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三百五十章 私访苏州

第三百五十章 私访苏州

  西园的卧房,囡囡插嘴道:“爹,娘说的,爹老是住东园不回,晚上用铜锁把园门锁上,让他爬墙回家。”

  红瑶恼羞道:“小娘鱼再胡说,睡你自已床去。”

  囡囡吓住了,偎在小舍的胳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红瑶轻轻的把她抱到小床上,用蒲扇赶走纱帐内的蚊子。

  雨打在窗纸上,纸破了,一缕风扑进来,把油灯给吹灭了,小舍双手枕在头上,轻声道:“等过几天秋收时,你带囡囡回夷亭一趟,帮你娘把稻子收上来后,把田给租出去,让你娘也过来吧。”

  红瑶凑近些,微光中看出双眸在闪动:“我娘,嘴拙,怕她和婆太太扛上。”

  “我娘不是那种人,你来了那么多年还不知道吗?”

  “知道,所以我不想让她多为难,我娘一个人也习惯了,再说有舅舅的舅妈照应。”

  小舍道:“不如这样,过年时让她来住些日子,如果两老相安无事,那就……”

  “郎君,我听你的,早些睡吧,这几天我腰一直疼,不知为什么。”

  蚊子隔着纱嗡嗡的吵着,小舍对着声音热闹处,一巴掌连纱帐一起按墙上。

  红瑶抚着吃吃的笑着:“傻,有劲没处使啊?”

  ......

  北京、河南、山东州县闹大旱,接着就是蝗灾。大批的蝗虫铺天盖地飞来,那几乎就是寸草不留,原本百姓种的庄稼全让虫吃了,现在百姓只能啃着树皮度日蝗灾。皇帝急令夏元吉带着李侍郎前去。

  接着汴梁又连日大雨,黄河堤决,刚修好的坝全毁了,大水冲垮开封州县十四个,经怀远,由涡河流入于淮河,沿河黎明百姓家破人亡,四处逃难,宋礼和金纯又返回黄河流域。

  皇上坐不下了,来南京才几个月,命吏部尚书兼詹事蹇义、翰林学士兼谕德杨士奇、詹事张小舍,侍读兼赞善梁潜辅佐太子朱高炽监国,又返回了北平。

  老虎不在,猴子称大王,纪纲死了,朱高煦又徙封于乐安州并令其速往封地,不准久留京师。朱高炽感觉自已可以大展身手了。

  蹇义道:“殿下,你细读了皇上的《东宫留守事宜》了吗?监国权限不是放开,而是进一步缩小,最明显的是:“内外文武大小官员俱从行在吏部、兵部奏请链选”,也就是说,任命权由北平掌管。”

  朱高炽道:“要命,我前几日还恢复了几个老臣子的职务。”

  杨士奇道:“殿下一定是受了梁潜的影响。”

  “上回有个陈千户曾经擅取民财,事情被发现后,被寡人谪交趾,后来赞善梁潜、司谏说陈千户立了大功。要寡人复念其军功,宽恕他,并恢复原职。”

  杨士奇道:“这陈千户与汉王走得近,肯定会传到皇上耳朵内,你这阶段还,咱这些人说不定又谁得顶罪了。”

  果然有人禀报给成祖称:“皇上所谪的有罪之人,太子都曲意宽恕了。”

  朱棣听后,把头上的皇冠也扔了,下令逮捕陈千户并杀之。詹事府赞善梁潜、司谏梁潜顶了包逮捕下狱,立即处死。

  英华殿连日的阴雨,石缝中原本已经结蕾的迎春花又萎了,朱高炽开始捧着黄准和杨士奇专门为他编写的《历代名臣奏议》,这三百六十集,他每日必须读二集。如有不白之处,杨士奇和黄淮两大佬在。

  这日皇太子召小舍入宫:“皇上派遣礼部左侍郎胡濙巡江、浙诸府,你和礼部的黄钟也一起去,了解一下苏州,松江两府的情况,但不必大张旗鼓,弄出声响来。”

  临行时蹇义又关照道:“皇上还是不放心建文皇帝,担心他东山再起,你就多注意这方面,至于两府其它事,由况钟去办,他虽然是吕震的人,经永乐帝面测任礼部五品郎中,但人勤谨廉洁,博识干练,又任劳任怨,你替我多观察下。”

  黄钟快四十了,比小舍年长些,江西靖安人,也是个吏官出身,小舍道:“我在苏州出身,又在苏州府任过职,先去苏州。”

  黄郎中道:“下官听从张詹事的。”

  两人身穿便衣带两随从,四人日夜兼程,不日便进了苏州府衙。

  钟同知,蒋通判和金通判已经快三年没见小舍了,少不得各种客套。

  小舍道:“这次来主要是见见老同僚,顺便在城里走走,了解些情况,你等不必太拘礼,也不要陪同接送。”

  蒋通判道:“你和胡濙一样,对这里熟悉,请便吧,如果发现什么不妥处,不要直接亶报上去就行。”

  小舍听胡濙已到,心里定心多了,随口道:“你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先交代出来,省得我和况郎中瞎跑。”

  钟同知道:“你那些个捕头弟兄,多犯事,敲诈大户的钱财,牛捕头最滑头,已经免了他的职。”

  况郎中道:“来时,听吕震尚书讲:“苏州赋役繁重,豪滑舞文为奸利,最号难治”看来说对了。”

  小舍白天领着黄郎中街头巷尾,城里城外的跑,晚上便进了蒋通判的家。

  蒋通判和王熙和同为小舍夷亭的老上司,但两人性格完全不同,王熙和妄望自大,欺软怕硬,蒋通判油滑保守,为人却低调,平日里不与同僚密切来往,这么多年来,小舍还头一回去他家中,小舍知道他好酒,特地去观前买了陆稿荐的猪头肉,二坛老酒。蒋府在城中幽巷里,不用打听就能找到。

  三开间的房子,开了个小门,佣人把小舍迎进去时,蒋通判还吃了一惊。

  “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一定有重要的事找我。”

  小舍道:“我是来拜访嫂子的,这么多年不见了,以前我在夷亭当抄书生时,嫂子还给我送过菜饭,今天算是来回敬她的。”

  蒋太太在夷亭时一直很看重小舍,士别三日真是刮目相看,一个乡村小吏成了三品大官,她如何不开心。亲自下厨炒了几个菜,款待相公的旧下属。

  酒过三巡,蒋府的家属退下了,蒋通判道:“小家伙,是为建文皇帝而来的吧?”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