对于邵启南而言,有着长老嫡系子孙的身份,最大的好处就是体现在宗门内的地位,在一些还不算稀缺的修炼资源分配上,除非他也有着上佳的修炼资质。

  可是,邵启南不是,修炼资质很是一般。

  可以说,眼前的这数枚百香果,几乎是决定了他邵启南能否筑基成功,能否进行最后一次的尝试筑基,显然,身为哥哥的邵元节,更是明白这一点。

  “启南,难道你不想筑基丹了?不想增加筑基成功的把握?”

  “大哥,我——我当然想啦!”

  一开始的时候,邵启南还有一些迟疑,有一些底气不足,但一想百香果的重要性,不仅仅是关乎到自己筑基的成功几率,更是关乎到自己的寿命,暗暗一咬牙,也就斩钉截铁地说完了后面之语。

  听到还算是掷地有声的话语,似乎是从未想到过一般,邵元节明显错愕了一下,随之收回了目光,呆呆地看着身旁的邵启南,就好像眼前的这个人不是自己的亲弟弟,从未见过的熟人一般。

  “大哥,你别瞧不起人啊!”

  看着邵元节的这种眼神,不愧是亲兄弟,邵启南当即就领略到了其中的意味,表达不满的同时,更是有一些气呼呼的继续说道:“大哥,我也是有血性之人,更有放手一搏的勇气,也知道,想要什么,想要变得更加强大,就要自己去争取,天下没有掉馅饼的事情。”

  显然,破山禅师注意到了兄弟二人的谈话,在邵启南大放厥词之时,向着这边瞥了一眼,眼神是那么的意味深长,带着警告的味道,看得邵启南一个浑身机灵,说话的底气也少了几分。

  无疑,对于一个炼气十三层的修士而言,金丹期修士的气场,远不是他们所能够抵抗得了的,哪怕是只是一个随意的眼神?

  “骨——气——”

  尽管知道这种等级压制,实力的差距使然,是邵启南也不想的,但看到这种这种表现,邵元节还是轻喝了一句,却也没有再多什么,实在是,别看他镇定的模样,邵元节并不比弟弟强多少。

  这个时候,看着逐渐成熟的百香果,最多不过一个时辰,就能够采摘,邵元节反而急了,越来越焦虑起来,有一种迫在眉睫的心焦,几乎是一种本能,时不时地分出一部分注意力,扭头看向某个方向。

  “大哥,恐怕巢云子师兄他们来不了了。”

  看着频频转头的邵元节,邵启南当然知道对方心里想着什么,不禁也跟着看向了身后一眼,继续说道:“如果一个时辰之内,巢云子师兄还不能赶到的话,恐怕咱们就要和这百香果失之交臂,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被那个老秃——”

  然而,邵启南的话还未说完,“驴”还未出口,忽然觉得周围的气氛为之一紧,一股危险的气息从身后袭来,给人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话语顿时就是戛然而止,额头瞬间现出了冷汗。

  “启南,胡言乱语什么,休得无礼,不准对前辈不敬,否则的话,如果惹怒了前辈,大哥我也救不了你。”

  在邵元节听到弟弟想要表达“老秃驴”三个字之时,心中就知道坏了,随着气氛的变化,邵启南的话语戛然而止,当即就呵斥了一句,话里带着警告的意味。

  天府深处,虽然对神念有着极大地削弱,但却也不至于完全隔绝,何况,双方的距离又是这么近,声音再小,也逃不掉对方的神念感应。

  这个时候,心怀忐忑之下,邵元节暗暗长长吐了一口气,努力地镇定下来,转身看向破山禅师之时,看到对方紧盯着自己兄弟二人,面容看似慈善,目光却有着非一般的犀利!

  “还请前辈恕罪,家弟并不是有意冒犯。”

  “嘿嘿...”

  然而,破山禅师却是冷冷一笑,就好像没有看到邵元节的深施一礼,还有那请罪之言,神色变得不善起来,幽幽地说道:“想要贫僧,也不是不可以,你们正一教现在从这里撤离,贫僧就可以不再追究你弟弟的一再冒犯,否则的话——”

  “你——”

  一听此言,邵启南顿时就炸了毛,几乎丧失理性,刚想要争辩什么,却再次被邵元节给及时的制止了,后者依旧保持着恭敬之态,话语却是不卑不亢,就好像有什么凭借一般。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