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三十一章 神器

第三十一章 神器

  “卫叔,是这样的,侄儿这段时间里闲来无聊,想了想家里的这一连串的变故,思来想去,至今有一事不明,一直都想不通,就算是家父因为早年的改革,兴除大明的利弊,得罪了不少人,可是,也不至于让正一教如此恼怒,这么不遗余力的报复张家啊?”

  “毕竟,张国祥虽有着国师之名,但究其本质,还是一名修真者,也还受修真界的诸多规则限制和约束,这样大张旗鼓地追杀我们张家,明目张胆地干涉世俗间的朝局,不是犯了修真界的大忌了吗?”

  “按理来讲,若是没有错的话,张国祥害死了家父,还阻止了那些改革,仇也算报了,利益也算保住了,并得到了相当的补偿,不该还这么穷追不舍啊?”

  卫真定的神情微动,但转瞬又恢复了平静之色,一副探查天府宝藏入口的样子,而张静修的脸上挂着若有所思之色,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毕竟,这又不是什么生死大仇,张国祥那个老匹夫也没有必要,非得做这么绝啊?”

  “当然,除非是另有隐情,使得张国祥冒险这么做,假借抄家之名,寻找什么东西,否则的话,实在是解释不通其中的关键症结,张国祥为何这么紧追不舍?”

  “而且,朝廷还派出了那两名官员,丘张二人,在审讯侄儿与几个兄长之时,一直都在询问我们张家有没有什么藏宝之地之类的,这也委实太过奇怪了。”

  面对张静修的穷问不舍,似乎是心有不忍,卫真定再次打量了一下四周,看了看下方四处窜动的诸多修真者,卫真定长叹了一声,转而看向张静修之时,终于开口了。

  “贤侄儿,你猜的没错,确实如你所讲,事情远非表面那么简单,并不只是因为你父亲在朝中的所为,而是另有原因。”

  显然,卫真定有着某种顾忌,说到这里,还是停顿了一下,但也只是在那一瞬间,转瞬就恢复了过来,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以京师为中心,就传出了那么一个消息,一直都在流传,你们张家有那么一个传家之宝,乃是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神器,具有莫大的威能。”

  “贤侄儿,你熟读世俗界的那些名家典籍,那么,你就应该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何况,你父亲之后的一系列朝政改革,更是触犯了太多人的利益,得罪了那么多的权贵。”

  “因此,不管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你父亲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乃是诸多势力的一种共识而已,也是张国祥的仰仗所在,这也是为什么他为何那么无所顾忌,胆敢明目张胆地对付你们张家?”

  在那么一瞬间,听到神器的那一刻,张静修明显愣了一下,片刻之后,随之心中一颤,不禁想起了那一夜,自己之所以能够逃跑,全都是仰赖于那个神秘强者。

  毫无疑问,和氏璧就是对方口中所谓的神器,也是张家变故的根源之一。

  不得不说,机缘巧合之下,张静修那一瞬间的愣神,反而救了他,起到了很好的掩饰效果,加上之后的一连串的神情反应,让卫真定以为,张静修这是知道真相之后的正常效果,而非是神器走漏消息的紧张。

  毕竟,卫真定之后的一番话,就好像是在说,张居正是被人诬陷而死,若没有虚构的所谓神器,张国祥还不敢那么明目张胆,对张家肆意而为。

  当然,此时只有张静修一个人知道,所谓的神器是真的,真的存在。

  “好了,静修,不用这么沮丧,世事就是如此~”

  这个时候,卫真定表现的格外和蔼,更是轻轻拍了拍张静修的肩膀,看到对方所流露出的复杂神色,显得很是憋闷,接下来的话语变得语重心长起来。

  “静修,你之所以感觉这么不舒服,不仅仅是因为你父亲死得不明不白,太过于不值,主要还是在于你实在太过于年轻,当然,这还和你所处的环境有关。”

  “在世俗界,尤其是你们这些读书人,接触的典籍几乎都是儒家著作,还是专门用于教化民众的那种,而非是修真用的典籍,这也就使得你以为,形成了一种观念,世界本该大同,人人都应该和平相处,处处都应该充满着公平公正,实则不然。”

  “相对而言,道家还好一些,至于佛家和儒家,都是限制老百姓思想的一种手段,那些权贵愚民的方法之一,真正的权贵,尤其是皇家,并不在乎这些,之所以崇尚这些,就是做做样子而已。”

  “当然,像皇室所接触的道家、佛家和儒家,又和民间的有着很大的不同,他们学到的多是一种修炼典籍,亦或是增加对修真界了解的一些典籍,否则的话,皇家藏书楼也不会管理的那么严格?这也是为什么,历朝历代的皇室成员,有那么多人喜佛修道,最后都想得道成仙?”

  尽管卫真定说得很认真,又显得是那么的很随意,犹如在打发时间一般,在寻找天府宝藏入口未果之余。然而,此时此刻,张静修虽然是在听着,但心神却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心里只有和氏璧,也就是给张家带来灾难的所谓神器。

  经历了那么多,张静修变得越来越成熟成熟起来,也就留了一个心眼,并没有将和氏璧的存在告诉卫真定。

  何况,卫真定刚刚才说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张静修更是深深地为之认可,不管眼前的这个“卫叔”有没有觊觎之心。若是将实情告诉对方,自己的安全暂且不论,若是消息走漏了出去,整个张家的处境将会再次陷入万劫不复,沦为有心人针对的对象。

  而这,是张静修绝不允许发生的,更不可能将家人的安全寄托于卫真定的善心。

  “卫叔,您放心,静修绝不会再像过去那般天真了,努力地尽快摒弃那些儒家或佛家理念的影响,做事不要太过于想当然,应该更加现实一些。”

  卫真定这一次没有再说什么,出言安抚或赞许,而是面带微笑,露出欣然之色,轻轻点了点头的同时,再次拍了拍张静修的肩膀,以示回应。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