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三百零九章 吴侬软语

第三百零九章 吴侬软语

  周八七买弄着灵巧的功夫,但他上错了树,长长的松针扎得他嗷嗷直叫,小舍看他确实是有些真功夫,揍也揍过了,看看天色不早,便带着自已人回陈家大院。

  陈老汉道:“周八七这人,今年二十出头了,好像长了怪病,学武时勤奋刻苦一教就会,平时就是个游手好闲的浪荡子,如果不看在我和他曾有师徒情份,我早就除了他。”

  按照和陈同知的约定,金忠在床上躺了一天,第三日,忍着痛带着一行人回了县城。陈同知亶报道,二十个名额,一天就招好了,都是武师手下的弟子,只要看貌相,年龄。小舍几个就一一过堂验收,双方画押确定。

  按照金忠的计划最后八十个名额全留给了福建的泉州。

  金忠决定让金通判带两个教头从陆路先行,自已和小舍,小旗继续坐船南下。金忠道:“这两孩子晕船就是船坐少了,必须让他们多坐坐。”

  泉州城规模要大的多,一入福建,永宁卫辖地指挥使钱涌就上船陪同,沿途福全、崇武、等海防卫所的兵船一路护送,远远能看到宝盖山的姑嫂塔了,五层的砖塔在晨曦中向他们招手。

  永宁卫指挥使钱涌道:“大人应该知道,泉州码头,天下无双,以前泉州不少人在此下南洋经商。”

  金忠道:“以前有老话,“若欲船泛外国买卖,则自泉州便可出洋”那时进来的人也多。”

  指挥使钱涌道:“有一年福建天旱,颗粒无收,有个叫海生的离别新婚妻子和妹妹,去了南洋,约定三年后回来。姑嫂俩天天登上宝盖山远眺,盼望海生回来团聚。三年到了,海生果然乘船回来,姑嫂俩在山上看到船近海岸,不料刮起狂风下起暴雨来了,大浪中把海生乘的大帆船掀翻。海生葬身海底,姑嫂俩喜尽悲来,一急之下,跳人浪涛……”

  小旗道:“原来这样,所以有了这姑嫂塔。”

  龙船刚靠岸,泉州知府方圆和泉州卫指挥等文武官员全到码头来迎接,鼓乐震天,欢声雷动好不热闹。和小舍梦中所遇差不多,金忠和小舍都坐上了官轿。前面骑兵开道,后面弓兵护拥。

  泉州卫指挥司在“东西双古塔,南北一长街”的东街,府衙在泮宫附近。

  卫指挥使黄涛道:“大人,我们这比方圆的府署宽敞些,老规矩你老就在这下榻吧。”

  知府方圆指着他道:“马屁精,金忠大人是你指挥使的顶头上司,难道不是我的顶头上司?”

  “哈哈,彼此彼此。”知道金忠腿受伤,身强力壮的他直接把金忠从轿上了下来,交给他两个手下扶进客堂。

  方圆等金忠坐定,便从怀中掏出一花名册递上。他道泉州:“大人,你要的童子军名册。”

  金忠翻了翻丢给张小舍,对方圆道:“老夫要八十,你怎么给我搞了快二百了?”

  小舍看了一下最未一名编号一八八,对金通判道:“这是怎么回事?”

  方圆道:“这不怪金大人,是下官自已主张的,人多好办事,报了二百多,本来是留下一百多点,昨晚郭仲远的四公子仕敏又交了几十个弟子。”

  金忠道:“是回民宣慰使司郭德广的后人?”

  方圆道:“这郭氏在这影响颇大,前些年抗倭寇,郭仕敏去南少林学了武来,办了个武堂,招得都是和童子军一般年龄的少年。”

  金忠道:“兄弟,我招得不是学生,我要派用场的,你不能他给你五十,你塞给我五十。”

  方圆擦着头上的汗道:“各位大人,你们挑,比我挑好使。”

  小舍明白方圆的意思了,便道:“方大人是想做个好人。”

  “对对对,下官就这个意思。”

  黄涛道:“大人,明天我来挑,你坐着,我保证挑得严格。”

  金忠道:“你就也上歇歇,我们张少詹事挑过上千人了,他有的是本事。”

  黄指挥使拍了一下额头:“该死,我忘了还有张大人在此,这么年轻就是四品京官,失敬失敬。”

  方圆道:“张大人,你让金通判带来的信件,下官看过了,张历生,苏州人氏,这个确实没有,不过左耳有颗红痣,以前锦衣卫千户王一飞也曾问过,我们当时派人下去查问,有人是见过,四十多岁,高个子……”

  金忠笑道:“你这小家伙,你不早说,老夫要是知道你夹着私货,就让你从陆路来了。”

  小舍道:“谢大人,没事,我白天干公事,晚上我自已出去找,听我娘说,爹爹做开店做生意的,晚上肯定也开着。”

  方知府道:“泉州人的方言,张大人听不懂,我今天派个老捕头随着你一块去。”

  王一飞说过,在西街甲第巷见过,小舍早早的吃好晚饭,带着泉州的老捕头去了西街。乳白色的钟楼与远处古铜色的双塔在春日最未一层余辉下同时映入眼帘。

  小舍骑着马从西街这头走到尽头,除了一些名人的府邸,就是些低矮破旧的店铺,卖些农村墟场的日杂用品。进入象峰巷、三朝巷、古榕巷、井亭巷。小巷里有一些作坊、市场、仓库、零星的小店小铺。

  两人正准备去甲弟巷,街边一个女人在井旁吊水,用小舍熟悉的苏州方言道:“历生,水吊好了,你替我拎下。”

  小舍听的浑身肌肉疙瘩都出来了,他急忙朝捕头做了个暗示,两人便悄无声息的下了马。

  暗淡的街边,一口三个孔的水井边站着个中年女子,手里拎着个小木桶,身边挨着还有两个大桶,黑色中看不清脸,穿着一件略显简单的素白色的长袍,下着蓝色搀杂粉白花的丝裙,春风中,几缕发丝飞在额前,头上仅仅是一条淡蓝的丝带,轻轻束住一缕头发。

  对面杨树下有户人家,门开着,透出一缕灯光,有人应道:“晓得啦,我理好货就来。”

  吴侬软语,一口道地的苏州方言……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