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浮华千重 > 第二十一章:义薄云天

第二十一章:义薄云天

  赵玄坛一下跪在杨炯面前,大哭道:“王大哥可以独杀金仙妖兽,真实实力堪比金仙中期。夏建仁虽然是金仙后期,但我们有你带领,便有机会从夏建仁手中,救出那苦命的孩子。”

  杨炯问道:“那孩子与你们非亲非故,你们两人为何如此热心?”

  赵玄坛道:“我入仙阶之前,曾受莫大义的大恩。我进入仙阶后,便与他成了至交好朋友。莫大义宴请宾客时,我有事耽误来迟。等我赶到斩龙城的时候,他已葬了妻子,消失不见了。”

  “夏建仁知道我与莫大义交好,我数次请求赎出那个孩子都没成功。他怕我为莫大义伸冤,于是让他岳父出手,给我颁发了征招令,想以此断绝我救那个孩子的念头。”

  “我积极接纳秦红玉,并不是为她美色所迷,而是想从她那儿了解那孩子的情况。”

  “秦红玉告诉我,那孩子的生日还有五天。夏建仁决定在孩子生日那天,执行千刀凌迟之刑。我实在找不到人相助,而最能信任的只有王大哥你。我愿意给王大哥做牛做马,为奴为仆,只求你能救出那个可怜的孩子。”

  赵玄坛说得痛苦流渧,杨炯为之触动,伸手扶起他道:“夏建仁到不足为惧,但他的岳父如果在场,我也无能为力啊!”

  卫丽绝然道:“我与玄坛商量了,如果秦守业在场。我们混进去想法救了孩子,请王大哥在外面接应,带了孩子就远走高飞。”

  言下之意,他们两人已准备赴死,以自己的死来换取那个孩子的生。两个天仙,想从一个金仙与一名大罗金仙手下抢人,这想法如天方夜谭,根本不可能实现。

  但杨炯却在一瞬间动容,第一次发现赵玄坛与卫丽两人,虽然长相较差,心性却如金子一般可贵。

  他沉默半响,如果秦守业在场,自己有妻子朋友牵挂,断不可能为了一个孩子而去挑战大罗。他现在有实力与金仙一战,但并不表示他就可以在大罗面前耀武扬威。

  赵玄坛与卫丽可怜巴巴的看着杨炯,如果他不答应,两人是真的没有一点希望救出那个孩子。

  杨炯眼前闪过那孩子天真而无邪的眼睛中,清纯与困惑的表情,一下紧紧的抓住了杨炯的心。

  如果叫来雪茹,她有情丝仙剑再加上刚收服的腾蛇,出奇不意之下,也许可以与大罗缠斗一会儿,说不准能救出那个孩子。如果能近到大罗身边用出镇魂印,也许可以解除很多后顾之忧。

  他隐隐间已把赵玄坛与卫丽当成了朋友,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眼睁睁看着他们去送死。虽然危险之极,但一想到那个孩子可怜的面容,杨

  炯就心一横,战了!

  他刚要给雪茹发去消息,又傻了眼。当初从蜀陇城过斩龙城,三人飞飞走走,用了两个月。现在只有五天时间,雪茹与雪琳、烛煌怎能赶到?

  他心中沉重得如压了一座大山,没有雪茹的情丝仙剑相助,秦守业远不是他现在能抗衡的存在,要怎么才能绕过这座大山呢?

  杨炯想了想,问道:“能不能把夏建仁约出来,在外面埋伏袭杀。然后悄悄的去把孩子救出带走。”

  “全凭王大哥做主,你说怎么办都可以。”

  杨炯问道:“孩子救出后,你准备送哪里?谁来照顾他?能不能保证不再被夏家、秦家发现?”

