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六章 自私的母子

第六章 自私的母子

  “想怎么样?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

  张静修冷冷一笑,连连反问,愤恨之中,又有几分嘲讽,不等对方作出回应,进而说道:“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我已经不在乎你的想法,究竟想要干什么,也不想再知道其中的原因,只是认准一点,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我知道了。”

  这一刻,辽王妃心如死灰,再无任何的感情色彩,幽幽地吐出这句话之后,强撑着孱弱的身体,缓缓站了起来,从旁边取过一缕白绫,将其挽了一个疙瘩,动作看似僵硬,却很是娴熟的将白绫穿过了屋顶的横梁。

  张静修没有再咄咄逼人,静静地看着这一幕,辽王妃踩在板凳之上,将白绫系成死扣,毫不犹豫地伸出了脑袋,双腿一蹬,板凳倒下,人就那么悬挂在空中,摇摇摆摆。

  看着辽王妃了无牵挂的神情,又有一些心有牵挂的样子,似乎是洞悉了她心中的心思,张静修飘然离去的同时,也留下了一句话,而辽王妃也闭上了双眼。

  “放心吧,虽然辽王没有子嗣,不能偿还我大哥之死,既然你选择了自尽,那一切就了了,我不会再找你的娘家寻仇。”

  啵——

  猛然间,屋子里的蜡烛全都在那一瞬熄灭,唯有辽王妃悬挂在空中的身影还在摇摇晃晃,却被黑暗所笼罩。

  “快走,离得江陵城远远地,我的能量随时都有可能耗尽,支撑不了多久,快要进入沉睡之中,不然的话,一旦进入沉睡状态,我将无法给你提供任何的帮助,在再次苏醒之前。而且,在江陵城内,还有更加强大的修真者,一旦被他发现了行踪,可就晚了。”

  在江陵城飞速前进的张静修,听到神秘强者的催促,心中顿时一紧,不禁加快了速度,直奔城外而去,之所以着急了起来,不仅仅是因为承若使然,还有就是,张静修知道,自己的生死存亡,将会直接关乎到整个张家上下的未来,能否保命?

  换而言之,就算是死,他张静修也只能死在深上老林之中,人迹罕至之处,不能为外人所知,这样的话,心怀畏惧的丘、张二人,就不敢轻举妄动,就不得不全力保张家。

  腾挪转移之间,张静修不断地跳跃,速度越来越快,在房屋顶上不停地穿梭,十丈左右高的城墙,只是轻轻一跃,张静修就已经越过,站在了城外的一处土丘上,而城防营的官兵却没有丝毫的察觉,只是觉得眼前一黑,一阵清风吹过,仅此而已。

  张静修没有任何的停顿,刚一来到城外,只是回望了一眼,深深看了一下张府所在的方向,流露出一丝不舍,转瞬就变得决绝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然而,并未过去多久,张静修刚飞奔出不过数百米,在官道附近的一个树林中,只觉得一股虚弱感袭来,身体越来越疲惫,身体里的那股强悍的能量不断地流逝,越来越弱,就好像全身的力气被剥离了一样。

  “不好!”

  感觉到不妙的张静修,当即降低了高度,飞奔的速度也变得极慢,意识到神秘强者所说的情况到来之时,张静修还未想到接下来该如何应对,只觉得全身无力,眼前一黑,人就昏死了过去,瘫软在地,倒在了一旁。

  京城——

  同样的夜晚,慈宁宫中,即便已经是深夜,但依旧是灯火通明,慈圣皇太后李彩风倚靠在卧榻之上,神情有一些疲倦地看着对面的万历皇帝,叹息之中,忍不住地再次提醒。

  “皇儿啊,早年之时,张居正对你有一些过于严厉,甚至是苛刻,但是,不管怎么样,也是于大明有功,就算不顾念师生之情,但凭着这份功劳,也莫要赶尽杀绝,查抄张家的家产即可,切莫再弄出人命。否则的话,就会落人以口实,说咱们娘俩薄情寡义,卸磨杀驴,反而会落得一个不好的名声。”

  “母后,你放心吧,儿臣心里有数,已经交代了下去,让丘橓和张诚不要做得太过分,查抄家产即可,饶张居正的家人一命。”

  显然,年轻的万历皇帝有一些不以为然,并不是很愿意按照自己的母亲李彩风说得做,终于大权在握,终于能够亲政,身为一个帝王,又怎么能够容忍别人对自己指手画脚,干涉自己的决定?

  被张居正压了那么久,万历的心里早就憋了一口气,现在总算可以宣泄出来,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就放手了呢?

  何况,既然是亲政,新官上任还三把火,他这个皇帝也要有一番作为,从而树立的威望,无疑,往日压在身上的大山之一,张居正就是最好的立威对象。

  不过,碍于母子之情,万历也不得不虚与委蛇,应付一番,看到母亲还想说些什么,提醒自己,万历于是先发制人,转移了话题。

  “母后,潞王弟弟已经成婚两年多了,应弟弟的请求,藩地也已经确定为卫辉府,可是,给王弟操办大婚之后,耗费了大量的国库库银,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多的银子为弟弟建造潞王府。”

  “如果江陵那边再拖延下去,不仅会影响到弟弟的王府建造速度,所得的封地,也会大幅度的缩减。”

  尽管已经是大明的皇太后,可是,出身于农家,在亲情与仁义之间,李彩风还是选择了亲情,还是流露出了自私的一面,牺牲张居正,成全自己的小儿子,不想让潞王朱常镠哪怕是受一丝的委屈,也就不再那么的坚持。

  “好吧,皇儿,你自己看着吧,只要不太过分即可~”

  这一刻,李彩风忘记了张居正所有的功劳,对于万历新政所做的贡献,眼里只有自己最为宠爱的小儿子,语气更是缓和了许多。

  “皇儿,潞王可是你一奶同胞的亲弟弟,切么亏待了他,一定要潞王府修成最好的。”

  “放心吧,母后,儿臣不仅会将王弟的府邸建造的最好,预算有六十几万两白银,就藩之时,还会予以一大笔安家费,至少也会有三十万两黄金,绝对不会亏待弟弟的。”

  “好好,母后这就放心了。”

  ......

  在李彩风闭目养神的那一刻,年轻的万历皇帝神色一松,清澈的眸子里更是闪过一缕莫名的光芒,颇有奸计得逞的意思。

  然而,如此精于算计而又自私的母子二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们做出了多么错误而又愚蠢的决定,查抄张家,不仅获得了寥寥几万两银子,还未大明埋下了一大祸患,树立了一个日后不可招惹的敌人。

  甚至是,大明的颓败,渐渐走向覆灭,也与其有着紧密的联系。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