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三百零七章 猴拳对鸡拳

第三百零七章 猴拳对鸡拳

  锣声又密密的敲响,两个小伙子站稳着身子,伸出拳头,互相撩拔试探着。

  昨晚船上小舍晕的厉害,吐了半夜,头痛欲裂,这时候坐在高背的太师椅上,太阳晒在身上暖暖的,锣声细密,木地板上有人走着,他就像在航行的船上,他上了岸:高高的台阶,码头上竖着四个大字“泉州码头”泉州知府带着一帮穿着华服的官吏迎接他们,笙箫吹响,锣声紧密,他坐上了金忠后面的轿子,轿夫一声喊,他被抬了起来,他伸出手向欢迎的老百姓招手致意。

  小旗在轿边提醒他道:“大人,这轿子晃得厉害,你小心!”

  小舍道:“我从来没坐过八人抬得轿子,心慌慌的很。”

  小旗道:“要不,咱俩换下,你骑马。”

  小舍被轿子晃得恶心,想下来,路边窜出个汉子道:“这里是泉州,你不可以下轿。”

  小舍怒道:“泉州怎么啦,我爹也在这里。”

  那汉子堆着笑脸道:“原来你就是我儿子,哑巴儿子张小舍。”

  小舍看到了他左耳朵上果然有颗红痣,急忙喊轿夫停,轿夫似乎没听见,继续往前走,看着他爹张历生大笑一声,扬长而去,小舍急了,想跳下轿子去追。

  小旗拦着他,还拼着命的摇他……

  小舍被小旗摇醒,原来他刚才睡着了,他睁开眼睛,抹了一下淌下的口水,看了一下小旗。

  小旗轻声道:“大人,金忠大人问你话呢。”

  小舍和金忠隔着陈氏父子俩,他轻轻走到金忠背后,见他正兴奋的拍着手喝采。小舍拍了拍他尖瘦的肩膀道:“大人,有什么吩咐的吗?”

  金忠头也不回,指着下面头上扎着蓝巾的小伙子道:“你下去,替我把那个高个子的揍一顿。”

  小舍疑惑不解道:“大人,他对你不敬吗?”

  金忠展头朝他笑了笑道:“算是,不打服他,以后就没人收管的住他!”

  小舍一边下楼,一边问陪着他的小旗道:“大人是惩罚我睡觉吗?”

  小旗轻声道:“他一直看下面的比赛,根本顾不上你,他可能看中这高个子的小伙子了,想再试试他的手脚。”

  小舍松了口气,心里却还想着梦中的张历生,白白净净,英俊潇洒的脸。

  金忠在楼上大声喊着:“阿海,你别嚣张,我让张少詹事与你过招,如果你赢了他,老夫头一个招你。”

  那个叫阿海的小伙子一手握拳一手展掌向楼上行了个礼:”谢谢钦差大臣老爷!”

  小舍慢慢的脱下衣裳,心里盘算着如何出招,要命的是,刚才他们比赛,自已睡着了,他用的什么拳术,他是一片糊涂,看样子今天是要被人白揍了。

  但他心又不甘,一边热身,一边想着师父曾经说过:”两宋时,有百万军民南迁到福建,浙江一带,都是河南人,虽然在这被称为“客家人”但是把少林功夫带过去了。

  他们打的拳动作更紧凑,手法更灵巧,而且重心低,下三路强一点,弱点是身体条件差,力量相对弱点,靠出拳时的呼喊声来增强爆发力。”

  小舍身体热好了,把最后一件马夹除了,对手阿海行了个礼站住了马步,用舌头不住的舔着干裂的嘴唇,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上肢不断的来回的晃动。

  小舍看清对方虽然个子不算矮,但手臂比小舍短。就一个黑虎掏心直拳过去。

  阿海双拳一夹,一个翻掌想摁住小舍。

  小舍感觉他会贴身上来,一个转身右脚向上,踢他额头。

  阿海似乎也料倒,头一低,身体顺势侧过,如鸡走步一般,双手抖动紧迫着过来。

  小舍冷笑道:“小弟,你来鸡拳,哥哥给你看下猴拳,看看你厉害还是我厉害。”

  阿海像“金鸡啄米”大吼着对着小舍胸前连续出击。

  小舍被他轰中了几拳,四周立马响起了狂风暴雨般的喝彩声。

  小舍学着猴子一缩脖、耸着肩、含着胸一个小跳步赶紧避开,走路歪歪倒倒的。他的猴拳是师叔那学来的,师叔告诉他猴拳以灵敏善变、出手脆快为主,步子更要轻巧迅速。

  阿海毕竟年轻,看不出这猴拳是专对他鸡拳来的,以为小舍被他打得失去了重心,楼上师父在大叫:“阿海,小心!”

  师父话音未落,阿海他便双翅抖动展开,一个“金鸡独立”扬右脚向小舍后颈扫去。

  小舍冷笑一声道:“谢啦!”来了个猴子腾空抖毛,往侧一跳,一团身,脚尖下垂;同时两肩前后交替摇抖,两臂自然下垂,眼睛瞄准对方空当,一小跳抓住对方手腕,左手屈肘、屈腕向右后刁拿,把阿海摁住,阿海像母鸡扑着一只翅膀,动弹不了……

  除了小旗和金通判的轻轻的掌声,全场安静了下来。小舍把阿海扶起,披上衣裳,他觉得掌声少是对他的尊重,他毕竟是四品京官,打败个毛头小伙子,是天经地义的,输了才是奇耻大辱。

  小舍登上那格吱格吱响的楼板,平阳几个人像斗败的公鸡,低垂着脑袋不声响,连刚才神气活现的陈老汉也叹着气,摇着头偷偷的看金忠的脸色,似乎等待他的发落。

  金忠慢慢的站直了身体,对着楼下道:“孩子们,其实你们没输,你们的功夫,斗志都是一流的,只是张少詹事太狡猾了。”

  他指着下面一个个人头道:“像这五个的身手,陈同知,你给我才找二十个,后天我叫我的教头们验收。”

  陈同知脸上立马转晴,他拍着手道:“好好好,二十五个,多了我也舍不得。”

  陈老头对着下面的人道:“刚才钦差大臣指得五个,明天带黄册过来,你们给我们青街的陈氏南拳长脸啦。”

  二楼上几个当地人听着陈老大的喊声,就在地板上兴奋的跳起舞来。院子里的锣声也敲响了,楼上楼下不少人闻着锣声的节奏越跳越起劲,只听木板的断裂声,二楼露台上的地板中间断了,几个人在尖叫声掉了下去……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