  赵玄坛想了一会儿道:“救了他,我准备把他送得远远的,争取送到其它仙王治理区去。最好送到偏僻的乡村,让他做一个普通农人。”

  赵玄坛为了好友儿子,用尽心思,努力营救。卫丽一个普通女子,因长相较丑,被家族抛弃,送到天仙战队。他们外表平庸或丑陋,但内心善良、正直。

  他在心中暗道:“蜀陇城三个城守不见踪影,烛煌上报三人为逃避天仙战队,外逃不见踪影。因为有玉夫人帮忙,这件事情不了了之。刺杀金仙城主,比杀天仙城守事态严重得多,更何况夏建仁是组建元会战队的城主。”

  “夏建仁受汶城委托,组建天仙战队。如果他被杀,必然引起轩然大波,卫丽与赵玄坛只要出面,定会受牵连。如果真与金仙和大罗开战,他们两人除了白白送死,帮不了什么。”

  杨炯想定办法,脸色一变,冷声道:“这孩子我救不了,也劝你们不要做傻事。你们速回自己住处,下一次试练再一起组队。”说完甩手而去。

  情况峰回路转,赵玄坛失望的跪在地上大哭起来。卫丽劝道:“相处十年,王大哥待人如何你应该清楚。他也许有难言之隐,我们应该理解他。”

  五天时间眨眼就过。

  城主府张灯结彩,宾客满篷。夏建仁义子千刀,迎来了十五岁成人生日。千刀被几人族拥着到前厅,给众人敬了一转酒,便被带到了后堂。

  夏建仁看着觥筹交错的宾客,心中默道:“儿子,今天我要给你报仇了。我百倍奉还给莫大义,他的儿子要受千刀凌迟之刑,养了十五年,割一千刀应该够了。”

  他慢慢走进后堂,千刀已被人五花大绑在立柱上。他看到夏建仁,哭道:“义父,我做错了什么?如果我有做错什么,你可以打我骂我。请义父给孩儿明示,我一定改正,绝对不会让义父失望。”

  “你没错,严格的说来,你真的没有

  错,错的是你爹与你娘,今天是你替他们还债的时候了。”

  “义父,你不是说我是孤儿,从小就没有爹娘吗?”

  “错,错,错,你有,你的父亲便是前任城守莫大义。”

  “我是莫城守的儿子?我爹是一名天仙?”

  “是的,他的口碑不错,凡人百姓对他感恩戴德。总的说来,他在斩龙城百姓中有点薄名。”

  夏建仁大笑道:“可惜,你的父母亲都死了,因为他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他伸手摸上莫千刀的头,温声道:“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出府吗?”

  莫千刀已被夏建仁的话惊呆,毕竟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心智哪跟得上这情节的大起大落。

  夏建仁道:“我怕莫大义的朋友与亲戚告知你真相,毕竟斩龙城有很多姓莫的人,我不可能把他们全杀光吧。”

  “莫大义为了一个凡人女子,把我儿子砍成十块。今天我便在你身上百倍奉还,现在知道你的名字为什么叫千刀了吗?”

  “哈哈哈”,夏建仁忍不住狂笑起来,两眼逐渐变成了血红。他等这一天,等了十五年。时间越久,到了此时他越感觉快意、舒服,这是压抑后的爆发。

  他手一挥,千刀身上的衣服被剥得精光,露出了瘦弱的身体。旁边的下人不忍直视,纷纷转过头去。

  秦红玉看着千刀的身体,越看越有兴致,寻思着舅舅会从哪里下刀?

  “养了你整整十五年,还是这么瘦弱。你就像你爹娘一样没有良心,该杀,该死。”

  夏建仁挥手布了一个隔音阵法,把前厅与后堂隔开了。手中的薄片柳叶飞刀开始旋转,眼光在千刀身上打量,寻找第一刀从哪里着手。千刀被吓晕了过去,搭拉着脑袋。

  夏建仁看准千刀的大腿,手中飞刀一闪,从他身上割下了一小片肉来。仙力用出,没有一滴血流出。千刀受痛惊醒,却并没有求情或哭叫。

  他眼中没有一丝色彩,仿佛一只木鱼,没有愤怒,也没有仇恨,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夏建仁,仿佛那一刀割在别人身上一般。十五岁的少年,一天中从幸福的云端,跌到十八层地狱。在这一瞬间,他仿佛成熟了很多。

  夏建仁被他看得心虚,堂堂一个金仙,竟然被一个凡人看得不敢对视。

  他怒道:“你与你爹一个德性,我先剜掉你的眼睛。”

  突然他布的护阵被人触动,一道神念传进来道:“夏城主在吗?”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浮华千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看过《浮华千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