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善莫大焉

第二百九十三章 善莫大焉

  小舍道:“但是什么?”

  “当地首领东旺、佟答刺哈、琐胜哥等都要率部来归,皇上考虑给他们封什么官衔,给什么待遇。”

  “哦,这些大臣们也作不了主,听皇上钦定就是了。”

  蹇义来了,赏了不少白银还有些长白山的人参,说是给张王氏的。”

  小舍去了金忠家,金忠脸色红红的,嘴唇也赤紫,小舍道:“大人看来还是有些虚火,多吃些生萝卜。”

  金忠笑道:“什么时候也变得婆婆妈妈了?”

  小舍道:“我是听娘的老生常谈,萝卜补气降火,对咳嗽有好处。”

  白梅道:“婶婶也和大人一样,常年咳嗽不止,也成半个大夫了。”

  小舍把苏州带来的糕点和粽子糖给了他,说是给小弟弟出生的礼物。

  金忠道:“我在苏州外婆家念书时,就喜欢吃这些玩意儿,所以牙齿都蛀掉了。”

  小舍抱着金达道:“大人,你儿子的名字谁取的?”

  “呵呵,老夫取得,达德通行天下的美德,达观对不如意的事情看得开,不计个人的得失。”

  小舍咧嘴笑道:“还有显达,达官贵人。”

  金忠见小舍还怀抱着金达,便道:“你是来接白梅回去的吧,回吧,新来的阿姨能干,你赵伯母也可以帮着料理,没事了。”

  白梅道:“那我们就回吧,我想坐雪龙呢。”

  金忠点了点白梅对小舍道:“还像个调皮的孩子,快娶了吧,再不娶我可要主张她找别人家了。”

  小舍嗯了一下,就和白梅一块上了马。

  白梅贴着小舍道:“听说这次你得了不少赏银。”

  “嗯,你摸摸我兜里就知道。”

  白梅道:“不用摸,你刚才进门时我就看见了,那兜沉甸甸的。”

  “你是不是钱不够化了?自已掏吧。”

  白梅羞涩着道:“婶婶说,她过年要上我家,多少要化些钱吧。”

  小舍明白,娘肯定和她说过什么了:“我全交给娘就是了。”

  夕阳已经落到城楼下,金黄色的余晖映在小舍的脸上,黑色的乌纱帽下深黑色长发垂在肩下,双眼略微眯着,泛着深渊似的光。身材挺秀高颀,一身宽袖绯袍坐在前头,风吹起他的柔发,有一种说不出飘逸出尘的感觉……

  白梅道:“去年皇上北伐回京,朱高熙一直在皇上面前挑拨,说皇太子的属官聚会在一起,阴谋篡位,除金忠有道衍和尚作保不问罪,其余人,包括你全部关进锦衣卫牢房,还要秘密调查太子,金忠说没有的事,

  小舍道:“上次刘观说过,所以蹇义,黄淮,扬溥等首先抓进去的。”

  “金忠不惧皇上发怒,脱下帽子叩头并流着泪几番劝说,才一个个放了出来,这事他都没和别人说过。”

  小舍道:“所以朱高熙最近也由明着干变成暗中斗,特别在几个番王中来回联络。”

  如意和红瑶收工晚,白梅和安兰在灶间做晚饭。

  张王氏笑着把手摊开来,放到小舍眼前,小舍知道白梅通风报信了,便乖乖的把赏银交到娘手中。

  张王氏立马藏到自已房中,并关照小舍别多言。

  小舍装傻点了点头。

  张王氏道:“儿啊,在苏州是不是住家中的?出来时有没有吹灭蜡烛,关了门窗?”

  小舍心一紧:“要命,门是关的,这蜡烛吹没吹倒是忘了。”心里打着鼓,“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灶间安兰闯祸了,烫得通红的火钳放在柴火上,把身后的柴堆点着了,火“轰”的一下窜到屋顶,白梅毕竟是见多识广,手脚敏捷,脱下棉袄往水缸里一浸,就往火上扑打,等小舍和张王氏赶到时,火已灭了,留下浓烟从烧穿的屋顶冒出去。

  安兰手里拿着火钳还在瑟瑟发抖,小舍道:“没事了,你替我扶着梯,我上去遮盖一下。”

  张王氏催着白梅去换衣服,又用自已的手绢替安兰擦掉了眼泪,她拍着小丫鬟的背道:“丫头这不怪你,太太没告诉你,这火钳不要时,要插在旁边的盃中,里面存在水,这是太太小时候娘关照的,因为太太也闯过祸。”

  安兰抿着嘴,点头了点,帮着小舍修屋顶。

  锅里的青菜也炒焦了,白梅准备倒了重炒,张王氏道:“不用,把底下焦的挑掉些还可以吃。”

  晚上点好了蜡烛,一家人吃饭了,亮亮夹了一筷子青菜刚吃一口,便急忙吐出来嚷道:“奶奶,苦!”

  如意也夹了一筷子闻了闻对安兰道:“小丫头,今天魂也没了,菜炒成这样!谁吃得下。”

  白梅道:“妹妹,今天是我炒得,你吃别的吧。”

  如意道:“姐姐,你弟弟回来了,你应该做得更好一点的。”

  张王氏道:“这菜有这么难吃吗,小舍小时候盐都不放,便在水中煮一下就吃了,你们不吃我吃。”说着把饭往青菜碗里一倒,自顾自吃了起来。

  如意急忙拦到:“婆婆,我是和白梅姐姐开开玩笑的,你老人家别生气。”

  安兰忍不住哭了,一边哭一边道:“全是奴婢不好,闯了大祸,差点把灶间烧了,这个月奴婢情愿不要工钱了。”

  小舍便把刚才着火的事和如意说了一下。

  如意道:“不说了,事情都过了,小丫头以后用心点就是,太太也没责怪你,少奶奶也不会。”

  亮亮道:“老师说:“人孰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安兰姐姐知错了,亮亮也知错了,亮亮去罚跪。”

  如意用筷子敲了一下他的头道:“臭亮亮,你是想让娘也跪啊?”

  亮亮学着劝文道:“皇儿不敢。”张王氏笑呛了,连着咳嗽起来。

  安兰,急忙放下筷子替张王氏拍着背,红瑶的热茶也端了上来。

  张王氏喘过气来,对着亮亮道:“你这个小精怪,你想笑死奶奶啊?”

  囡囡道:“哥哥是小精怪,囡囡是小龙女,看他望那儿逃!”说着用筷子指着哥哥。

  一桌人都笑个不停,小舍对张王氏道:“娘,家里再添两个小宝贝,你就什么也别做了,天天看他们演戏文了。”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