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三百零一章 南派拳术

第三百零一章 南派拳术

  热热闹闹的过了年,小舍一家回了京城。城里人还沉浸在节日之中,东家吃到西家还是忙得团团转。

  衙门里的官吏都开始应卯了,金忠也到了詹事府,这天皇上在上朝时道:“一轮下来,刚才御马监的海寿也说,童子军有不少该请他们回老家,但寡人不希望人数降少了,众卿有什么该上奏的?”

  英国公张辅道:“陛下,卑职以为,金忠大人上次去北方招募,此次可以去南方,南拳北腿各有所长,能取长补短。”

  朱棣用指着他道:“张将军此言正合寡人心意,日出泰山,大气磅礴,开合自如,蹿纵跳跃,舒展大方,这是北派的特点;月悬于小桥流水,竹林云间,短桥寸劲,阔幅沉马,迅疾紧凑,此乃南派特长。”

  小舍想:“皇帝就是皇帝,上回去凤阳,徐州也是他钦定的,这次说去南方又说得如此美丽。”

  金忠道:“相比于北方人,南方人有身体上的缺陷,不如北方人身高腿长,体格健壮,在力量上也处于劣势,皇太子的童子军需要体现皇家的威仪整齐,这……”

  朱棣有些不耐烦了,用手指在龙椅上敲着:“卿的身体朕知道,本来寡人想让张小舍担此重任……”

  殿堂内的眼光都聚在他身上,小舍觉得脸上热辣辣的烫,他挺了挺腰,眼睛看着这个万人之上的主。

  朱棣降低了声调:“思考着他尚年轻,怕压不住阵阵脚,所以还是决定让卿亲自出马。”

  太监开始高声念着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金忠拉着小舍,双双跪下:“谢皇上,微臣接旨!”

  宽敞的殿堂里响起了大臣们一遍又一遍的:“吾皇万岁,万万岁!”的口号。

  ......

  金忠把上次去北方的人又都招齐了,就缺了个白梅。他道:“这回皇上要我们招二百名南方兵,虽然人数不多,但也不是那么容易,据老夫了解,汤宗老家平阳自古以尚武传统闻名,只要有宗祠庙宇的地方,就能找到一些,他们拳法套路都是祖传的。还有台州的南拳,蹦闪跃转,刚柔相济,他们的传人也不少,另外就是泉州闽南武术世家不少。”

  小舍听到“泉州”两个字,心也快要蹦出来了,急忙插嘴道:“我的老爷,这次去泉州吗?”

  “去啊,老夫是宁波人,这些靠海的地方都去走走,今天过年回了趟宁波,吸着海水的味道,身体也硬朗了不少。”

  小舍怕他不选泉州,便道:“听我师文说,泉州的南派拳术是少林高僧带过去的,学的人特别特别多。”

  小旗道:“大人,知道不知道,江浙沿海地区有一种古老拳种,叫船拳,听说是一位不知名的渔家女子开创的,是在渔船上练习,所以叫船拳。”

  “不但听说,还见过,是当地本土特色的拳种。船民一年四季大都赤脚,所以站桩位比较稳,用脚趾抓地。没有跳跃,也很少高腿攻击。”他说着在公房里赤着脚演示起来。

  小舍劝道:“好了好了,刚到三月,青砖上还凉,大人小心些。”

  金忠很听话,笑着穿上了靴子,小舍道:“大人,说起平阳,下官想起了个旧同僚,苏州知府的金通判,他是那地方的人。”

  “这人我知道,是汤宗的小跟班,是个忠厚的人,你马上替老夫拟个文,让快马去通知他,我们从大运河走,经过苏州时把他带上。”

  中午回家吃饭,小舍心里乐的,就像阳春三月的太阳,脸上满是红光,他特意去挑了个好看的玉簪,碧绿碧绿的玉透着晶莹剔透的光泽。

  雪龙马似乎也知道主人的喜悦,蹄儿踩得轻巧,屁颠屁颠的扬着马尾。

  小老虎老远就看到了主人,四脚腾空,迅速的迎了过来,它已经不惧雪龙了,也学着马的样子不停的摇着细长的狗尾巴。

  亮亮进了国子监,还当了斋长,相当于后世的学生班长,住宿在里面,张王氏和丫鬟安兰也省心了不少。中午就仨人吃饭,简单的咸菜豆腐汤内漂着几块肉皮。

  小舍吃着饭,想着去泉州,脸上就露着笑容。

  张王氏道:“小痴子,老大不小了,还像个孩子,吃个豆腐汤有这么开心吗?”

  小舍道:“娘,我爹除了耳垂上有颗红痣,还有什么特征,比如牙齿长得怎么样,眼睛是什么眼?”

  张王氏道:“他走得时候比你还年轻,年轻的时候还有点印象,和你长得差不多,一双虎眼,前庭饱饱满满的,鼻梁也挺……”突然她打断了自已的回忆,对小舍道:“无事端端的,你问他干吗?”

  小舍双眼一眯,做了个鬼脸。

  安兰脱口而出道:“少爷长得真俊朗!”说完自已也感到难为情,害羞的低下了头,双手绞着乌黑的长发。

  小舍对她摇了摇手,清了清嗓门,对张王氏道:“娘,我马上要出公差去泉州,孩儿这次是副使,一定要让泉州的知府,掘地三尺也要把张历生给我找出来!”

  小舍以为张王氏听到这消息会像小孩开心似的拍起手来,一抬头望去,见娘怔怔的一动不动,脸色涨得通红,似乎像一阵雷声过后,张王氏突然号陶大哭起来,泪水像决堤的洪水从眼眶中喷涌而出,哭声震耳欲聋,小舍急忙上去拍着她的背,连连道:“娘,这是喜事,不要哭,不要哭嘛!”

  安兰也跟着哭了起来,小舍道:“你哭什么,快去拿手绢。”

  小舍接过手绢一面替娘擦泪,一面劝道:“娘,儿知道你苦了大半辈子,这日子马上就要结束了,等爹一回来,我们全家真是大团圆了。”

  张王氏止住了哭,抽泣道:“儿,你真的找到你爹,你好好对他说,他也有难处,如果他不想回来,也不要勉强他,这么多年,娘都熬过来了,不差这小半辈子。”

  小舍点着头道:“娘,放心,儿如今也是朝廷的人,明事理的,儿会好好劝爹回来。”

  张王氏从屋里找出一只玉镯来:“这是你爹给我的订情物,这上面有个白斑,像白梅花开,他一看就知道。”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