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十二章 龙门派

第十二章 龙门派

  这一刻,张静修满头的雾水,但还是敏锐地扑捉到一点,最起码是对方没有什么恶意,应该是父亲的旧识,对方口中所谓的张兄,应该就是自己的父亲张居正。

  “师父,此人的修真资质虽然差了一点,灵根有一些驳杂,但骨骼却是绝佳,非常适合炼体一道,在如今的修炼大环境,如果兼修修真与炼体的话,只要持之以恒,有着莫大的毅力,将来必然会有着一番成就,门派内的炼体宗一定会招其为徒。”

  麻衣道士身后的两名青衣道士也相继走下了飞剑,在飞剑幻化消失的时候,其中的一个青衣道士围着张静修,不断地上下打量着,嘴里发出啧啧之声,一副深感兴趣的样子。

  “郭老实,胡说什么呢?虽然门派内的炼体宗正在悄然崛起,渐渐成为龙门派的主要支柱之一,却不是只有炼体宗才有修炼肉体的武道,其他各宗、各堂、各阁,虽以修真为主,不是炼器,就是丹药等等,但也有武道的典籍,咱们师父也一样可以将这小子招入门内,守卫外门弟子。”

  “常言,你怎么总是和我抬杠呢?我不过就是这么顺嘴一说,很是惊异这小子的总体资质,虽然骨骼与修真资质都不是最佳,却可以两者兼修,在如今的修真界,这样的修炼者可是不多。”

  “那也不应该胡乱说啊,如此人才,也应该笼络在咱们青云峰一脉,不管怎么说,也可以增强咱们青云峰的总体实力,你却将其往炼体宗推荐。”

  ......

  张静修三人有一些发呆,愣愣地看着斗嘴的两名青衣道士,从他们的言词之中,不仅知道了他们的身份、姓名和麻衣道士的关系,更是知道了不少的修真界的消息。

  尤其是龙门派的存在,更是对其有了一定的了解,组织庞大,分支众多,因主修的不同,又分成了数个势力,把控着龙门派。

  当然,名叫常言与郭老实的青袍道士,虽然表现的大大咧咧,没有多少心计,但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尤其是当着凡人的面,口风却是很严,并不像表面那么毛毛躁躁。

  因此,虽然惊讶于两人的表现,张静修三人也只是知道了一些皮毛,并未对龙门派、以及修真界有多少了解。

  “不要争了,都住嘴!”

  麻衣道士的语气虽然严厉,狠狠等了两人一眼,但却没有多少责怪的意思,不仅仅是因为师徒的关系,显然是习惯了这种场景,看到两人停了下来,进而换成了一副严肃的神情,以一种教训的口吻,再次开口了。

  “我辈修士,追求的是自然大道,羽化登仙,最为注重修身养性,平常心,你们却总是这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无法集中精力,一心向道,也难怪近些年来修为进展缓慢。”

  不仅是麻衣道士习惯了,显然,两名青衣道士也习惯了这种场景,被自己的师父教训,。个个的神情虽然恭敬,却并没有多少自责与忏悔之意,只是耷拉着脑袋,更像是无心理会的样子,将这些话当成了耳旁风。

  “哼——”

  麻衣道士很快就发现了两人的不专心,都是耷拉着脑袋,一个脑袋微微偏左,一个脑袋微微偏右,明显应付的样子,却也没有斥责什么,随之就结束了说教,但还是忍不住地摆出了生气的姿态,冷哼了一声,就不再理会两人。

  回过头来,再次看向张静修三人之时,已经换为了慈祥的小脸,尤其是看向张静修的目光,很是和蔼。

  “贫道乃是龙门派的宗师卫真定,法号平阳子,此乃贫道的两个劣徒郭老实和常言。”

  “宗——师——”

  几乎是一种本能,张静修疑惑地脱口而出这两个字,那个名叫常言的青衣道士,显然要精明得多,看到张静修不解的样子,顿时就洞悉了他的心思,随即也就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在我们龙门派,所谓的宗师,也就是相当于你们世俗中的主持、方丈、掌门之类的名衔,可不是世俗中江湖门派的宗师,所谓的江湖高手。”

  “谢常道长提点。”

  张静修适时地回应了一句,面露感激的微笑,心中也是为之了然,在修真界,最起码是在那个龙门派内,宗师是一种职位,而非是江湖中的一种尊称,而非是对于武功高强者的称谓。

  “谢过卫宗师的救命之恩!”

  这个时候,戚继美叔侄二人已经看出来了,或许有着不为人知的缘由,老道与张静修很是亲近,两人也就识趣地没有再开口,一副以张静修马首是瞻的样子,任由其去寒暄。

  尤其是经历丰富的戚继美,还是知道一些传闻,修真者不仅神秘,实力强大,性格还很古怪,在形势还没有明朗之前,还是低调一些比较稳妥。

  “呵呵....无须客气,此次前来湖广(明朝时湖南湖北的总称),就是为了你们张家之事,就是为了救出你,不管怎么说,早年之时,贫道曾经得到过你父亲的一些恩惠,此次也算是报恩了。”

  闻听此言,不管是张静修,还是戚家叔侄儿二人,都是心中一喜,尤其是前者,更是激动不已,如果眼前的这个修真者愿意出面的话,张家不是没有摆脱现在处境的可能,最起码也能好上许多。

  对于龙门派,张静修还是有所耳闻,那可是能够与正一教交办的存在,同属于全真道,也就是世俗中的全真教。

  然而,张静修的心里刚一闪过这个念头,似乎是早就猜到了他有这种想法,就在这个时候,卫真定话风一转,接下来的话语犹如给张静修迎面泼了一盆冷水。

  “不过,由于种种的原因,修真界的一些限制,贫道并不是轻易的干涉凡间王朝的事务,目前所能做到的是,唯有救你出去,保住你们张家余下之人的性命,却还是无法逃脱大明的刑罚,无法改变大明皇帝对你们张家的判决。”

  呼——

  张静修暗暗地长途一口浊气,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尽管对方给予的帮助很是有限,并不能改变张家的目前处境,与刚才的预期相差很大,但也是聊胜于无,家人的安全多了一层保障。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张静修很快就恢复了冷静,心里放松了许多。

  毕竟,相比于田产、家财、荣誉、地位等等,这些虚荣的东西,这些身外之物,性命更加的重要,更加的朴实无华。

  “静修在这里先行谢过卫宗师了!”

  转瞬就想通了这一点的张静修,再次深吸了一口气,摆出了一个极为庄重的身体,对着卫真定深鞠一躬,施了一个大礼,满含感激之态。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