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三百零八章 鸳鸯蝴蝶腿

第三百零八章 鸳鸯蝴蝶腿

  小舍上了二楼露台,平阳当地人正在欢呼,楼上楼下和着锣声跳起舞来,原本松木搭的地板中间断了,金忠和陈老汉坐在中间,陈老汉真接下去了。

  金忠还好坐在太师椅上,连人带椅,陷下去时正卡在横档中间,人动弹不得,小舍和小牌反应奇快,一左一右齐齐揪住他的肩膀,金通判伸出手递给喊叫着的钦差大人,三人合力把他拖了上来。

  金忠的腿划破了,流着血,小舍急忙撕破自已的衣裳,扎紧了他大腿止血。

  都以为陈老汉摔坏了,没料到他的真功救了自已,落地双手如金鸡展翅,滑翔了一会,双脚一弹一个翻滚,人便站了起来。徒弟们欢声雀跃的把他抬起。

  转危为安,终算没出大事,陈同知按照金忠的命令先回城去布置。

  朝廷来的人就在小镇上安住下来。这院长方形的天井足有一亩,四周一圈楼上有24间房,每个房间的花窗不相同。朝南六间门上画着门神像,金忠住中间的,小舍和金通判正好一左一右。

  下面有八个大厅,走廊还有雕花的美人靠,小舍问金通判:“谁起的这个香艳的名词,一定是个风流才子。”

  金通判道:“啊,原来你这个苏州本地人都不知,木渎灵岩山知道吧?当年吴王夫差与西施在山顶馆娃宫观赏池中的鱼,差点栽进水里,夫差冥思苦想,出了个主意,命工匠在池塘边加了这种栏杆,西施常常坐在那里,长吁短叹,乌发飘飘……由此多了个美人靠的名词。”

  金忠受了伤躺在床上,晚饭也只能让小旗送上去。小旗回来道:“大人说了,你们辛苦了几天,吃好晚饭周边去玩玩,别管他了,他要静静。”

  小舍道:“咱们先到小溪洗个澡换了干净的衣裳。”

  阿海殷勤的道:“我陪大人们去,睦源桥头那里最好了,水流湍急,又有石阶好坐。”

  桥北首西侧有个码头,几个当地老乡正把春笋,扁尖,香菇这种山货,用竹篓抬到竹排上,出来几天了,一直在船上,身上都起了污垢,水凉凉的,几个人洗着畅快。

  这街路面都铺着青砖,一帮男人光着脚回来,踩在上面也舒服,街边的村民都用羡慕的神态看着他们白净的光脚丫。

  阿海道:”大人,以前这里有个叫周八的,其七个哥哥都当了官,就他不思上进。七位嫂子总嘲讽他,说如果你也像兄长们一样青袍加身,嫂子们掏私房钱用青石铺路迎他荣归故里。受了刺激的周八奋发图强,终于金榜题名,中了榜眼。兄嫂们只好用青砖铺50丈长路迎接他。”

  小舍拍着他厚实的后背道:“阿海有几个嫂子,等你鲜衣怒马回来时,她们也会用青砖铺路迎你。”

  阿海嘻笑道:“大人,我在家排老二,哥哥嫂嫂都是山农,一年砍竹子收山货也就只能顾张嘴,别说铺这么长的路,用靛蓝布铺路,小人已经满足了。”

  街边,一个看上去阿海壮实的汉子,长得浓眉大眼,熊腰虎背正在甩个石锁。见阿海走过,朝他吐了口沫道:“丢脸,还好意思像条狗似的跟着别人。”

  阿海没理他,只顾跟小舍几个说话。那人不依不饶又骂道:“乌龟王八蛋,你咋不钻人家裤档下。”

  阿海才十七岁,正值年轻气盛之时,今天陪着朝廷命官也不好发作,便朝地下吐了口沫,算作回击。

  壮汉追上来了,用豹子一般的手爪住阿海的肩膀,瞪着眼道:“这青砖地是我们周家老祖辈铺的,你吐沫就是污蔑我们周家。”

  阿海光着的肩膀被爪出了血,急忙用手拨掉,伸直了脖子道:“周八七,你想咋样?”

  周八七道:“这污东西那里来,那里去,你给我收回去。”

  周八七的无理,教头也看不下去了,两个人迎了上去,左右架住他道:“钦差大臣的副使在此,你休得啰皂!”

  几个稍年长的乡亲也劝他:“都一个村的,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何必如此,今天京官都在,别惹麻烦。”

  周八七算是退了,嘴里还嘀咕道:“猴拳有什么了不起的,大爷我会豹拳。”

  小舍听着话是冲他而来,便转身道:“周八七,你会豹拳,不妨使出来让我们众人见识见识。”

  阿海轻声道:“这个周八七是村里有名的无赖,以前是师父的徒弟,后来被师父逐出家门,他便经常在四乡游荡,欺男霸女,师父一直想灭了他,省得他玷污门风。”

  周八七指了指阿海道:“大人我愿意,但要他陪着。”

  两个教头又挤上去了,一人一手搭在他肩上。一个道:“周八七,咱们张大人叫你演一下,你就演,有那么废话吗?”

  另一个道:“阿海已经被钦差大臣收下了,就是我们童子军的人了,万一被你误伤了,咱们回去交不了账。”

  周八七不言语了,小舍手一挥道:“算了,他不演,咱们回大院陪金忠大人去。”

  都以为没事了,阿海哼着山歌,边唱边舞,突然被什么击中了肩膀,痛得捂着肩蹲下身体,小舍急忙回头,见周八七手里的弹弓还没藏好,便大喊一声冲了上去。

  周八七得了便宜转身便往山坡上去,小旗追在最前头,周八七起右脚一个后蹬,小旗来不及反应,被他踢中,捂着肚子弯下身来,周八七身体一个大回转,左脚便击中小旗额头。

  小舍道:“这八七还会鸳鸯蝴蝶腿,大家小心。”

  二个教头左右包操,夹着他上下齐攻,这坡上种满了松树,周八七像个灵猴,左躲右闪,两教头一下还逮不住他,反而吃了他几记黑拳。侍卫们全部上去了,把他牢牢的围在中间,人多手脚多,而且都是有手段的,拳脚就像暴雨一般上去。

  周八七被揍得鼻青眼肿,黑暗中还见他嘴角躺着血,小舍一声:“拿下!”

  这家伙一百七,八十斤的身体突然像豹一般,咆哮一声,窜上树去,这树也就碗口粗,他动作轻盈,这树晃都没晃,小舍不由得赞了句:“好身手!”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