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三百四十九章 西园夜话

第三百四十九章 西园夜话

  蹇义担心夏元吉又愁国库资金,故意转移话题道:“金幼孜,趁这个机会祝贺一下,你和杨荣同进升为翰林学士,兼庶子。”

  几个人同时举起了酒杯碰了一下。

  杨士奇道:“真是翰林多吉水.朝士半江西。”

  金幼孜道:“可惜了解缙,听说他冻死,我以为又是传言,关在牢中怎么会去了雪地。”

  夏元吉道:“皇上原本的“缙犹在耶?”有赦免和启用解缙的意思,而汉王在纪纲面前故意误读,让他赶回狱中,假意置酒祝贺,将好酒的缙灌醉,活埋于雪中而死。”

  蹇义道:“姜还是老的辣,你的解读是最有说服力的,解缙关那么久,皇上差不多忘了,怎么会再起加罪之心?”

  “对啊,反而是朱高熙,因为皇太孙的册封,使他变得穷凶极恶。”小舍说道。

  杨士奇灌了几口酒道:“怪也只能怪解缙自已,太贪酒了,什么人的酒不能喝,偏偏喝这种阴险毒辣人的酒,我倒纳闷,他这么聪明,难道看不出纪纲猫给老鼠拜年的坏心?”

  金幼孜道:“可能关久了,谁对他稍微好一点,他都当真的。再说他在牢中又不会再得罪人,他怎么会起戒心?”

  夏元吉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横行了那么久,纪纲也死了。”

  天上突然下起雨来,顺着城墙的缝儿,滴滴答答的往下淌,一股乡土味儿便传了进来,蹇义道:“大人们,各自散吧,也许下次在北平吃烤鸭再聚。”

  金幼孜道:“下次我请客,一只不够二只。”

  小舍到家,除了头上带着笠帽,衣服都湿透了,马庑在府的东园,他把雪龙牵入马棚,喂了点上好的饲料,丫鬟新蕊执着花伞,打着灯笼来接他了。在雨廊他绞干了些衣服上的水,问丫鬟:“太太睡了吗?”

  “太太今天身体又不舒服,喝了些汤药睡了。”

  “又咳了吗?”小舍听娘不舒服,便蹑手蹑脚的上楼,隔着花格子窗,里面传来张王氏的阵阵咳嗽声,小舍便从腰间掏出个碎银放到小丫鬟手中:“明天去街上挑几个雪梨,大些的,中间掏空了,放些冰糖,再将整个梨子放入炖盅中,隔水慢火炖煮半个时辰至冰糖溶化。”

  新蕊道:“少爷,你给我小点的银子,几个雪梨加冰糖不需要这么多。”

  “死丫鬟,多下来你自个去买些粉儿,胭脂。”

  小丫鬟也实诚,红着脸,曲着腰,一声声致谢,撑着伞把小舍送到白梅房里。

  小舍叩了两下门,这花格儿的门内,白梅就说了:“今天喝得不少,敲门多有力。”

  “快把衣裳找出来,我全淋湿了。”小舍打着喷嚏。

  “你先去隔壁洗澡,衣服我找了就送来。”

  自从白梅进了家,小舍住东园的时间多,一则郑和马上要走了,如意和红瑶正赶着货呢,家里大小事儿都由白梅操心,特别是小舍这个大老爷们的生活起居。

  白梅年纪最大,里里外外又能干,只要张王氏在楼上一唤,她便立马应承着去办。再加上她对朝廷的事又懂,小舍就喜欢回来和唠嗑。

  他洗好,浑身舒服多了,白梅替他擦着身体上的水道:“今天和那位大人一块喝的?”

  “夏元吉,蹇义和金幼孜。”

  白梅道:“金幼孜不认得。”

  “人家现在是皇帝的亲信,我家原来的丫鬟安兰的公公。”

  “有你这么说的吗,让金大人听见不难受啊。”

  “也是,应该说干妹的公公,还算是亲戚呢!”小舍笑道。

  “说迁都的事吧?”

  “嗯嗯”小舍躺在了床上道。“听他们一说,我们也该打算去北平的计划。”

  “真要去啊,如果全家去的话,婆婆可能不打算去。”

  “为什么?”小舍支起个脑门看着灯光下的白梅。

  “婆婆说,北方冷又干燥,吃的东西又粗,去了不习惯。”

  小舍看着白梅眼睛的睫毛一闪一闪的特别好看,就用指头去捏,白梅把他手拨开:“人家说正经的,你开小差。”

  小舍道:“我娘嘴上说说的,儿子去她会不去啊,这里又没其它儿子。”

  “我们姐妹仨可以留下啊,再说了孙子也长大了,亮亮十二岁了,等几年乡试出来,就是条汉子了。在这撑张家门面不可啊。”

  小舍叹了口气:“他是庶出啊。”

  “庶出怎么啦?汉太宗孝文帝刘恒,唐玄宗李隆基,宋仁宗赵祯不都是庶出的,人家皇帝不都当了?”

  小舍道:“这也是,听传朱棣也是庶出,只是传说称是先帝的朝鲜妃子硕妃李氏,因为早产,朱元璋怀疑她来到自己身边前已经与人私通,于是赐了“铁裙”,将她放置在火上烧死,朱棣正在建的南京报恩寺塔,心里就是给她的。”

  红瑶差玉朵送来红枣莲子羹,白梅道:“明天,你去西园住几天,红瑶好像有事找你,亮亮在学堂住,她就母女娘

  ,一直在问少爷有没有出差。”

  小舍道:“我想让她把她娘也接来,这样她也可以有个照应。”

  “你不说,我倒忘了,这事婆太太也提过,如意父母来了,我娘来了,独缺红瑶娘了。”

  小舍道:“我现在就去,让她尽快把她娘接来。”

  白梅道:“外面下雨,我打伞送你过去。”

  天上轰隆隆打起雷来,豆大的雨滴打在月洞门旁的芭蕉上,发出沙沙的响声,中园的楼房,灯光忽闪忽闪的,如意也许还没睡,小舍轻声的打开西园的门,上了楼,红瑶和囡囡母女俩正在绣花,见个黑影跨进门来,吃了一惊。

  囡囡放下绣针,拉着小舍的手便道:“爹,是不是娘煮的莲子羹好喝?”

  小舍回头见白梅没了身影,便把房门关上道:“爹的一本书找不到了。”

  红瑶从枕下掏出书道:“在这呢,以前看的卷角了,压了好多天,居然书都平伏了。”

  囡囡道:“爹一拿书,我就可以听故事了,爹,我上床去了。”

  小舍脱了袍衣便上床拿起书开始读着,时不时添些笑料。

  红瑶拎了一下他的耳朵道:“不早了,别逗她笑,要不她晚上准做梦。”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